幸好你们没错过

啊,第二次有人用“午后舒适的感觉”来形容我的文❤第一次看到这种形容后,这种感觉变成我的写文目标了!然后我就再没写过be(❁´︶`❁)谢谢!

瓶子里的月光:

曾经看过这样一个说法,当你看到一篇极其打动你的文章时,是会舍不得立即把它看完的,因怕在自己读完后那些字句便会突然凭空消失不见,于是只好让自己看得慢些,再慢些,恨不得把那一行行字句嚼碎在嘴里、含化在舌上,然后再细细地去品尝每一个字、每一个段落的滋味。


这就是我在看《幸好我们没错过》系列时的感觉,无论我已将文章翻来覆去地看过多少次,但每一次重新开始阅读时,心里的感动都会如泉水般淙淙流出,把我整个人都包围在一种慵懒又温热的思绪里。就像在夏日午后,把空调开得足足的,然后一个人躺在床上,窝到柔软舒适的被窝里,把自己的脑袋放空,什么都不想,只半醒半睡地听着自己的心跳和呼吸,慢慢地沉入梦乡,安静又悠然。然后等我迷迷糊糊地醒来,虽还记得自己做了一个无比愉悦的美梦,但梦中所有的内容却都像是隔了一层磨砂玻璃,朦朦胧胧地看不清楚,只是那种熏熏然的满足感还萦绕在心头,直令人恨不得重新陷入黑甜乡,好让美梦延续下去。


感谢 @望北之川 GN给了他们一个那么温暖那么圆满的结局,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就希望GN不要嫌弃QAQ




其实第一次开始看《幸好我们没错过》的时候,我以为它会是那种欢脱搞笑风的小甜饼,毕竟马总开场就自带吐槽,还有友情客串的Dustin卖萌。而且Eduardo都已经和他在一起了,接下来观众只要安安静静地围观恋爱日常和吃狗粮就好啦,就算中途有什么波折也是翻不起大浪的。惊呼“这他妈是错过了十二季?!”的也不会有我,反正我是上帝视角,马上就能补番,我就只需要安心地等着看马总是如何上演求婚大作战就好,天真的我当时就是这么以为的,然后——



直到十秒后,Mark注意到手机屏幕显示的时间。他看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日期——


Eduardo冻结Facebook资金账户的那一天。 



Oops,永远避不开的关键字“冻结账户”上线,我还没来得及跑开50米,大刀已经迎面而来。



Facebook蜕变成真正的公司,而他决定将Eduardo踢走。





十二年前,Mark做下了他的决定,那时他心中被怒火填满,被想要征服这个世界的欲望填满,容不下一丝的柔软。他的帝国即将起航,他要穿越茫茫汪洋去成为一片新大陆的王,他的名字要被所有人传颂,他怎么能允许自己在港口就被拦住呢?于是他点了一把火,将曾经温柔怀抱他的港湾烧成了一片废墟,再没有什么能妨碍他的征程了,他想。只是有一颗顽皮的火星偷偷地溅到了Mark的心底,熔出了一个小小的空洞。



它那么小,大部分时间Mark都不会注意到它的存在。但它又那么深,Facebook几乎占领全世界,战绩的辉煌都没能填满那片指甲盖大小的空洞。





然而十二年后的他意外地回到了过去,这就像是一个来自命运女神的小小恶作剧,又或者说,一个馈赠,让他再次回到了那片宁静的港湾,那里有一座为他指航的灯塔,年轻的守塔人还在里面安眠。



Mark看着十二年前的Eduardo,他对他笑,像是很多很多年前那样毫无芥蒂,没有防备。


这让Mark想起那些没有受过人类伤害的动物,比如鹿或者什么别的。还是鹿吧,Mark想,他觉得Eduardo像那种温驯的动物,它们会亲近遇到的每一个人,却不知道支起戒备的心,堤防那些刀子或者陷阱。





连夜从帕罗奥图赶回纽约的Eduardo病倒了,毕竟他经历了那么糟糕的一次旅程,糟糕得他连多停留一夜都不肯,只想尽可能快地远离这个被雨水笼罩着的城市,也远离那场湿淋淋的争吵,他甚至没能得到一条礼节性的毛巾。


可他是Wardo,那个从来不懂得如何拒绝Mark的Wardo,他没有拒绝Mark向他索取公式的要求,没有拒绝他要搬去加州的决定,自然也没有办法拒绝Mark的示好,即使他们刚刚经历了一次充满怨气的争吵,他的所有努力都被看作是无用功。



Eduardo一定以为Mark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他们之间的友谊而特意飞到纽约的。当他睁眼看到Mark的那一瞬间,Eduardo就原谅了帕罗奥图雨夜发生的一切。也原谅了Mark对他的所有漫不经心。



所以他马上就为自己孩子气的行为向Mark道歉——


Eduardo的道歉来得那么迅速,他冻结账户的时候有多沮丧,他道歉时就有多真诚。而他也以为自己已经得到了原谅,但这份谅解却是来自十二年后那个不再年少气盛的Mark。后来他接到了那个电话,又再次向年轻的Mark道歉,以为这次自己也得到了原谅,于是他怀着对未来的隐秘的期待签下了那份死亡合同。Eduardo没有料到这会是一个专为他而设的陷阱,一场来自他最亲密的朋友——那个人以后甚至会成为他的伴侣——的伏击。他梦想过的未来有多美好,现实就有多讽刺。


然而即使在对簿公堂的时候,他们还是会有意无意地维护对方:Mark不愿意说出令Eduardo觉得尴尬的“虐待动物事件”,坚持认为Eduardo是他最好的朋友;Eduardo也没有在双胞胎控告Mark的官司中落井下石,他甚至在溺水之后主动提出和解。但人大概就是这么矛盾的动物,无论理智上有多么清楚自己和对方已经决裂,也无法在感情上接受这个事实,就算他们早已天各一方,不再联系。据说人体的细胞每七年会更新一次,他们也花了七年的时间让自己变得更好,更成熟,他们结交新的朋友,开始新的关系,只是没有办法让自己变得完整,他们的生命始终留有缺陷,于Mark是那箱杂志,于Eduardo是那只戒指。可时间会治愈一切,一个七年不够,还有第二个、第三个七年,他们之间相隔了一整个大洋的距离,终究会慢慢地从对方的生命中淡出,直至毫无痕迹。




但也许是上天的怜悯,让他们在异国他乡得以重遇,停滞已久的命运之轮又再缓慢转动,而这一次他们终于没有再错过。Mark曾经忘记过许多东西,他忘记过一条短信,忘记过一根钥匙,但他不会再让自己忘记一杯柠檬水。


然而没有意外发生的话,他们也就是这样了,维持一段安全的关系,成为一对合拍的情侣,不好也不坏地过日子。Mark用一场诉讼摧毁了Eduardo的心灵港湾,让他无法再如从前一般毫无保留地交付自己的信任。虽然后来他将自己修补完好,但仍然不敢再任由Mark肆无忌惮地横冲直撞,他们的爱情建立在一片废墟之上。他还是会向Mark颁发通行证,但最重要的灯塔却被主人牢牢地封锁起来,不再允许他进入。


不过他的对手是Mark,那个永远有着Zuckerberg式自信的Mark。他蛮不讲理地用自己的生命安全去胁迫Eduardo把灯塔的大门打开,他心底笃定Eduardo爱他,而他也毫不意外地赌赢了。即使在经历了那么多不愉快的事情之后,Eduardo还是无可救药地爱着Mark,他是他心底最隐秘的渴望,最初始的欲求,他只能向名为Mark Zuckerberg的命运投降。



世上哪里有什么命运,又哪里有什么神谕?


有的不过是一颗在碎掉之后,还愿意敞开的心;还有一份被欺骗过后,依然愿意鼓起勇气重构的信任。



在命运之书里,你们同在一行字之间。

评论(2)
热度(45)
  1. 望北之川瓶子里的月光 转载了此文字
    啊,第二次有人用“午后舒适的感觉”来形容我的文❤第一次看到这种形容后,这种感觉变成我的写文目标了!然...
< >
——不写、不看、不讨论BE——
已完结与正在写的每篇文都是HE
希望看完故事后,感到很温暖
—One World, One Wardo—
—看文戳分类标签栏直接传送—
微博@兔唧唧_
< >
© 望北之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