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爱情重构 16

【16】

Eduardo醒来后的最初五分钟,还没有反应过来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他首先看到的是一片洁白的、装饰了几何图案暗纹的天花板,然后是自己身上同样洁白的一整套舒适宽大的棉质睡衣。

长时间的昏迷让他的脑袋沉甸甸的,当他活动僵硬的身体坐起来时,牵扯到腹部的肌肉,传来一阵疼痛。

Eduardo掀开衣摆,看到腹部淤青一片,这才想起自己被绑架了。

他摸了摸衣服的口袋,空无一物。显然有人在他昏迷不醒的时候搜走了他身上所有的东西——手机、钱包、房卡、钥匙、手表,或许还考虑到他身上可能会有追踪定位的东西,直接把他的衣服全脱掉,从里到外全换了套新的——是的,包括内裤。

Eduardo觉得自己现在简直像个初生婴儿一样干净和一无所有。

 

床前没有鞋子,Eduardo只好光脚站到了木质地板上。

他尝试着拧开门把——然后它真的被打开了,而门外甚至没有人看守。

房间正对着一道长长的走廊,走廊尽头有一扇门,阳光从门上的玻璃窗透进来,显然那儿就是出口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往那扇门走去,提防着有什么人忽然跑出来。

可是当Eduardo打开了那扇门之后,却终于明白为什么绑架他的人压根不需要禁锢他了——

“Damn!”

因为这是一艘船!还是一艘安安静静地停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上的船!

 

视线范围之内,Eduardo没有看到任何地平线,眼前一望无际的深蓝海域,除非Eduardo跳海——但这显然是死路一条——哪怕他水性很好,否则他根本不可能跑到哪儿去。

Eduardo惶恐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而他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他站在甲板上用力握着栏杆,海风很大,带着咸味,一道道刮在他的脸上。他俯身看着轮船打起的浪涛,有种要一头栽进海里的晕眩感。

 

“风景不错吧?”

有人在Eduardo身后说。

Eduardo被吓了一跳,立刻转身,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男人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后。

这男人不是绑架他来的人,但同样是一头金色的卷发,颧骨很高,穿着一套白色休闲西装,后面跟着两个高挑壮硕的保镖。

“你看上去很惊讶。事实上房间门一打开,我就知道你醒了。”男人摊开手笑着说,“这是我的船,我总得监控一下,对吧。”

“你是谁?”Eduardo警惕地看着他。

男人一直在笑,但是他的笑让人感觉很不舒服,让Eduardo感到自己像被蟒蛇盯上的猎物。

 

“我以为没有鞋子可以阻止你到处乱走。”男人没回答他,开玩笑地说。

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Eduardo全身,最后别有深意的视线落到Eduardo踩在甲板上的白皙的赤足上。

Eduardo狠狠瞪着男人,毫不示弱,但是在对方视线下忍不住轻轻蜷起的足趾,还是出卖了他现在不自在和极度紧张的心情。

“海风有些大,我们还是进去谈吧。”男人说。然后他不等Eduardo答应就转身往船里走。

Eduardo看了一下他的腰身,推定男人没有枪械,可是他身边的两个保镖太具威胁性了。衡量了一下自己的处境和胜算,Eduardo不情不愿地跟了上去。

 

所谓谈事情的地方是餐厅。

餐具已经布置好了,出生于巴西名门的Eduardo当然能看出餐具的价值不菲。

下人很快摆上了餐点,酒杯也被满上了龙舌兰。

“你不吃吗?”男人看了Eduardo一眼。这位小少爷没有动刀叉的意思的,于是男人又继续动作优雅地切割面前的牛排,“你至少已经一天半没有吃过东西了。”

“‘感谢’你,”Eduardo讽刺地说,“让我知道我至少晕了一天半。”

“手下不懂事,药下多了,抱歉。”男人笑了,“我劝你还是吃点东西吧,在吃完之前我是不会回答你的问题的,毕竟餐桌礼仪,不是?”

说完,他像看什么有意思的表演似的,看着Eduardo万分嫌弃地拿起刀叉,泄愤一样切开面前的牛排。

牛排同样也是顶级的,但是这种情况下,Eduardo哪还吃得出什么味道,心烦意乱之下全都味如嚼蜡地咽下去了。

他气鼓鼓地吃东西的模样逗笑了坐在对面的白色西装男人。

 

等解决掉大部分的食物,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以及为什么绑架我了吧?”Eduardo用餐巾抿了抿嘴。

“你可以叫我Alexander。”男人喝了一口酒,“说起来,我记得你的大哥也是这个名字?可真有缘。”

名字只是个代号,Eduardo要知道的可不只是“Alexander”这个名字而已。

“你是要钱?”他问,“你要多少赎金?”

“钱?哦,不不不。”Alexander摇了摇头,“在你这个年纪已经有几亿资产确实挺罕见的。但是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毕竟在这个世界,要赚钱太容易了,不是吗?”

“所以?”Eduardo问。

“四骑士上周做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Alexander好整以暇地笑着。

Eduardo抿嘴不说话,他当然知道,他关注与Daniel有关的一切新闻。

“那是一次精彩绝伦的表演,但不太幸运的是,”Alexander说,“和中东的武器交易黑市上,我的份额还挺不少的。所以你的男朋友,亲爱的,你猜猜他让我损失了多少?虽然正如我刚刚说的,我不太在乎钱,但是我很讨厌有一双‘眼睛’始终盯着我的领域。”

“你是冲着四骑士来的。”Eduardo很容易得到这个结论。

“聪明。”Alexander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其实我‘看着’四骑士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世界并不只有一双眼睛。”

Eduardo不太确定他是不是连天眼都知道。

 

“J. Daniel Atlas、Merritt McKinney、Jack Wilder、Lula,还有已经退出的Henley Reeves,”Alexander一一数出四骑士的名字,“他们像是流浪客,没有亲人,没有固定居所,所以我一直很烦恼该怎么‘教训警告’一下他们。你知道的,一无所有意味着无所畏惧。”

“但是,”他对着Eduardo张开手,“幸运女神眷顾我,让我找到了你。”

Alexander晃了晃手上的手机。

“这是Daniel的手机?”Eduardo不太确定地说,“它为什么在你这里。”

Alexander灵活的手指一刻不停地把玩着手机。

“小家伙,你的男朋友——Daniel Atlas,你要知道他以前床伴很多,身边却从来没有过亲密伴侣,你能指望他有多少保护自己伴侣的意识和经验?我想他现在大概还不知道你在我手上。”

而且爱人?Alexander笑了。

“谁能想到Lover真的有一个lover?”

“至于你。”Alexander玩味地说,“一个身价好几亿的小家伙,竟然一个保镖都没有。Saverin家没有教过自己的幺子安保常识吗?”

 

“别说废话,”Eduardo放在膝盖上的手握成拳头,“你想用我威胁Daniel?”

他被Alexander轻易绑架走是他自己的错,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男人的目的,以及自己怎么脱身。

“威胁?”Alexander换了个舒服的坐姿,靠在椅背上。

“Sweetie,这可不是我说了算的。你是不是Daniel Atlas的软肋,这只能由他自己说了算。毕竟,人都是自私的,谁知道我们伟大的魔术师,会不会因为你在我手上就当个‘乖孩子’呢?”

“听上去你想要Daniel做些什么。”Eduardo沉声说,“他不会听你的,他是骑士,不是窃贼。”

“Relax,小家伙,”Alexander说,“我只是想点播一个特别秀节目而已。”

他打了个响指,身边的保镖拿出一张报纸放在Eduardo面前。

 

“四骑士复出秀,金门大桥的魔术狂欢?”Eduardo皱眉轻轻念出上面占据了整个版面的新闻报道。

Eduardo快速地浏览了里面的文字内容,大意是这个月轰动全世界然后又仿佛人间蒸发了的四骑士终于放出消息,将于下周五在金门大桥附近举行一场盛大的复出秀。

跟Eduardo这样的传统名门之后的低调不一样,Daniel他们四个都是极度喜欢站在镁光灯下,成为世界焦点的人。

在Eduardo看来,选择在这种时候举办复出秀,完全是四骑士风格——足够疯狂。

报纸上,Daniel、Jack、Merritt和Lula的个人照下都只有简短的文字介绍,可见媒体掌握的四骑士的资料实在非常少,所以这次复出秀会吸引大量重磅级媒体到场。

除此外,那些想要曝光四骑士的、拉拢四骑士的或者毁灭四骑士的黑白两道都会亲临现场,更别提美国民间对四骑士狂热的兴趣,绝对也会聚集大量的民众。

Eduardo的手指轻轻颤抖起来,他脸色煞白,却分不清自己是气得发抖还是怕得发抖。

尽管他还不清楚Alexander想要怎么利用自己威胁Daniel,但是却完全能想象到四骑士会因为自己而面临什么样的威胁。

 

“期待吗?”Alexander的声音像撒旦。

“J.Daniel Atlas愿不愿意为你增加一个特别节目?”

 

 

尽管四骑士放出的消息是在金门大桥附近举办复出秀,媒体们都紧盯着桥和金门海峡,想要追踪舞台布置的情况。

“这周五,神秘的四骑士将要在这里举行一场盛大的表演,但是如你们所看到的,金门海峡这里风平浪静,别说是舞台了,连工作人员也没有。”

电视的追踪报道在持续播放,CBS、ABC和FOX甚至都推出了系列节目,试图解构四骑士的表演。

“按照以前的情况,四骑士的表演往往是突发的,when,where,how?没有人知道,这次虽然他们做了预告,但也延续了一贯的风格,或许在表演开始的前一秒,我们都不知道这将是一场怎样的魔术秀。”电视节目的女主播激动地说。

 

“如果提前让你们找到舞台,那我们也太失败了。”Lula嗤笑着关掉电视,她转头问Daniel,“天气预报说周五晚上会下雨,但谁知道呢,旧金山这季节想要下雨实在太难了。”

“当然。”Daniel一边调校道具,一边说,“我需要的就只是在适当的时候下一场雨,如果不下雨,就只好借助设备了。”

“借助设备大范围造出下雨假象的话,预算会超得天眼想要把你开除出去。”Merritt说。

“所以为了我不被踢出天眼,最好还是上帝赏脸,下一场雨吧。”Daniel说。

不然准备这么大范围的人造雨,预算太可怕了。

想到复出秀准备的节目,他心情还算不错。

在整个美国媒体还在找四骑士复出秀的舞台时,他们已经将表演的舞台都布置得差不多了。

“道理我都懂,可为什么我们要大老远跑到旧金山去表演魔术?”Lula说,“Bambi现在可不在那,我觉得我们应该去哈佛,用爱情的魔法去覆盖Bambi关于Mark Zuckerberg的回忆。”

“他会来的。”Daniel笃定地说,“他的那场雨是在旧金山下的,我也要在那里帮他停下那场雨。”

 

转眼就到了复出秀那天。

尽管没有公布具体地点,但依然挡不住民众的热情。天还没黑,金门海峡两岸就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大家都在兴奋地猜测和祈祷自己的位置是最佳观看地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太阳西沉,直到夜幕吞噬了最后一线自然光,完全笼罩了整个海峡,这里也依然没有任何迹象即将有一场魔术大型秀。

可正因为这样,人们的兴致反倒越来越高昂。神出鬼没一向是四骑士的风格,大家都紧紧盯着自己手腕上的表,看着秒针和分针一圈圈带着时针往前走。

当秒针踏上7点59分59秒,走完最后一下,海面上忽然亮起几束直通云霄的耀眼灯光,一艘附带舞台的华丽的轮船出现了。

人群爆出一阵欢呼,要知道在那之前,漆黑的海面上可没有任何东西。

轮船上面向两岸,各升起两块巨大的屏幕,在30秒的光影特效后,屏幕上直播了轮船舞台上的情况,四骑士的近镜各出现在一块屏幕上。

 

“Hello,San Francisco,Welcome——to the magic show!”

 

“两周前,”四骑士的首席魔术师Daniel Atlas走到舞台的正中间,四块屏幕上全是Daniel棱角分明的脸,在电子冷光下显得更加尖锐,他的声音通过设置在两岸的音响设备来,“我们四骑士奉献了一场精彩的表演,希望你们对那场表演感到满意。”

“我们是骑士,但也是魔术师,”接着是Lula,“除了将光明带进黑暗,我们也喜欢将梦幻带进现实。”

她说着,手中飞出一只接着一只的鸽子,然后这些鸽子刚刚飞离她,就“砰”一声,变成了花,漫天的花瓣飘散落下。

两岸人群的欢呼声一浪高于一浪。

金门大桥上开始堵车了,许多司机索性从车里跑出来,趴在桥边看海峡上的表演轮船。

 

“魔术师都这样巧舌如簧吗?”Alexander看着荧屏,饶有兴致地问。

和金门海峡的狂欢热闹不同,Alexander私人船舱里几乎没人说话。

魔术师的声音和人们的欢呼声,从荧屏中传来,带着电流的冷质,荧幕里烟花和璀璨的聚光灯,也闪烁着冷冰冰的光感。

这些光映在Eduardo的脸上,让他的脸显得尤其苍白。

Alexander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疯子,Eduardo指的是天才越过那一条线后的状态。

他脑海里有各种各种的奇思妙想,价值观介于正义与邪恶之间,熟知所有当今最先进理念的同时,也能背诵几乎全部的古典文学经典。

 

Alexander坐在沙发上看了半小时的魔术秀直播,Lula、Merritt和Jack都相继主导了一个魔术节目。

这让观众们的兴致和情绪被刺激到极点。

他们尖叫、欢呼,疯狂地叫着四骑士的名字。

“Boring.”Alexander说,他咬了一口手上的苹果,然后将它放到桌子上,“为什么民众会因为障眼法而兴奋?”

苹果红得像长在伊甸园中的果实,豁口的地方让Eduardo想起伊甸园的蛇。

“我们来让他们表演一些更有意思的吧。”Alexander说。

“如果我说‘不’呢?”Eduardo抬起头看着他。

“砰——”一声枪响在Eduardo耳边炸开,Alexander扣动了扳手,子弹擦着Eduardo的耳朵,穿透了身后的后甲板。

Eduardo看到Alexander在笑,男人的嘴巴一张一合。两秒后,Eduardo才在耳朵中嗡鸣的声音里吃力地模模糊糊辨别出那句话。

“亲爱的,你最好不要让我太伤脑筋。”

 

“很多人说我是个控制狂,”Daniel说,“但如果不是控制狂,又怎么可能成为魔术师?魔术师就是控制一切你们想都想不到的事物,因此我一直把这个评价当作赞赏。我不但要控制我的魔术,我甚至想要控制……”

魔术师的话还没说完,现场所有的音响设备忽然发出一声刺耳尖锐的电流声。

“噢,天啊,这怎么回事?”Lula关掉自己的麦克风,跟Jack耳语,“天眼的设备出问题了吗?”

Daniel皱了皱眉,不着痕迹地往游轮上的控制台看去。

“有人说,控制天气……”他第二句话还没有说完,又是一道尖锐绵长的电流音像丝线一样贯穿每个人的耳膜。

观众们纷纷捂住了耳朵,开始困惑地议论起来。

这样的事情可从来没在四骑士的表演上出现过。

但还没来得及细想,四块巨大的屏幕同时花屏了,乱七八糟的几何线条闪烁了几秒钟后,赫然出现了一张不断变换的数码人脸。

 

“人类从诞生开始,就想要僭越神,控制一切,主宰一切。”一个不断变换的数码映像用机械质的合成声音,从所有音响设备中传出。

“当然,因为人性中与生俱来的控制欲和傲慢,我们这个世界才被建得如此繁华。”

那把奇特的声音继续说,“但是,魔术可不是什么控制。比起科技、政治和金钱交易,魔术不过是个小骗子,障眼法远称不上控制。”

 

“Dylan,怎么回事!天眼的系统被黑了?!”Daniel用袖口的通话机对控制台道。

“我恐怕是的!”Dylan说,“我们被黑了,现在所有的电子设备都不受控制,要终止他,只能切断电源。”

“那就切断它!”Daniel说。

 

“比起故弄玄虚的障眼法,我还是喜欢一些真实的游戏。”屏幕上的声音继续道。

下一刻,屏幕一闪,这次不再是电脑合成的人像,而是真实的画面了。

“What the fuck?”Merritt看着屏幕,脱口而出一句粗话。

“等等,Dylan不要切断电源……”

Daniel难以置信地看着屏幕上的景象。同时,被黑客控制的摄像头同时也聚焦到了四骑士首席魔术师的脸上。

四块巨大的荧幕上,有两块是Daniel震惊的脸部特写,而另外两块,Daniel看到了Eduardo。

 

他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小少爷双手被反绑在后面,一根拧成麻花的布条堵住了他的嘴,纤细的脖子上一圈可怕的红痕,显然是被用力掐过。

他一直在试图反抗,但是压制他的力量和他的挣扎太悬殊了。

镜头只能看到Eduardo身旁站着几个人,可是画面截到了对方的胸膛处,只能看出都是一些壮硕的男人,却看不到他们的脸。

“天啊。”Lula小声惊呼,“是Bambi!”

Eduardo棕色的眼睛完全红了,当他的脸出现在大屏幕上时,那双眼睛显得尤为大。

他看上去非常愤怒,湿漉漉的眼角却也把他同时非常恐慌的状况暴露无遗。

单薄的衣服在风中被吹得飒飒作响,Daniel无法判断他是否被虐待过,可是他支楞着的锁骨和单薄的肩膀让他感到心如刀绞。

Daniel死死盯着屏幕,光影让他的脸尖得像刀锋。魔术师一言不发,没有了往日漫不经心的笑容。

他跟Eduardo断了将近半个月的联系,却完全没想到竟然是这种情况。

在看到屏幕的一瞬间,他立刻明白Eduardo发生了什么事情。

 

J.Daniel Atlas是在福利院长大的孩子,刚开始他甚至连姓都没有,名字里那个“J”代表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不想像福利院的其他孩子一样,变成nobody,泯灭于人群。于是在作为魔术师出道时,他给自己取了“Atlas”这个姓。

那是希腊神话中背负地球的泰坦巨神,也是第一颈椎——寰椎的别名。

他绝不能是‘nobody’,他应该是‘somebody’。

后来成名后,他被天眼招募。成为四骑士不过两年的时间里,Daniel就招惹过冷血无情的亿万富翁和心怀鬼胎的科技鬼才,也习惯了每一次表演之后,总是会被黑白两道通缉追杀好一段时间。

但这些他都无所谓。

Daniel既不习惯和人合作,也不习惯亲密关系,孓然一身才是他的常态,所以危险对他来说就是刺激,默默无闻才是他最害怕的。

Daniel这次招惹高列登,把美国政坛搅得天翻地覆,总统竞选眨眼间就彻底大洗牌,他不但毫无顾虑,甚至兴奋不已,却没想到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除了一条命,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威胁到他的流浪魔术师了。

 

“OK,你要什么?”Daniel问。

大概为了对话,对方让四骑士佩戴的麦克风恢复了正常。

魔术师尽量藏起自己的恐惧,作出往常表演那样游刃有余的姿态。

他从街头卖艺的魔术师到站在全美国最耀眼的舞台的明星,Daniel非常明白越在乎、筹码越少的谈判规则。

但是不可否认,他很害怕。

这辈子,Daniel都没有这么害怕过,就算他表现得多么不在乎,多么游刃有余,他都没法否认这一点。

Eduardo是他的七寸,是他的要害,是他的那根肋骨;现在,他的七寸被死死掐住,他的肋骨被抽出掰断,使他的心脏毫无遮挡,随时可以被贯穿。

他们分别的那一晚,他的小王子还蜷在他的怀里,睡得安心又舒坦,柔软蓬松的棕发挠得他脖子微微发痒。

在那个夜里,Daniel也是平生第一次觉得,终结自己的自由,身边有一个人,以及一段长久的亲密关系并不是什么坏事,甚至他对这种陌生的未来充满期待。

爱神赐予了他软肋和要害,他却完全没有意识去保护。

而现在?

Daniel想,Eduardo这辈子肯定都没受过这种折磨,脖子被勒出触目惊心的指痕,被强迫着跪在地上,被拿来作为谈判的筹码。

Daniel对自己感到强烈的愤怒。

他在追求这个小家伙,甚至在得到Eduardo的时候,只顾着品尝爱情的甜蜜,压根没有想过当自己招惹了一堆麻烦后,Eduardo也需要承担和面对几乎所有的后果和危险。

 

“别误会,Mr.Atlas,其实我是非常喜欢魔术的。”数码合成的声音说,“但是我有一个疑惑,世界上所有的魔术难道都是障眼法?”

“所以我想要看看真正的表演。”

“你想看什么魔术?”Daniel问。

“我喜欢传统。”Daniel听到对方这么说,“那些凭借科技的光影做出的障眼法,不过是虚有其表的绚丽而已。”

那人低低笑了两声。

“所以,逃生魔术怎么样,Mr.Atlas?”

 

“Dylan,你追踪到信号来源了吗?”Merritt趁着Daniel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的时候,小声从通话设备中问他们的leader。

只有尽快确定那位小少爷的位置,天眼才能立刻展开救援,为这边争取时间,否则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四骑士,特别是Daniel,真是太被动了。

“没有……”Dylan也很焦急,“天眼的频道是加密的,对方完全破坏了信号源,而且几乎接管了这边85%的操控台,现在正在想办法反向追踪。”

“再不快点,就要出事了。”Merritt难得正色道。

 

一束光忽然打到了游轮最顶端上。

“看到那个铁箱子了吗?”

Daniel顺着那束光往上看,果然在那看见了一个朴素的、沉甸甸的铁箱。

“很经典的逃生魔术,不是吗,我想,每个魔术师应该都会吧。”冷冰冰的合成音说,“你进去,然后这个箱子会沉入海中,所以在海水灌满箱子之前,你得尽快打开门出来。哦,我希望你懂游泳。”

“天啊,他是怎么能在船上放上那玩意而没有任何人发现的!”Lula小声惊呼。

“恐怕他对天眼也了如指掌。”Jack说。

 

“对了,为了保证这不是一个障眼法的魔术,”他说,“箱子是没有钥匙的,所以,一切全看你的实力了,Mr.Atlas。”

Eduardo使劲摇头,他瞪大眼睛,好像想说什么,可是被勒住的嘴让他无法发出一点声音。

他也是第一次知道Alexander的计划。

这个疯子准备的绝对不可能是魔术道具,只能是像保险柜一样结实的铁牢笼,Daniel不可以进去。

在几天的相处中,Eduardo明白这次的绑架就是冲着毁灭四骑士而来的,像Alexander这种常年蛰伏于制度外灰色地带的猛兽,非常讨厌不可控的“监管”和“执法”。

 

“我猜你有非常充足的理由,来让我配合你做这个表演。”Daniel双手插在西装裤袋里,尽量不去看Eduardo。

“当然。”对方回答,“因为这是个双人魔术。”

镜头转移,现在Daniel看到了,Eduardo所在的地方也是一艘船,而更令他心惊胆战的是,他在屏幕的船上同样看到了那个铁箱子。

“不过考虑到我这位可爱的客人并不是魔术师,所以我为他准备了一把钥匙。但是如果你不愿意表演这个魔术,恐怕他就得不到钥匙,只能代替你表演这个节目了。”

“太过分了!”Lula惊呼。

“那完全不是魔术道具,”Jack同样咬牙切齿,“他显然就是要弄死Daniel,而如果Daniel不做的话,Bambi就会代替他死,四骑士也会失去所有公信力,再也不可能在舞台出现。”

 

“没必要做什么双人魔术。”Daniel终于没法伪装不在乎了,“让他走,我给你表演。”

“这可真是太伤脑筋了,”对方说,“要说什么才能让你们明白,你们没有提条件的余地呢?”

下一刻,黑黝黝的枪管就抵上了Eduardo的脑袋,“这把枪有1%的几率是空弹,Mr.Atlas,你要赌一赌吗?如果赌赢了,你就可以不用表演逃生魔术了。”

Eduardo哀求地看着他,那双大眼睛里有千言万语却欲言又止。当他看到Daniel温柔的目光透过屏幕看向了自己时,忍不住闭上眼睛。

果然,下一秒,他听见他的魔术师答应了这个苛刻的条件。

“放下枪,”Daniel说,“我可以表演这个魔术。”

“聪明的选择。”对方说。

 

“No,Daniel,不可以!”Dylan在耳机中阻止他,“那不是什么魔术道具!尽量拖延时间,FBI和天眼都在找Eduardo Saverin的位置,只要找到,立刻就可以展开救援!不要冲动,Daniel!”

“不行,Daniel,他不会给你一个可以打开的箱子。”Jack一把拽住Daniel的手,低声劝阻,“我们应该听Dylan的。”

“我知道。”Daniel说,他看向屏幕。

屏幕那边开始了一场推搡和挣扎了,所有观众都发出一阵阵惊恐的抽气,因为那个漂亮的可怜男孩被拖拽到那个铁箱子前。

“你只有五分钟的时间进入那个箱子,魔术师先生。”对方说,“五分钟后,他就会代替你进入箱子然后沉入海中,当然,没有钥匙。”

 

Daniel甩开Jack的手,“Trust me.”他说。

然后魔术师一步步往游轮的顶层走,舞台的灯光一直跟着他,镜头也随之追踪。

他的脚步很沉,每往上踏一级阶梯,都感觉离死神更近,要命的是他还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

逃生魔术从来不是他的专长,但哪怕是Jack和Lula这对逃生专家,他们的表演也得依靠各种道具以及周详的设计。

当他站在那个半人高的大箱子前,Daniel吸了一口气,弯腰摸了摸门上的锁。

魔术师很快判断出这是1980年代著名保险公司H.C的杰作,结实而复杂的三层机关。

 

所以,他要不要表演这个魔术?

他确实想要一场爱情,但没想过为爱情奉献一切,包括自己的命。

这值得吗?

 

 “Mr.Atlas,他能不能拿到钥匙,就全看你的了。”声音催促道。

可是当Daniel听到这句话,所有的犹豫都消失了,他一瞬间就已经有了决定。

“把钥匙给他。”魔术师转身看向屏幕。

“只要你进去,你就拥有我的承诺,Mr.Atlas。”对方说。

Eduardo再次出现在镜头前,他被压在铁箱上,因为刚刚的挣扎,他的衣服全乱了,鼻子红红的,眼睛里蓄着泪水。当看到他的魔术师站在了另一个箱子前,他非常绝望地透过屏幕看向Daniel,一个劲地摇头。

他想向Daniel说对不起,可是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很抱歉,”Daniel隔着屏幕温柔地对他说,“让你遭遇这些,但我保证,以后这些都不会再发生了。”

Eduardo棕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泪珠一颗颗地掉出来。

“别哭。”Daniel这个时候反而笑了。

他右手打了个响指,手心上立刻凭空翻出一张红心A扑克牌。

“你看。”他对Eduardo说着,左手摸了摸牌面,指间就夹着一枝娇艳欲滴的红玫瑰了。

“喜欢玫瑰吗?”


Eduardo愣愣地看着屏幕另一端他的魔术师,他记得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Daniel为了逗他开心,给他变的小魔术。

在Daniel给他表演过的所有魔术里,这是最简单的,却也是最浪漫的。

就是这张红心A和这枝玫瑰,吸引他走进了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奇幻的世界,那个世界有他从严格的家庭和教育中,从来没有体会过的轻松、温柔和快乐。

 

Eduardo意识到Daniel想表达什么——那是道别,是分手,是结束的意思!

他用力挣扎起来,想要说不。

Daniel完全不需要这么做,无论Daniel做不做这个表演,在相处了这么几天后,Eduardo知道Alexander根本不可能让他全身而退。

 

魔术师温柔地吻了吻手上的玫瑰,像吻他的小王子。

然后Daniel弯腰,轻轻将扑克牌和红玫瑰放在地上,委身进入了那个结实的、密不透风的铁牢笼。

下一刻,铁牢笼的门自动关上,把一切喧闹和尖叫,包括信号都隔绝了,他只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和喘息。

Daniel没有耽搁任何时间,开始摸索那把锁。

然后他感觉铁箱动起来了,应该是那个该死的混蛋操控了游轮设备吊起了铁箱。

在摇晃了一会儿后,强烈的失重感传来,“砰”,他感到自己被砸进了水里。

 

沉重的铁箱入水激起了一大片水花,可是很快,水面在一圈圈涟漪扩散开后就恢复了平静。

所有人,天眼、四骑士、FBI、海岸和金门大桥上的观众,都屏息静气。

强烈的灯光在水面上来回扫,想要找出魔术师浮上来的踪影,四块大屏幕也始终面对着Daniel下沉的水域。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这是最漫长的十分钟。

然而没有任何动静。

 

“我很遗憾,”那道声音说,“本世纪最伟大的魔术师也不过是欺世盗名之徒。”

“你满意了?”Lula愤怒地说,“现在,放了他。”

“噢,我会的,当然。”那人说,“但是你们最好快点找到他。”

这句话一完,屏幕立刻黑了,他切断了所有的联系,天眼恢复了对一切设备的控制。

 

“Sweetie,这是你男朋友给你留下的钥匙,不得不说,这可真感人。Daniel Atlas虽然是个欺世盗名的骗子,但他对你倒是很真心实意,他不适合表演魔术,更适合演莎士比亚的爱情剧,比如《罗密欧与朱丽叶》。”Alexander晃了晃手上的小东西,然后让人解开Eduardo的口枷。

“我会杀了你!”Eduardo红着眼睛愤怒地看着他。

“可怜的小家伙,你连一句稍微像话点的威胁都不会说,又怎么能真的杀得了我?”Alexander像听了个很有意思的笑话,“Daniel Atlas都要比你要清醒,他表演每一场魔术前都清楚自己招惹的是什么样的人,但你不知道。宝贝儿,你从来没碰到过黑暗的世界。你以为Mark Zuckerberg的陷阱合同就是最残酷的东西吗?不,在制度管不了的地方,有你想都想不到的,远比那个残忍的做法。”Alexander抬了抬Eduardo的下颚。

“我不清醒?我知道你根本没想要我活着,却还拿我去威胁Daniel!”Eduardo用力偏开脸想要脱离他的钳制,却被男人掰着下颚又拧了回来,被迫直面Alexander。

“又错了。”Alexander说,“我做事从来不会做绝。我总会留条生路给你的,1%的几率,不是吗?”

说着,他做了个眼神,身边的保镖开始把Eduardo往铁箱里推。

当Eduardo被完全推进去后,把钥匙也一并扔到他面前。

Alexander蹲在箱子前,笑着说,“我和你也打个赌怎么样?在1%的几率里能活下来的人都值得嘉奖,你要是真的活下来了,我以后不会再动你。”Alexander说。

1%就是1%,他甚至连捆着Eduardo的手都没有给他解开。

“当然,Daniel Atlas已经死了,我也没有理由再动你了。”他说,“总之,在箱子彻底沉入海底,海水灌进去把你淹死之前,你还是有机会用钥匙打开门游上来的。”

 

“我听说你水性很好?不错,这能增加你的生存概率,但你最好祈祷FBI那班废物尽快找到你,不然这个天气,我恐怕你在海里坚持不了太久。”

“So,这可是你男朋友拿性命给你争取来的1%。加油,甜心,别浪费了。”Alexander笑着说。

 

然后,沉重的铁门在Eduardo面前关上。

十秒后,铁箱沉进了海里。

 

TBC


这个野马脱缰一样的剧情和字数……

评论(54)
热度(623)
< >
——不写、不看、不讨论BE——
已完结与正在写的每篇文都是HE
希望看完故事后,感到很温暖
—One World, One Wardo—
—看文戳分类标签栏直接传送—
微博@兔唧唧_
< >
© 望北之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