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爱情重构 12 【TSN/NYSM】

【12】

Daniel拿着酒回到他的魔术练习室中,看了一下手机。

十五分钟前,Eduardo给他打了第三个电话,可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电话了。

魔术师皱了皱眉,看到第三个电话他才觉得有点蹊跷,以Eduardo的性格,很少这样急躁地接二连三打电话,还是连续打三个。

他的担忧取代了原来那些复杂的心思,立刻回拨了Eduardo的号码。

奇怪的是,Eduardo找他找得这么急,现在却不接电话了。

Daniel听着电话里规律的嘟——嘟——嘟声,开始急躁起来。

幸好,在快要自动挂断的最后几秒,电话接通了。

电话一接通,Daniel就听到那边传来轰隆作响的电音还有男男女女嗨极了的尖叫。

魔术师的眉心立刻拧成死结,Eduardo竟然在酒吧?

“Eddie?”电话那边一直没有声音,Daniel于是叫了Eduardo一声。

电话那边还是很吵,魔术师仔细分辨是Eduardo没出声,还是太吵了他没听见Eduardo的声音。

“说话,Eddie。”Daniel心中越来越不安。

 

“Dan,Daniel?……Daniel……嗯……”

终于,魔术师听见Eduardo的声音了。

Eduardo的声音又虚又哑,黏黏糊糊的,像被欺负得恹恹的小动物,一遍遍地叫他的名字。

Daniel以前风流成性,以至于都能把lover当作自己的称号了,他一听就能听出来这是带着qing欲的声音。

结合一下电话吵得要命的背景音,Daniel不难猜出发生了什么事。

酒吧里有多乱Daniel最清楚了,被酒精浇灌滋养的yu-.望,以及充斥在每一个角落、每一道视线、每一次肢体接触中的不怀好意,情愿和不情愿的xing.爱更是家常便饭,毕竟人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找这些放纵的快感和陌生的刺激。

Daniel当然也在酒吧找过419,互不知道姓名,毫无负担地享受xing.爱,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像Daniel一样在猎艳时这么绅士的。

他也知道像Eduardo这样的,简直是最佳猎物,喝醉了那更是一场灾难。

“你在哪里?回答我!”Daniel握紧电话,手背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谁在你身边?”

可是Eduardo那边又没有声音了。

“Eduardo!?”Daniel大叫了一声。

 

随后,有个男人低沉的笑声,“嘿,你是谁?”

“你他妈又是谁?把电话还给他。”Daniel怒极。

“你生什么气?”男人笑了,“小家伙找你三次的时候你在哪里?”

“我不管你是谁,”Daniel咬牙切齿,一字一句,“把电话给他,不然我保证,你一定会后悔。”

“哦,不,你不会想威胁我的。”男人慢条斯理地说,“鉴于你的小男友还在我怀里,并且已经醉得一塌糊涂了。不得不说,他真可爱。唔,你是小家伙的男朋友,对吧?”

“我是,我他妈的当然是他男友。”Daniel怒不可遏,“所以现在,滚开他身边。”

他想到Eduardo在这个不知道是哪里的男人怀里,不知道被干了什么事,就气得想杀人。

“我要是现在‘滚’离你的小男友,你才是真的会后悔。”男人笑着说,“我好歹还算是个绅士,至于其他人……”

Daniel明白他所暗示的,气得说不出话来。

接着,那边好一会儿都没有声音了,然后魔术师听见男人隐隐约约的声音,显然并不是对着电话说的。

在嘈杂的背景音里,Daniel听不见男人在对Eduardo说什么,也不知道他俩在说什么。

 

又是格外漫长的一段只有周遭噪音的空白时间,然后他才再次听见Eduardo的声音。

“Daniel……”

“宝贝,你没事吧?”Daniel压住怒火询问。

“……Daniel。”Eduardo模模糊糊地说,有点抽不上气,“来,来接我。”

“你在哪里?”魔术师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至于吓到Eduardo。

“我……我在……”Eduardo忽然不说话了。

“你到底在哪里?”Daniel说这句话时几乎用完了这辈子所有的忍耐力,才没有吼他。

“我不知道……”Eduardo醉得昏昏沉沉的脑袋几乎丧失了思考的能力,他好像神智不太清楚,反反复复地呢喃着,“我不知道,我只是……”

听声音,他好像随时要睡过去了。

“别睡。”Daniel牙都快咬碎了,还要哄他想清楚,“宝贝,别睡,你想想,你走进来之前看到的招牌是什么?”

“……”Daniel听见那边传来细细的呼吸声,他恨得快要捏碎电话的时候,才听到Eduardo的声音,“我只是,就……随便走进一间酒吧……”

他的迷糊显然逗笑了身边的男人,电话那头传来男人低沉的愉悦笑声。

他接过Eduardo手里的电话,对Daniel说,“叫Misty club。过来吧,这次可别迟到了,不然我不敢担保发生什么事。”

说完,男人就把电话挂了。

Daniel差点没把电话给砸了,他立刻回拨,可是连续拨了两个,Eduardo都没有再接了。

 

“Shit!”

Daniel抄起手边的一把椅子,猛地用力砸向练习室的等身镜上。

“哐当”一声,镜子顿时就裂了,平整的镜面出现无数条裂缝,接着碎玻璃块哗啦啦地掉了一地。

Lula在外面被巨大的响动吓得跳起来,扯开嗓子道,“上帝啊!Daniel你在练习什么需要拆房子的魔术?就不能安静点吗?”

话音未落,就看到Daniel甩门而出。

Lula正想问他在折腾什么,猛地看到Daniel像被激怒的野兽一样赤红的眼睛和可怕的脸色,立时识相地闭嘴。

“Daniel……你去哪里?”她小心翼翼地问。

Daniel理都没理她,疾步前行,恍若未闻,甩手就用力摔门走了。

“别忘了明天的行程啊!”Lula跑到门外大声提醒。

 

Misty在哪里Daniel很容易就查到了,他一路上把车开得像在高速,也不担心吃罚单,反正他的证件是假的,天眼会帮他搞定一切,顶多被Dylan削一顿而已。不过Dylan削他不是一顿两顿了,Daniel早就习而为常。

可是车开得再快,Daniel到帕罗奥图再找到Misty已经十点多了。

Daniel脱掉西装外套扔在驾驶座,锁好车就往前走。

 

这个点数正是俱乐部最热闹的狂欢时刻,五光十色的灯球伴随着迪斯科的音乐节拍四处照射,嗨得所有人都在身体贴着身体地摇摆。

Daniel直接蛮力推开人群,好几个玩得正嗨的被推得一个趔趄,回头就想找Daniel打架,可是看到Daniel削尖的脸上那仿佛想要杀人的可怕表情后,都退避三舍,自认倒霉,不敢去惹他。

Daniel在这个不算大的酒吧里找了一圈,拽住一个酒保,形容了一下Eduardo的模样。

Eduardo的模样应该是非常出众的,可是问了两个,都说没有印象。

在魔术师觉得自己快要急疯了的时候,调酒师问他,“嘿,你是那位先生的什么人?”

“他男友。”Daniel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他在哪里?”

“放轻松,”调酒师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放手,“楼上的房间。”

Daniel知道有些俱乐部楼上会设备一些房间,好让一些客人能有一个就近享乐的私密空间。

一听见Eduardo被带到房间,Daniel浑身一阵阵发冷,随后又感到巨大的愤怒和恐慌。

“房间在哪里?”Daniel问。

调酒师指了一个方向,“这里上去,207号。”

Daniel得到答案后,一把推开身边阻碍的人,朝着调酒师指的方向走。

 

魔术师冲上了二楼,这里楼层隔音效果不错,但还能隐约听见楼下响震天的节拍。

走廊上有七个房间,Daniel一路走过去,听见好几间里传来不加修饰的放荡声音。

魔术师的脚步停在了207的门前。207的门紧锁着,似乎毫无动静。

Daniel觉得自己好像遗失了心脏。

他在门外,身体死寂一样冷静,他的心脏却在房间里,隔着一扇门,承受酷刑。

而这种酷刑,他已经受了一整晚了。

Daniel在开车前来的路上,脑海中难以自控地反复浮现可怕的画面。

那个面目模糊的男人,Eduardo泛红的眼角,发不出声音的张着的嘴。想象的每一个细节都折磨着Daniel,撕扯凌迟他的心脏,使他愤怒,使他悔恨。

他为什么没有接Eduardo的那三个电话?仅仅因为他们在吵架?

如果他没有回复最后一个电话呢?

Eduardo是他几个月里小心翼翼护在手心的宝贝,不是随便哪个人可以碰的,更别说是被什么人捡来发泄最原始的yu-.望!

而如果他真的遭遇了这些,那就都是Daniel的错误。Daniel知道自己会悔恨得杀死自己。

 

Daniel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他看上去平静了很多,可是上帝才知道愤怒和暴戾如何涨满他的内心,使他面目全非,将他从一个温柔的、冷静的魔术师,变成一个残忍的暴徒,一个可怕的恶魔。

在用调酒师给的钥匙打开207的房间门前,魔术师已经不敢担保自己接下来看到的,会不会让他暴怒到越过法律的界限,直接诉诸暴力和枪械去解决。

或许他还应该带一把枪。

送一颗子弹给那个男人,或者给自己一颗。

 

不过拧开门把后,并没有出现他脑海里那些景象。

简陋的房间里,Eduardo安静地蜷缩在双人床上睡着了。

Daniel不敢置信,连呼吸都静止了,就好像楼下那些震耳欲聋的迪斯科音乐都消失了。

心里的巨石落地,可他还是犹有余悸,落地的心脏依然剧烈地跳动着,后背的冷汗沾湿了衣服,Daniel这才感觉到潮湿的衬衣黏在皮肤上的潮湿热。

过了一会儿,Daniel终于找回了意识,轻轻关上身后的门,走到Eduardo床边。

大概是醉倒的缘故,Eduardo睡得不太好,半张脸都埋在被褥里,但还是能看到他因为不舒服而皱巴巴的表情。

 

Daniel不知道是心疼好,还是生气好。

他坐到床边,伸手揉了揉Eduardo的棕发。

Eduardo没有睡得很沉,被揉了头发就往被子里缩。

离得近了,Daniel才闻到Eduardo身上浓郁的酒气。

Daniel脸色依然难看,他绷着脸,动作有点粗鲁地把让他担心了一晚上的Eduardo的脸从被子里捞出来,俯身吻住他。

睡着的人很好掌控,魔术师轻易就撬开了他的唇。

在这个吻里,Daniel尝到了一点伏特加的味道。

 

伏特加?很好。

单独来酒吧喝烈酒喝到烂醉的行为让魔术师非常生气,心里才熄灭的那把怒火又腾地烧起来,刚刚的担心全都成了恼怒。

Daniel惩罚性地加深了这个吻,他的舌卷起Eduardo的舌挑逗,Eduardo睡梦里被堵住呼吸,开始不适地皱起眉心,挣扎着偏脸想躲,在接吻中发出无意识的模糊呢喃,哼哼着鼻音,抗议Daniel的骚扰。

“Fuck off……唔、……唔……”

魔术师分辨出他声音中的不对劲,也感觉到他身体不寻常的紧绷,他结束了这个吻。

Daniel打量Eduardo,视线从他有点红肿的唇到解开纽扣敞着的领口,锁骨的皮肤上印着一个刺眼的吻-.痕。

趁着魔术师阴沉着脸没有任何动作的时候,Eduardo又往被子里缩了缩。

Daniel伸手去摸他的脸,指尖刚碰到他,他又蜷起来了。

 

魔术师脸上愈加难看。

他的视线停在Eduardo颈侧的另一个吻-.痕上,视线好像要把那片皮肤烧穿,而这种痕迹不知道他身上还有没有,或者还有多少个。

Daniel深呼吸了一会儿,把这些暴戾的情绪收好,才亲吻了一下Eduardo头顶乱糟糟的头发,低声细语地叫他。

“Eddie,醒醒。”

Eduardo“唔”了一声,还是在躲他,一个劲地往被子里缩。

 

Daniel不知道他喝了多少酒,也不知道在酒吧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有没有喝进什么“不该喝”的东西,因为Eduardo似乎很不舒服。

而且他看上去好像并没有睡得这么沉,在Daniel的声音中,他很想醒来,却睁不开眼睛。

魔术师耐心地亲吻Eduardo的额头和脸颊,尽管他心里非常焦虑,但是他温柔得像在唤醒一个赖床的孩子。

“Eddie,Ed,醒醒。”

一个个像羽毛一样轻柔的亲吻,安抚般落在Eduardo高热的皮肤上。

 

过了好一会儿,Eduardo才慢慢睁开眼。

他确实是难受极了,脑袋中好像塞了一团浆糊,喉咙里干得火烧火燎,眼皮又沉又重,只想一直睡下去,可是耳边却一直有一个声音在骚扰着他。

看到Eduardo睁开眼,Daniel松了口气。

“宝贝,我来了。”魔术师说。

Eduardo看上去似乎还没有清醒,他棕色的眼睛有点对不上焦,半阖着,看着Daniel好像又透过Daniel的脸看向什么地方。

“感觉怎样,有哪里不舒服吗?”Daniel担心地问他。

Eduardo过了一会儿才把视线放在了Daniel的脸上,摇摇头。

“我想睡觉……”他说。

“不要在这里,回去睡。”魔术师说。

别说楼下就是群魔乱舞的酒吧,楼上也并不见得就好到哪里去。这里甚至能听见另一个房间里有女人暧昧高亢的声音,叫得Daniel心烦意乱,想拿什么砸一下墙壁,让那对厮混的收敛一点。

无论如何,他绝对不愿意把Eduardo放在这样的地方过一夜。

 

“我不回去。”Eduardo哑着声音背过身,往床里面挪了挪。

Daniel看他用单薄的背伶仃着,充满抗拒地对着自己就气极了,伸手把他搂过来。

“别闹了。”魔术师说,“这见鬼的地方是能呆的吗?”

“别管我。”Eduardo回敬了一句。

Daniel差点就骂粗话了。

不过幸好他并没有被暴怒冲垮理智,还是发现了Eduardo别扭强硬态度下,身体诚实的战栗和紧张、抗拒。

Eduardo是非常亲近Daniel的,从他被魔术师捡回去后——虽然这得“感谢”那个该死的“Suckerberg”。

上帝作证,他刚醒来那几天,连视线甚至都是黏在Daniel身上的——再次“感谢”那个“Suckerberg”——该死的。

可现在Daniel抱着他,他却一反常态地露出抵抗的倾向。还有那种紧张的、害怕的不自在,绝对不是来源于吵架的别扭。

想想他身上的吻痕,别的什么人在他的锁骨和颈脖处,吸-.吮出来的,Daniel立刻就明白了他这种身体反应的原因。

可他不能问Eduardo这个,至少不能现在问。

 

Daniel感到嘴里发苦,自责让他的心脏痛得好像被凿出一个大洞。

他比Eduardo大了整整五岁,这个小少爷还在哈佛舒舒服服地穿着Prada念书时,Daniel就已经凭着自己的努力和手段,从街头的魔术艺人摸爬滚打,成为举世瞩目的大魔术师。

所以理应就是要他来照顾Eduardo的,怎么说,他都不该表现得像个不成熟的,第一次谈恋爱的大学男生一样,跟恋人吵架、冷战,并且不接电话。

可是Daniel同时也很生气,为Eduardo的不成熟。

吵架就吵架,怄气就怄气,去什么酒吧喝什么闷酒折腾自己,还喝伏特加,是要找419?最后折腾出了这种事。

魔术师叹了口气,亲吻Eduardo的嘴角和鼻尖,无奈地哄,“好了,不回去就不回去,我带你去酒店,至少那里的床舒服点,睡这里也不好受吧,又吵又逼仄。”

“去酒店?”Eduardo态度有点松动。

他毕竟是个小少爷,这辈子睡过的最硬的床大概就是现在身下这张了。

“嗯。”Daniel亲他的眼睛,乘胜追击,“我陪你睡个好觉,看你黑眼圈都出来了。”

Eduardo用他醉得乱七八糟,几乎没有思考能力的脑袋想了好一会儿,终于身体上的享乐主义本能还是战胜了他几乎为零的思考能力。

“能起来吗?”Daniel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知道Eduardo软糯的外表下脾气多犟,感谢酒精让他乖巧许多。

魔术师问他,“要我抱你或者背你?”

Eduardo稀里糊涂地点点脑袋,又摇摇头,诚实地说,“能起来。”

Daniel放开他,“那我们走吧。”

Eduardo慢吞吞地爬起来。

魔术师这才直观地看到他有多糟糕:衬衣皱巴巴的,下摆被拽出来了,皮带不翼而飞——如果本来有的话——这就更可恨了。

 

Daniel小心护着Eduardo从酒吧的后门离开。

这小醉鬼走路还摇晃,左脚打右脚,差点绊倒自己,亏得Daniel眼疾手快拉住他搂进怀里。

冲这,竟然还冤枉Daniel故意绊他。被魔术师戳穿是他走不稳,自己绊自己后,Eduardo拉不下脸,竟还小声地埋怨Daniel多管闲事。

真是少爷脾气不小。

好吧,收回前言,Eduardo喝醉后态度之恶劣,气得Daniel第一次产生想揍他的念头。

接着的事情就更让魔术师生气了。

Eduardo想要进后座,闹着说太累太困了要躺下。

先不说这小少爷一米八的身高蜷在后座能不能看,现在他这情况,只怕Daniel一刹车他就要从后座滚下来摔个鼻青脸肿。

魔术师硬把他塞进了副驾驶,然后气冲冲上了驾驶座,才刚开车,回头一看,Eduardo连安全带都不知道自己挂,呆愣愣地坐在那里,睁着斑比一样的棕色眼睛,看着Daniel。

“为什么还不走?”他催促起来,“我困死了,我要睡觉。”

魔术师这才意识到,Eduardo看着还行,口齿清晰,但实际上他醉得有多厉害。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喝伏特加?哼。

Daniel只好又解了自己的安全带,无可奈何地侧身过去帮他把安全带给系好。

 

魔术师找了个看上去很不错的酒店,开了大概15分钟的车就到了。

顺利办理手续入住后,Daniel认命地蹲下来,给一路上都委屈嘟囔说困,可是坐到床上却不知道躺下睡觉的小醉鬼脱皮鞋。

直到被Daniel握住脚踝,一直坐在床边茫然着不知道想什么的Eduardo才回过神。

他踢了踢脚,扑腾着想要蹬开Daniel的手。

 

“别动。”Daniel喝止他。

他声音一高,Eduardo扑腾得更厉害了。

“宝贝,你再踢我一脚试试?”Daniel用力捏了捏他的脚踝,抬起头危险地瞪着Eduardo,沉声威胁,“嗯?”

迫于魔术师的淫威,Eduardo这才委委屈屈地不敢再挣扎了。

Daniel用温水打湿了毛巾,帮他擦了擦脸。

柔软的毛巾擦在脸上,Daniel也是有点生气,所以动作不算太温柔,Eduardo一直哼哼唧唧的不知道在说什么,但是Daniel能猜得出,十有八九就是指控自己欺负他。

刚擦好脸,酒店服务员送来刚刚Daniel打电话要求的睡衣睡裤。

 

把睡衣递给Eduardo,Daniel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只想赶紧伺候这喝得烂醉的小祖宗躺下睡觉。

谁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眼看着这折腾的一晚就能结束了,Eduardo又开始闹腾说身上脏得很,要洗澡才睡。

Daniel气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Eduardo看他脸色难看,气势没那么嚣张了,但还是嘀咕着来来回回说要洗澡。

“我帮你洗?”Daniel只好忍气吞声地问。

“不要,”Eduardo说,“我要自己来。”

“Sweetheart,”Daniel只好耐心劝他,“你现在站都站不稳,浴室地板滑,你会摔倒的。不洗了好不好,先睡觉,明早起来再洗?”

“不要,”Eduardo凶巴巴地坚持,“身上脏,睡不着。”

“可在我来之前你也睡着了。”Daniel说。

“睡不好。”Eduardo争辩,他认真严肃地强调:“真的很脏,身上很脏。”

Daniel被噎得无言以对,折中道:“我给你擦擦身体好不好?”

Eduardo苦恼地想了想,终于点头勉为其难地同意了。

 

魔术师又把毛巾洗干净拿过来,Eduardo乖乖地脱掉了身上的衬衣。

在Daniel面前裸露上半身让他感到有点羞涩,不过很快就坦然放心地让Daniel给他擦身体了,恢复了在新加坡时他依赖Daniel的那种姿态。

自从他们回到美国,发生了太多事情,两个人之间产生了隔阂,Daniel还以为这种依赖已经随着Eduardo恢复的记忆而消失了。

魔术师百感交杂。

擦身体的时候,Daniel检查了一下,除了那两个吻痕外,Eduardo身上干干净净的没有别的痕迹了,Daniel终于放心下来,看来他没有真的遇到那些特别坏的人。

他仔仔细细地给Eduardo擦了脖子,身体和手臂,套上舒服的睡衣,又打了一盆水,给他擦小腿和洗脚。

Eduardo坐在床边,因为脚心被Daniel握住,洗的时候不小心挠了挠,他感到有点痒,不由自主打了个抖,踢起一点水花溅湿了Daniel的衬衣。

魔术师抬起头,看到Eduardo打了个哈欠,不断用手揉眼睛,看上去快要眼睛都睁不开了。

他给小醉鬼擦干净脚,塞到柔软的被窝里,亲了他额头一下,“好了,快睡。”

 

这时已经12点多了,Daniel被他折腾得也是浑身脏兮兮,他速战速决地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Eduardo一个人卷走了全部的被子,缩成一团,贴着墙边背对着Daniel躺着。

Daniel上了床连人带被地捞过来,把他从被褥里剥出,轻轻在后面伸臂环腰抱住他。

本来以为Eduardo已经睡着了,谁知道Daniel刚抱住他,他的身体就僵硬了,扭来扭去挣扎着想要脱离Daniel的怀抱。

Daniel亲吻他后颈安抚他,“嘘,别动……让我抱抱你,你知道我今天被你吓坏了吗?”

结果他不说还好,一说Eduardo挣扎抗拒得更厉害了。

Daniel憋了一晚上也不是不火的,lover的脾气在四骑士里从来不小。

魔术师用力把Eduardo掰过来,压着他,怒道:“你闹什么别扭?你自己跑去那种地方喝什么伏特加,还有道理了?”

Eduardo被他压在身下,一声不吭,只是犟着脸,用那双棕色的眼睛不甘示弱地恶狠狠瞪着Daniel。

Daniel硬着一口气和他对峙了大概一分钟就败下阵来了。

说真的,他很怀疑谁能在Eduardo这种眼神里还能狠心下来跟他继续吵,哦,Mark Zuckerberg算一个。

敬他——所以现在Eduardo在我这里了。

转念一想,Daniel心安理得地如此解释自己的心软。

 

Daniel躺下来,搂住他,“冷战结束,ok?”

可惜求和的白旗没被接纳,Eduardo推了他一把,没推开,然后就用他的腿在被子下蹬Daniel。

魔术师将他捣乱拒绝的腿夹在自己的双腿间,揪住他后脑勺的头发轻轻扯了一下,让Eduardo抬起脸,然后吻住了他。

刚开始Eduardo还有点抗拒,可是Daniel毫不留情地加深了这个吻,一直吻到他所有的抗拒都软化了,才放开他。

魔术师把Eduardo的脸按在自己的胸膛,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Eduardo发闷的声音。

“我没有真的想喝伏特加这么烈的酒。”他说,“没有。”

“抵赖,”Daniel不接受这种狡辩,直接戳穿他,“但你还是喝了,是吧。”

“你说谎。”Eduardo闻言,从Daniel怀里爬出来,直勾勾地看着魔术师,脸上难以描述的难过和控诉。

“什么?”Daniel看着他,“怎么变成我说谎了?”

“你把手机送我的时候,说可以随时找到你。”Eduardo说,“你说你不会落下我。”

“可我需要你时,你在哪里?”


TBC


评论(66)
热度(752)
< >
——不写、不看、不讨论BE——
已完结与正在写的每篇文都是HE
希望看完故事后,感到很温暖
—One World, One Wardo—
—看文戳分类标签栏直接传送—
微博@兔唧唧_
< >
© 望北之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