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爱情重构 13 【TSN/NYSM】

真的,一年了,丹总这个lover上个车太不容易了,各种意义上。

这是甜到齁的一章,甜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13】

“你为什么没有接我的电话?”Eduardo问Daniel。

“我给你打了三通电话。”他翻身撑在Daniel身上,居高临下地义正辞严指控他的魔术师。

Daniel一时语塞,他躺在床上,看着压住自己的Eduardo。

Eduardo因为最近消瘦得厉害,穿着的棉质睡衣松垮垮的,露出锁骨,看上去可怜极了,一点威胁力都没有。

哦,天啊。

让上帝见撒旦去吧,Daniel心里哀嚎了一声。

魔术师觉得自己的良心一定长在了Eduardo身上,否则怎么会看他这样,心里就软成一团棉花?

但Daniel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第一通电话,Lula把手机拿给他的时候,电话已经挂了;第三通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他不在房间。

这听上去像极了狡辩。

而事实上Daniel确实没有接第二通电话。

魔术师想了想,决定不解释了,因为不管原因是什么,没接电话都是一个事实,但更重要的是Eduardo看上去那么难过,他需要的不是解释而是一个道歉。

“I'm sorry。”Daniel撑起身凑过去亲吻了一下他的嘴角,诚恳认错,“我错了,是我错了,我不该不接你电话。”

 

他道歉得太直率,反而弄得Eduardo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Eduardo性格好,从来不会得理不饶人,Daniel说了对不起,他就没法追究了,可是心里还涌满了不高兴和委屈无法排解,只能愣愣地看着Daniel一会儿,扁着嘴拧过脸。

Daniel拉住他,“接下来,宝贝,你得告诉我晚上发生了什么?”

他一提晚上,Eduardo立刻像炸毛的猫咪一样紧张防备起来,看上去随时要张牙舞爪地挠Daniel一爪子。

“什么都没有。”他翻了个身背对Daniel,“我要睡觉。”

“嘿,你不能耍赖,让我道歉了就完事了。”魔术师说着,又把Eduardo掰过来,“我担心了你一整个晚上。”

“关我什么事?”Eduardo心虚地嘴硬反问。

“你!”Daniel差点没忍住将Eduardo就地正法了——相信他,lover有一千种办法让Eduardo哭着跟他坦白。

魔术师不断深呼吸,告诉自己要耐心、要耐心、要耐心,不能跟喝醉的小崽子一般见识。

“当然和你有关,”Daniel咬牙切齿,“你给我打电话,把我吓个半死的,是不是也该道歉?”

魔术师理直气壮、言之凿凿,Eduardo的脾气就是纸糊的,有点架不住了,只好坦白从宽。

“我去喝酒。”

“然后?”Daniel挑了挑眉。

“有人找我419……”Eduardo的话好像是含在嘴里没完全吐出来一样模糊。

“哦?”Daniel脸色不善起来,控制欲和暴力因子又开始蠢蠢欲动。

“我说我有男友了……”Eduardo小声嘟囔,Daniel差点没有听清楚,“他不相信,让我证明;我走不了,只好给你打电话……”

他省略了很多酒吧里不堪的“调情”和弱肉强食的细节,但Daniel当然从那句“我走不了”上就已经心知肚明了。

更遑论他回Eduardo电话的时候,Eduardo身边那个男人的态度有多讨厌和嚣张,还有Eduardo颈脖和锁骨上的wen痕,现在还刺得Daniel眼痛。

 

Daniel觉得心脏像被针蛰了一下,几个小时前的事情让他后怕不已。

Eduardo可以找任何一个人来给自己解围,Facebook的那几个人——他过去的朋友们,那个Mark Zuckerberg,相信也很乐意充当这个角色。

可是Eduardo没有。

他固执地,甚至是愚蠢地在找Daniel——魔术师不知道这是因为他喝醉了而脑袋不灵光,还是他只是在用这种气人的方式,跟自己、跟那天扔下他一声不吭就走了的Daniel赌气较劲。

又或是Eduardo是真的相信,Daniel会接他的电话、会过来,即使他们前几天不欢而散,并且正在吵架、冷战。

魔术师觉得Eduardo真是孩子气。

他想教训这个小少爷不要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同时却又难以置信地体会到Eduardo对他不同寻常的依赖——与Daniel长着一张什么样的脸无关——与Mark Zuckerberg无关。

 

魔术师的心里空洞洞的,他知道必须捉住Eduardo,并且把他牢牢捉在手里,才能填补自己心里空出来的这个洞。

“真的很抱歉,宝贝。”

他再次道歉,诚实地向这个小醉鬼解释,并不因为Eduardo喝醉很好打发而打算糊弄他,或者用他哄女孩子的伎俩去哄Eduardo。

“我没接你电话,是因为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你好像拒绝了我;而且你那天看上去要跟我吵架,而我不喜欢、也不想跟你吵架。”

“我没有。”Eduardo蹦出三个字,然后抿紧嘴。

魔术师环住Eduardo的腰把他抱住,安慰般亲亲他,“没有什么?”

“没有吵架,或者别的。”Eduardo回答,他别扭地动了动,不自在地想要拉开跟Daniel的距离。

“别的?”Daniel的手臂箍住他,没让他动,“别的什么?”

“拒绝你。”Eduardo沉默了一会儿,“我没有拒绝你。”

 

Daniel笑了。

他翻过身把Eduardo压下来,“所以,我是男朋友了,嗯?”

“什么?”Eduardo眨了眨眼,不灵光的脑袋还不太跟得上魔术师转变太快的话题。

“那个男人不信你有男友,你于是给我打电话了。”Daniel提示他。

“宝贝,你什么时候把我升级了?”魔术师问他,“还是自己悄悄的?问过我了吗?”

“我、”他想分辩,但是被魔术师用手指按住了唇。

他看着Daniel,这个男人棱角分明的英俊的脸此刻有一种魔力,温柔的床前灯的光影下,尤其魅惑。

Eduardo无法从他脸上移开视线。

他和Mark有几乎一样的脸,却完全是不一样的人,Daniel是天生的魔术师,他与生俱来有一种吸引人的魅力。

正如他常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一样,离得越近,看到的越少。

Eduardo觉得自己溺在了Daniel深蓝的眼眸的海洋里,离得这么近,他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见,只能不断沉下去、沉下去。

“我觉得亏了。我想讨点利息,亲爱的。”

Daniel的声音在他耳边蛊惑,引诱他,魔术师是个比Merritt还要高明的催眠师,而他甘愿被他的爱情魔法催眠。

于是Eduardo伸手搂住Daniel的颈脖,主动献上自己的吻。

 

魔术师被吻住的瞬间,像有人在他脑海里表演了个最老套的魔术,“砰”地变出一大簇怒放的玫瑰。

他在心里“喔——”了一声。


丹总的第一辆小车车


他疑惑地问Daniel,“这就够了?不继续吗?”

“你想继续?”Daniel笑着问。

“嗯。”Eduardo显得有点弄不懂了,他以为他们现在会做到最后,“为什么不?”

魔术师吻了吻他的额头,“宿醉就够你不好受的了,酒后乱x-i-n-g只会把你明天折磨得起不了床。”

“然后?”Eduardo不明所以。

“我明天要走了,sweetie。”Daniel看着他,“别忘记我来美国是因为天眼给了任务。”

魔术师亲他,“我不能把你弄得爬不起来然后一大早就走,我可能会不舍得离开。”

他半开玩笑地调侃:“而且我不想c-a-o.一个喝了伏特加的小醉鬼,他现在连我说什么都反应不过来。”

 

Eduardo不说话了,他用一种Daniel无法理解的眼神看了他半晌,忽然伸手抱住魔术师。

他把头埋在Daniel的肩窝,抱他抱得很紧,快把魔术师勒得喘不过气来了。

“被我说得不高兴了?”Daniel任由他抱着,享受这种依赖,伸手呼噜了一把Eduardo柔软的棕发“嗯?宝贝?”

可是Eduardo还不愿意撤手,赖在魔术师身上。

“嘿,我还y-i-n-g-着呢。”Daniel只好拍拍他的背。

Eduardo听了又不情不愿地伸手去摸他还精神勃勃的东西,却被Daniel握住了手腕。

 

“怎么了?”魔术师捏起Eduardo的脸端详了片刻,发现真的有点不对劲,半开玩笑半逗他开心地用轻松的语气问,“舍不得我?”

Eduardo问他,“如果你回来后,我恢复记忆了,怎么办?”

“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Daniel不明白了,Eduardo看上去沮丧极了。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Eduardo的回答。

“我不想变成他。”

Eduardo向来很好懂,可是Daniel觉得今天一整晚都跟不上Eduardo的思路。

“谁?”Daniel问。

“Eduardo Saverin。”Eduardo说,“我不喜欢他。”

“什么?”魔术师更摸不着头脑了,“亲爱的,你醉了。”

“我没有醉。”Eduardo说,“我梦见过他。”

他说,“我梦见他和Mark质证,梦见他和家人吵架,梦见他夜晚在家里喝得酩酊大醉,梦见他在质证和学业中疲于奔命,梦见他沉默地看着那些媒体评论,却最终选择不做任何解释。”

“每一个梦都很糟糕。”Eduardo说。

他不再说话了。

Daniel看着他,有那么一刻,魔术师以为他要哭出来了。但是Eduardo没有,他很难过,却很平静,他在尽力作为第三者看待想起的过往的一切。

魔术师耐心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Eduardo才说,“他很尖锐,很执拗,也很冷静。我想起来了,是的,他很痛苦,他离开美国去新加坡,逃的不是税,是痛苦。”

Daniel安抚一样摸了摸Eduardo的脸。

“我不喜欢他,Dan。”Eduardo深深地看进Daniel那双深邃的眼睛中,“我不喜欢他,他一点都不快乐,也一点都不讨人喜欢,他有一层盔甲,为了抵御伤害,也为了伤害别人。”

“我知道。”Daniel说,“我想象得到。”

“我不知道他是这样的,在我还没有开始恢复记忆之前。”Eduardo说。

 

Daniel明白他在想什么了。

Eduardo在Mark身边,他最先所能想起的,也是他最重要的记忆,都是不愉快的。

他既想恢复记忆,又抵触恢复记忆。

Eduardo很不安,Daniel能感觉到。他在害怕,在抵触即将揭晓的答案。

人类在面对未知时总有追逐的本能,可是在答案露出一角,而又察觉那并不是自己所想要的时,趋利避害的本能又会让人止步不前。

而现在,酒精蒸发了Eduardo那像Prada一样光鲜的自尊心,让他在Daniel面前就像赤身裸体一样,什么都坦诚地展现给他。

他的疑惑,他的犹豫,他的恐惧,他的不安,他的任性,他的孩子气,他的逃避。

这个小少爷,他没有逃避过什么,却肯定有产生过逃避的念头,但他不会真的说出来。

Daniel想,Eduardo可能这辈子都没有在谁面前这样不遮不掩、这样无防备、这样诚实过。

父亲、母亲、哥哥、朋友、同学,包括Mark Zuckerberg都不曾见过这样的Eduardo。

 

“我爱你。”Daniel说。

魔术师想要打消Eduardo的不安,温柔地亲吻他,一遍又一遍。

“但我不是他。”可这没有用,Eduardo摇摇头,“而他要回来了,Mark Zuckerberg想要他回来,但我现在不想了。”

“我已经离开一切,过得这么快乐,为什么我要回去?”Eduardo问Daniel,他在困惑着。

魔术师默默亲了亲Eduardo的额头。

Eduardo又说,“我不喜欢他,你也不会喜欢他。”

“谁说的?”Daniel问。

“他跟我完全不一样。”Eduardo说,“你也见过了,我们吵架了,你离开了。”

“嘿。”Daniel索性把他推倒,“是不是我让你有空想太多了,以至于来胡乱推断我?”

 

“什么?”Eduardo毫无危机感。

这狡猾的小子,长了一张纯良的脸,好像对这些事没有任何认知。

“我很抱歉那天真的就这么走了,”Daniel说,“当然,你那天也真的把我气着了,这个你得跟我道歉。”

Eduardo哼了哼。

“可是吵架、冷战、和好,难道不是最正常的过程吗?”Daniel说,“亲爱的,我也是有脾气、会生气的。可是你还是会打电话找我,而我也会为你赶过来,看到了吗,吵架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是,你不明白……”Eduardo咬了咬唇。

“那你跟我说明白了。”Daniel恨不得打开他的脑子把那根筋给捋顺了。

“你知道Mark为什么稀释了我的股份?”Eduardo说。

“为什么?”Daniel问。这件事媒体一直用商业理念不合来解释一切,但是Daniel认为并不这么简单。

“我和Mark有分歧,在广告和赞助的事情上。”Eduardo说,“可是……那天,我来帕罗奥图,晚上12点的航班,抵达的时候下起了大雨,Mark忘记来接我了,然后我们吵了一架,我半夜离开了,乘搭次日清晨的航班回到纽约第一件事就是冻结了Facebook的资金账户。”

Eduardo痛苦地说,“Mark指责我想要搞垮Facebook……我没有这么想过,我只是、我只是想吓唬一下他,我想要他的注意力……然后他回敬我的是从30%到0.03%的股份稀释。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和他明明。”

Eduardo的话戛然而止,他瞪大了眼睛看着Daniel。

Daniel好整以暇,一脸“你说啊,你说下去啊”的戏谑表情。

Eduardo闭嘴,有点无辜地看着他。

“现在呢?”Daniel问他。

“不是了。”Eduardo乖乖回答,“没有了。”

“这还差不多。”魔术师亲了他一口,叹气说,“你这坏脾气,又缺乏安全感的小少爷。”

 

一个CFO跟CEO吵架后,以冻结合伙人账户这种事情来威胁对方,要求对方的注意力,这真的是非常霸道任性的少爷脾气了,Daniel想。

Eduardo显然后来也意识到自己的意气用事,他不喜欢这些情感的冲动,不喜欢自己倔强的性格,觉得这些缺点把他的人际关系搞得一团糟。

Daniel承认这确实是很气人,特别是领教过今晚他的行为。

是的,在魔术师看来,冻结账户和今晚他犟着脾气非要打电话给自己的行为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他就是要Daniel着急,就是要报复Daniel那天夜里一声不吭的离开,却一点都没想过后果。不,他想过了,肯定的,他就是要强迫Daniel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

万一Daniel早一天离开硅谷了呢?

Mark Zuckerberg回击了这样的挑衅,用一种极端的方式;Eduardo可能一辈子就只在Mark Zuckerberg身上输过,他摔得这么惨,就以为自己不会再赢了。

而在自己这里,Eduardo还是赌赢了。


丹总的第二辆小车车


那家伙又把被子全卷走了,Daniel连人带被抱过来,然后掀开被子躺进去抱住他。

Eduardo感觉到他,就挪了过来,被子下的腿也缠上了Daniel。

他小小地打了个哈欠。

Daniel正要关灯睡觉,Eduardo按住他。

“这次天眼给的是怎样的任务?”Eduardo好奇地问。

“机密。”Daniel搂着他亲了一口,“不过我可以保障,这是一场精彩的秀。”

“要多久?”Eduardo又问。

“这得看任务顺不顺利。”Daniel说,“第一次表演没有完成任务就要重新布局。”

“唔。”Eduardo又问他,“有危险吗?”

“你见过不冒险的骑士吗?”Daniel反问。


Eduardo听了有点不高兴,在被子下的脚开始闹脾气地有一下没一下轻轻踩着Daniel的脚背。

魔术师被逗乐了,抬腿夹住他的脚,“有天眼,别担心。”

“天眼也不靠谱。”Eduardo说,“你们说护照有用,可我在海关就被截住了。”

“讲点道理,宝贝,”Daniel哈哈大笑,捏捏他的脸颊,“这能怪谁?只能怪你自己的脸。”


“为什么你会选择加入天眼?”Eduardo又问,“是你选择了天眼,还是天眼选择了你?为什么是你?”

“天眼选择了我,但也是我选择了天眼。”Daniel说,“我跟你不一样,我一开始除了Daniel这个名字外就一无所有了,我得决定我是谁。所以我决定当一个魔术师,一个骑士,跟世界上其他所有的‘Daniel’都不一样,我希望人们提起‘Daniel’这个名字时,想到的是本世纪最伟大的魔术师和最浪漫的骑士。”

“我也可以塑造我自己吗?”Eduardo问,“不是Facebook的前CFO,不是那个失败者,也不是让Saverin家蒙羞的那个孩子?”

“当然。”Daniel摸了摸他的脸颊,“他们——我是说那些媒体,或者Mark Zuckerberg,没有人能定义你,除了你自己。你可以不停地塑造自己,不被过去所拘,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和希望的那样。”

Eduardo没有想到Daniel能对他说这些。


或者在他过去,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过了好一会儿,他凑过去,亲昵地啄吻着Daniel的下巴。

Daniel任由他用这种小动作亲近自己。

魔术师最近因为心情欠佳和忙着排练而疏于打理,下巴冒出了点胡渣,Eduardo吻他时被刺得痒痒的。

“好了,快睡吧。”魔术师关掉了床头柔和的小灯,搂了搂Eduardo。

黑暗让眼睛失去了大部分的作用,可是触觉和听觉反而更加敏锐了。

“谢谢你。”Eduardo小声说。

“什么?”Daniel抱着他。

“这几个月,”Eduardo说,“我过得很快乐。”

”自从慢慢记起事情后,我才知道,我好像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


他软糯的声音让Daniel觉得心脏好像被人用力拧了一下。

Eduardo窝在魔术师胸膛前,紧贴着他温热的身体,似乎还能听见他平稳有力的心跳,一下、一下、一下,像最安全的安眠曲,踏实又温柔,给他睡意的同时又带走了他对记忆的不安和惶惑。

“我就在这里。”Daniel亲了亲他的额头,“晚安,宝贝。”

魔术师的吻一定也是有魔法的,Eduardo感觉自己在他怀里把所有一切绷紧的都放松下来了,他才闭上眼睛,竟然不过片刻就睡熟了。

Daniel在他睡着后揽在他腰间的手紧了紧,然后又确认了他黏着自己睡觉时,能有足够的空间保持顺畅的呼吸。

 

在x-i-n-g和酒精的作用下,Eduardo睡了这几天以来第一个沉稳的好觉。

他还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深秋在哈佛的校园,踩着落叶一直一直往前走,看到正在表演魔术、被一群学生围着的魔术师。

被魔术师灰蓝色的眼睛和洗牌优雅的动作所吸引,他停下了脚步。

魔术师走向他,请他从洗好的牌里抽一张。

Eduardo于是抽了一张方块3。

魔术师将扑克牌放回,用极度花哨的手法开始洗牌,然后抽出一张,塞进Eduardo的衬衫口袋里,“看看是不是你刚刚抽的?”

Eduardo拿出扑克牌,一阵风吹过,卷起漫天落下的黄叶迷了他的眼,等他抬起头时,魔术师已经消失了,只剩下那些被风卷起的枯叶。

而他手上的扑克牌不是方块3。

它是空白的,上面写着一句话:

 

你是你自己的魔术师,让它变成任何你想要的牌。

 

Eduardo醒来时,天已经大亮,身边的床铺空荡荡的,Daniel已经走了。

宿醉还是带来了轻微的头疼,可是Eduardo的心情一扫这段时间以来的沉郁,阳光照进他的心脏。

床头的小柜子上放了Daniel给他留的醒酒的药,还有一枝鲜艳欲滴的红玫瑰。

玫瑰安静无声地躺着,压在一张镶嵌了金色暗纹的精致卡片上,魔术师的字嚣张又华丽,比红玫瑰还要抢眼。

 

Don't try so hard, the best things come when you least expect them to.


Your Lover


Eduardo趴在床上把玩着卡片,阳光洒在柔软的地毯上,暖洋洋的。

在这一刻,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在不经意的时候,得到了最好的东西。


TBC

评论(93)
热度(1040)
< >
——不写、不看、不讨论BE——
已完结与正在写的每篇文都是HE
希望看完故事后,感到很温暖
—One World, One Wardo—
—看文戳分类标签栏直接传送—
微博@兔唧唧_
< >
© 望北之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