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爱情重构 19-20 【全文完】

【19】

三年后。

一辆奔驰转过新加坡金融中心区的街角。

“Lula,你们这是在绕路。”久未在公众前露面的外号为Lover的魔术师坐在后座冷冷道。

Jack在开车,Lula关掉坏了的导航,在那瞎指路。

“你不能责怪我,”Lula抗议,“我已经三年没来新加坡了!哪记得路?”

 

他们刚从开罗回来,那里炎热的天气让他们都换了造型。

Daniel剃了个干净利落的寸头,Lula将一头棕发剪到齐耳,看上去非常帅气,Jack特意把自己晒成了小麦色,Merritt倒没怎么变,毕竟他原本就是光头。

四骑士这三年几乎都在满世界地跑,芬兰、挪威、冰岛、埃及、希腊、柬埔寨,他们不记得天眼指着他们跑了多少个地方,就差没有往亚马逊丛林和南极钻了。

他们真是受够了幕后工作,在多次抗议之后,天眼终于告知已经解决了Alexander的事情,允许他们今年重新出道。

 

“三年了!”Lula生气地说,“三年,四骑士早过气了好吗!”

“我们可以重新制造热点嘛。”Jack安慰她。

“制造什么热点?”Lula翻了个白眼,“哇,比如Daniel Atlas其实没死,他活得好好的?可是谁还记得Daniel Atlas是谁啊?!”

她说,“我们都被世界忘记了好吗!”

 

不过抱怨归抱怨,他们还是很兴奋地开始准备表演。

天眼让他们选择一个地方作为复出的首秀,Daniel选了伦敦,Lula选了新加坡,Jack选了新加坡。Merritt?Lula说,Merritt要是不选新加坡,她就要让Dylan强制Merritt戒酒。

Merritt并不在乎她的威胁,可是还是从善如流地选择了新加坡。

三比一,Daniel的伦敦被无情否决,所以他们现在又回到了新加坡的街头。

 

在Lula指点Jack绕了第五圈后,Daniel终于黑着脸直接戳穿了Lula的小心思。

“新加坡虽然小,但是要偶遇一个人还是很难的。”Lover说,“没人会在雨天闲逛。”

他们选新加坡是什么心思,Daniel难道还不清楚——因为那个人在新加坡。

“谁说呢?”Lula说,“他的公司就开在这里啊,你不想见见他吗?”

他们谁都知道Lula口中的他指的是谁。

“不想。”Daniel说。他选伦敦不就是为了避开“他”吗?

“哼。”Lula不屑地说,“那你干嘛一直关注他的新闻和社交账号啊。”

 

Jack开着车离开金融商圈时,Lula和Daniel还在你一句我一句地吵着,Merritt在车子拐了个弯后忽然意义不明地笑了一声。

“别吵了,你们看那是谁?”他说。

Lula立刻就住了嘴,Daniel转头。

在看到Eduardo的那一刻,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静默了。

那不同于社交网络上或者新闻里的照片,他爱着的人就真实地站在面前,一颦一笑都是鲜活的。

Daniel情不自禁地按下车窗。

随着缓缓落下的玻璃,原本隔着一层灰雾的世界变清晰了。

透过雨幕,Daniel看到Eduardo和一个亚裔的女孩子从一间餐厅中走出来。两个人站在台阶前交谈。

 

三年不见了。

比起当年Daniel捡回来的那个小少爷,Eduardo现在褪去了很多稚气,修长挺拔的身形多了一分从容和优雅,脸上的笑容依旧那么温柔。

当他和谁说话的时候,他总是专注得好像对方是他世界里唯一的焦点。Daniel曾经很喜欢他这样看着自己,可现在他的目光都在那个活泼的女孩身上。

那女孩比他矮了一个头,亚裔的女孩子总是娇小的,像娃娃一样可爱。

Daniel怔怔地看着Eduardo,眼前的画面让他感到心脏刺痛,却又不舍得移开视线。

当看到Eduardo的一刹那,Daniel才知道自己对他的渴望有多浓烈。

哪怕时间推移,哪怕魔术师流浪过一座又一座的城市,那些思念依然有增无减。

Daniel给了Eduardo自由,他自己却还是爱情的囚徒,多看Eduardo一眼,刑期便又要多许多年。

 

和女孩聊了一会儿,Eduardo抬手为她招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在马路边停下来,Eduardo把手上的长柄雨伞递给女孩,对方摇摇头,但Eduardo笑着说了句什么,女孩子笑得很甜蜜地接过了伞。

然后,Daniel看到那位亚裔姑娘忽然踮起脚,迅速在Eduardo脸颊边亲吻了一下。

还没等Eduardo反应过来,她便带着恶作剧成功的孩子气笑容,打开Eduardo给她的伞,跑进雨里,拉开出租车的车门坐了进去。

Eduardo被吻的瞬间愣了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他的脸微微红了,露出一个纵容又无可奈何的笑容,跟她摆手道别,目送她坐的出租车离开。

Daniel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

这不就是他想要看到的么?

平安的生活,成功的事业,可爱的女朋友。可当他真的看到这些,又觉得心脏像被扎进了一把刀。

 

亚裔姑娘离开后,Eduardo站在台阶上好一会儿,笑容褪去后,脸上的神情浅浅淡淡的。侍应过来问他需不需要帮助时,他又恢复了温润的笑,然后摇头拒绝了。

伞让给了姑娘,Eduardo离开餐厅前的台阶,就这样快步走进雨里,然后推开斜对面一间咖啡厅的门走了进去。

 

午后三四点,咖啡厅里人不算多。

Eduardo脱下有点湿了的外套搭在手臂上,在前台点了单,然后坐到靠窗的位置。

咖啡送上来的时候,Daniel还看到他仰脸对服务生笑着道谢。他甚至可以想象Eduardo说“谢谢”时柔软的语气,混着咖啡的香味,必定暖烘烘的。

 

Daniel看了他一会,便拿起一把伞,打开车门,走进雨里。

正好咖啡店有个服务生走出来摆弄门前被风吹歪了的装饰,Daniel叫住他。

“你好,”魔术师说,“想请你帮个忙。”

 

Eduardo坐在窗边慢慢喝着咖啡,一个人,孤独地。

他那么富有,在新加坡下雨的一个午后,却坐在咖啡店里喝着几美金一杯的咖啡,抛却所有金融和资本的博弈,不知道在想什么,又或者什么都没想,只是在等待这场雨停下来。

这是绑架事故的后遗症,在没事干的时候,他会不自觉的发呆,这种情况雨天尤甚,连带着心情也阴郁低落得很。

咖啡店里播着情歌,女声干净清丽。有的客人在用笔记本电脑,有的客人在看书,静谧的空间里只有婉转哀伤的情歌像水和岁月一样流淌。

 

I swore I saw you in a dream. 我发誓我曾在梦里见过你

You politely asked to take a walk with me. 你礼貌地请我一起散步

Is it real, this thing? 我梦见的是真的吗

 

一把黑色的伞被放到桌子上,Eduardo疑惑地抬头,用眼神询问服务生。

“这是一位先生让我转交给你的。”服务生说,“他说雨一时半会停不了,没有伞等会儿你离开时会淋雨的。”

 

I could make you happy. 我可以给你快乐

I could make you love me我可以让你爱我

I could disappear completely我也可以完全消失

 

Eduardo还是很困惑,他问服务生,“请问那位先生是?”

服务生向外面看了看,已经看不到请他送伞的Daniel了,只好抱歉地说,“那位先生好像走了,他刚刚还在那里的。”

 

I could be long gone.我可以远去

I could be your love song.我可以成为你的爱歌

I could be a ghost in your eardrum.我也可以成为你耳边的幽灵

 

“走吧。”Daniel透过车窗看到Eduardo拿起了伞。

车里没人说话,Jack启动车,奔驰慢慢往前开去。

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咖啡店和他无缘的爱人离Daniel越来越远。

 

How did I miss you, when I didn't know you? 还未相识我怎会如此思念你

How did I miss you, when I didn't know you? 还未相识我怎会如此思念你

How did I miss you, when I didn't know you? 还未相识我怎会如此思念你

 

Eduardo顺着服务生指的方向看去,想要找到送他伞的人。

街道上撑伞的行人来来往往,四骑士的车早已离开。

 

 【20】

要说这个月最大的新闻是什么?

那肯定就是四骑士的复出了。不,这还不够劲爆,最劲爆的是J.Daniel Atlas——是的,本世纪最伟大、最浪漫、最英俊的魔术师——复活了!

当年他沉进金门海峡后,没有人看到他浮上来,捞上来的箱子也是锁得结结实实的。全世界的人都以为他死了,但在三年后,J.Daniel Atlas重返人间了!这个新闻足以让所有人为之癫狂。

没人知道四骑士这三年去了哪里、干了什么,他们总是凭空出现又快速消失,一直是神秘和奇幻的代名词,因此对于Daniel Atlas的“复活”,世人们反而觉得好像这样才理所当然。

四骑士向全世界发出请柬,他们将于下周日在新加坡举行一场奇幻魔术秀,欢迎所有喜欢魔术的朋友走进他们的幻想世界。

他们的魔术秀门票在平台上开始贩售,不到一小时就全部卖光,一些票甚至被炒到了几千美金。

 

Eduardo也买了一张。

他平日是不看这种表演的,但这是Daniel Atlas的表演。那个曾经用玫瑰花安慰他的温柔的魔术师。他想要见一见他。

Eduardo还记得那段日子,被媒体问得最多的就是“你对于Daniel Atlas为你做的那场‘死亡表演’是怎么想的?对Daniel Atlas的死你有什么看法?”

他其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样的问题。

难过吗,他非常难过;愧疚吗,他当然也愧疚,他不希望什么人为自己去死。可是除此外,他更多的是空荡荡的心。

无数个夜里,Eduardo会在夜深人静时想起Daniel Atlas留在世间最后一段录像里,他所变出的玫瑰,还有他给玫瑰的那个亲吻。

那一幕定格下来,被魔术界认为是本世纪最浪漫的一刻。死神镰刀下的玫瑰,温柔到窒息,许多流行歌手甚至为此写了歌。

 

四骑士三年后“重返人间”,给全世界带来了一场超乎语言可以形容的神奇表演。

那场表演堪称本世纪最华丽的魔术秀,但是Eduardo没有看完。他在距离结束前半小时就离席了,但他也没有离开,而是到了后台。

工作人员问他有什么需要帮忙的,Eduardo说他想见见Daniel Atlas。

刚开始工作人员拒绝了他,毕竟Daniel的粉丝实在太多了,如果每个人都在后台堵他那还了得。

Eduardo只好说了三年前的绑架案,工作人员也认出了新加坡最年轻的富翁,于是允许了他进入,在准备间前等Daniel。

 

四骑士的魔术表演在四次热烈的安可中落幕,在后台还能听见观众的欢呼和鼓掌。Eduardo在后台安静地等待着,心里有点惴惴不安。

终于,台前的一切都结束了,Daniel和其余三位骑士一起说着笑走进来。

他们都太兴奋了,重新回到台上,站在聚光灯下享受观众的注意力和欢呼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当四骑士看到Eduardo站在那里,立刻住嘴了。

Lula“哇哦”地小声惊呼,Jack看了看自己的偶像,又看看Eduardo。Merritt最先反应过来,难得友好地没有拆Daniel的台,只是拍拍魔术师的肩膀,“嘿,你的粉丝来堵你了吗,Lover。”

“走啦走啦,我们别打扰。”Lula反应过来,笑着拽走了Jack和Merritt。

 

工作间只剩下Daniel和Eduardo,两人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因为Eduardo就在咫尺之间,Daniel感到空气中都是甜蜜的气息,他连呼吸都不敢用力。Eduardo并不知道自己只是站在这里,就让Daniel舌根发苦,喉咙像堵了一团棉花。

但幸好,Daniel是个优秀的表演者,也是一个完美的控制狂,所以他露出惯常的那种充满魅力又漫不经心的笑容——这种表情是他最好的面具,也是他用来应付投怀送抱的姑娘们的利器。

 

“你好,请问你是?”魔术师道。

Eduardo愣了愣,他好像没想过Daniel会以这句话开始,他以为对方会记得三年前的那次绑架,但对方显然没有。

魔术师似乎没认出他来,Eduardo心里生出一丝莫名的难过和失落,但他还是回答了,“Eduardo Saverin,你好,Atlas先生。”

“你好,”Daniel微微靠在身后的桌子上,“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Eduardo张了张嘴,看得出有点紧张,半晌他才说,“Atlas先生,不知道你是否记得三年前的那次意外……”

“当然。”Daniel回答,“所以?”

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像是漠不关心,“如果你想跟我道歉的话,倒是不用了,毕竟对我而言那只是个稍微危险了点的游戏而已,但我喜欢刺激;如果你想道谢的话,我倒是很欢迎。”

 

Eduardo似乎不太懂怎么应付这种对话,或者他懂,但是没法在Daniel面前展现他的社交技巧。他一点都没有想过要掩饰自己的紧张和拘束,还有惶恐,或者别的,比如那些莫名的期待和难过。

毕竟Daniel Atlas没有义务记得他,不是么?

他沉默了一会儿,绕开这个话题。

“Atlas先生,我有一件事这三年来始终不明白。”Eduardo说。

“什么?”Daniel问,拿起桌子上一副扑克牌开始玩起来。

他觉得自己不做点什么分散注意力,就没法和Eduardo待在同一个空间中。

要么落荒而逃,要么上前去紧紧拥抱住眼前的人,然后亲吻他。

但不行。Daniel还记得最后一次拥抱Eduardo的情景,他在自己怀里高烧昏迷,胡乱呓语。那种痛苦的、无能为力的感觉,Daniel三年里都没有忘记过。

 

他听说警方从海里找回Eduardo的时候,已经过去一小时多了,再晚十分钟不到,Eduardo就会因为核心体温过低而死亡。他们说,他还活着简直是奇迹。

Daniel无数次在梦里看到他缓缓地沉入深海。或者自己安静地站在墓碑前,上面刻着Eduardo Saverin的名字,可深埋六英尺下的只有他的几件衣服和几本书,因为他消失在深海里,爱他的人们找不到他。

这变成了Daniel的原罪,他没法接受这些,每当惊醒,遗留的恐惧感觉会缠着他一整夜,只有在Eduardo的社交账号中看到他生活的痕迹,Daniel才感到安心。

魔术师承认自己很懦弱,可他现在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不是吗?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吗?

 

“或许这听上去会有点可笑。”Eduardo说,“可是……我总觉得我认识你。”

Daniel挑了挑眉,没说话。

“医生说,经历过重大创伤的人,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记忆错乱。我觉得我似乎忘记了什么,我觉得那可能是你。”

“这话可真甜蜜,亲爱的。”Daniel笑了,“这算是一见钟情的另外一种说法吗?”

“不,我……”Daniel的玩笑很残忍,Eduardo的表情慢慢垮下来,他垂下眼眸,不再看Daniel,不自在地笑了笑,好像想掩饰自己的尴尬和落寞,“对不起,Atlas先生。”

Daniel从来舍不得他失望,可是他只能硬下心。

“这没什么,甜心。”魔术师说,“不得不承认,这是我听过的最浪漫的搭讪。”

“……如果我们不认识,”过了好一会,Eduardo抬起头,好像在做最后的挣扎,“那天你为什么要变出玫瑰?”

他看上去难过得快哭了,Daniel知道他想要什么,可是自己给不了,也不敢给,所以魔术师想要结束这场谈话。

上帝啊,他在伤害自己爱的人,更在折磨他自己。如果Eduardo在难过,那么他的难过在Daniel心里就是千倍百倍的痛苦。

“抱歉,让你误会了。”Daniel做出忍俊不禁的表情。

“I'm lover.”他这么说,“这个世界的,不是某个人的。当时被绑架的哪怕不是你,我也见不得他哭。”

 

这个答案让Eduardo说不清自己心里什么滋味。

有什么裂开了,心脏像从缺口中被硬生生掏出来。

三年里那些隐晦的期待全部落空,他的眼眶红了,但没有泪,因为眼前的魔术师说他见不得任何人哭,而他不想当“任何人”。

“我明白了。”Eduardo说,他维持自己的礼貌、挺直脊背已经用尽了所有力气,再也没有余力继续这场对话。

“谢谢你,Atlas先生,”他跟Daniel道谢,“用这些妄想的问题打扰你,希望你不要介意。今天的表演很精彩,再见。”

Daniel笑了笑,没说话,然后他目送Eduardo转身离开了工作间。

 

“你真是混蛋。”Lula靠在门边说,“一个可耻的、胆小的混蛋。”

“To be a lover or to be an asshole?”Merritt摘下头顶的礼帽,“That's a question.”

“随你们怎么说。”Daniel虚脱一样坐下,他从抽屉里拿出烟盒,点燃了一根烟,“我知道什么才是对他最好的。”

“可你问过他了吗?”Lula愤怒地质问,“让他爱上你的时候,你问过他了吗?!让Merritt催眠他时你问过他了吗!这是他想要的吗?你这个自私的控制狂!你胆子这么小,当初干嘛追求他!还说什么自己是骑士,我们四骑士没有你这样的胆小鬼!”

“他差点死了!”

Lula的话激怒了Daniel,他暴躁地把烟直接摁熄在桌面,冲她怒吼,“他因为我,差点死了!要我提醒你吗?!你告诉我,绑架他的时候,Alexander那混蛋又问过他了吗?!”

 

“别吵了,”Jack在旁边小声说,“Daniel,你看那是什么?”

Daniel深深吸了口气,不耐烦地顺着Jack的手指看去。

桌子上放着一把伞。

是他刚到新加坡时,让咖啡店工作人员转交Eduardo的黑色折伞。

可是他在店员进去前,就已经回到车里了,Eduardo根本不可能看到是自己给他的。

他把伞留在这里的意思是什么?他是故意的吗?还是只不过落下了而已?

 

“外面在下雨。”Merritt似笑非笑地说,“小少爷不知道有没有别的伞。”

“他那么大一个人了,没伞可以打车。”Daniel说,但是底气已经没有那么足了。

来新加坡就是个错,他的狠心根本维持不住,见不得Eduardo伤心,见不得他淋雨。早知道他宁愿罢演也不要来这里!

“心肠真硬,”Merritt耸耸肩,“不过吧,你还欠着他一个东西,真想断干净的话,为什么不把那个东西送走再说?”

“我欠他什么了?”Daniel问。

Lula翻了个白眼,多着了不是吗?

Merritt说,“停雨的魔术不是打算送给他吗?一直没送出去,你也不会表演这个魔术吧,多浪费啊。真想一了百了,干嘛不断个干净再说。”

 

Eduardo失魂落魄地在路上走着。

新加坡正值雨季,烦人的雨水总是连绵不断。

雨越下越大,他的长柄雨伞很快就不能完全使他躲开雨水了。

但Eduardo没管这些,他在雨中走得很慢。行人变得拥挤,有人不小心撞了他,他撑伞的手歪了歪,左边的肩膀立刻就被雨水淋湿了。

路人赶紧向他道歉,但Eduardo并没有太在意,他下意识地冲对方笑笑,示意没关系,甚至没发现自己半边肩膀已经湿了。

他心里充满懊恼,觉得自己真该冷静一下,竟然拿那些午夜梦回的妄想,去骚扰那位魔术师。

Daniel Atlas是个很有魅力的魔术师,喜欢他的姑娘应该不少,被一个男人“搭讪”——魔术师开玩笑的定义倒也没有错,会不会觉得很可笑,或者很恶心?

 

正当他失神地在街头游荡时,忽然,“啪”的一声,四周有聚光灯亮起,把整个雨夜都照亮了,其中一道还直射在Eduardo身上。

本来行色匆匆的人们都困惑地放慢脚步,疑惑地四处张望。

Eduardo被聚光灯亮得睁不开眼,他抬手挡了一下,这时,扩音器里传出的熟悉声音让他停下脚步。

 

“众所周知,我是一个控制狂。”

Eduardo回过头,在耀眼的聚光灯中,看到那个魔术师——J.Daniel Atlas穿着一件兜帽风衣站在雨里。

不止Eduardo认出了Daniel,其余行人也都陆陆续续认出了兜帽里那张极具辨识度的脸。

“这是要表演什么吗?”大家纷纷发问。

“天啊,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看到他!”有女孩是他的粉丝,一副要晕倒的样子。

“这可是Daniel Atlas啊!本世纪最神奇浪漫的魔术师!”有人对同伴解释,“我没买上今晚表演的票,没想到路上遇到他了!”

魔术师Daniel Atlas,可是新加坡最近一周最热的话题,几乎街知巷闻。就算对他不了解的路人,也在同伴兴奋的解释中明白眼前站着的是一个传奇。

 

Eduardo怔愣地站在雨里,被不断欢呼和往前拥的人们挤退了几步。

他看到Daniel便羞愧得不敢上前。他们之间隔着的好几圈的人,就像不可逾越的鸿沟。

 

“我讨厌所有不可控制的事情。”Daniel说,“我甚至企图控制身边的一切,让它们按照我的意愿发展。”

Daniel的声音盖过了观众的议论纷纷。

“我做得很成功,你们猜有多成功?”他问观众。

“让各种新奇的东西出现或消失吗?”女孩们咯咯地笑起来大声问,“或者控制我们?”

“这个可不难。”Daniel习惯性地对姑娘眨了个眼。

“噢,讨厌!”姑娘们纷纷娇嗔。

Daniel总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观众的气氛三言两语便被撩拨得火热。魔术师和姑娘们的互动仿佛调情,她们的笑声像细针轻轻扎在Eduardo心上,

他难受极了,那么多兴奋的人,只有他泫然欲泣地看着Daniel。

 

“事实上,今天我要试着控制天气。”Daniel说,“你们是不是觉得下雨有点难?确实,那是上帝才能做的事情。”

魔术师越过雨幕和人群,终于在人群里找到他的男孩。

“但今天,我要做一些上帝也做不到的事情,”Daniel张开手臂,“比如,我要让这场讨厌的大雨……”

 

“STOP——”

 

奇迹出现了。

瓢泼大雨随着魔术师一声“stop”,豆大的雨滴尽数凝固在半空中。

所有人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有人伸手去碰触雨伞外悬浮的水滴。那些雨滴,在耀眼的灯光中晶莹剔透,每一滴里都像有一个小世界。

路过的公交车里的人们也注意到广场的奇迹,一对正在接吻的情侣不自觉地分开,睁大眼睛看着这个好像时光停顿的雨夜。

“天啊!”姑娘们惊喜地纷纷尖叫,美丽的脸庞上染上兴奋的薄红。

“雨是怎么停在半空中的!”她们试图把手伸到伞外碰触那些水滴,“上帝啊!这是奇迹吗!”

“这不是魔术,是魔法吧!”

 

“别呼唤上帝,上帝可以做到这些吗?”Daniel说,他露出笑容,他的视线始终在人群里还呆呆地看着他的Eduardo身上,他是唯一一个没有兴奋尖叫的观众。

“Now,what about make it……”Daniel抬起手。

 

“——GO UP——”

 

然后今晚第二个奇迹出现了,原本停在半空中的雨滴,开始像违反地心引力一样,缓缓上升。

姑娘们更加大声地尖叫。

“然后,怎样呢?”Daniel问,“好吧,那就让它们跟着我来吧。”

说着,他抬手,雨水跟着他的手势上升的速度加快,当魔术师握拳时,雨水又骤然停在半空中。

 

“渎神时刻结束,”迷人的魔术师站在无数悬浮于半空的水滴中,“看来我的魔术很成功。”

他笑起来,“像上帝一样控制天气并不难。”

“噢,你看上去简直像能控制一切!”他身边的一个姑娘大叫。

“有什么是你控制不了的吗?”另外一个女孩也笑着大声问,“TELL ME!”

 

“我控制不了的?”Daniel收起笑容。

魔术师双手一放,原本凝固在半空的水滴再次化成倾盆大雨坠下。

 

“心。”魔术师这么回答,“永远不要想着控制它。”

 

说完,他拉起自己的风衣兜帽,身体往后一倒,顺势砸在地上,溅起无数水花。

人们定睛一看,雨中哪里还有Daniel Atlas的身影,地上只有一件深色风衣,女孩们围上去,好奇地捡起Daniel留下的风衣。

 

Eduardo没有挪动一步,只是握紧手中的长柄雨伞。

脑海中三年来一直困住他的那场倾盆大雨随着Daniel刚刚那声“stop”全停下了。

有声音从脑海深处传来:

 

——你看不到Daniel了,因为他在水里,在深海里……不,不,他在雨里。雨那么大,你看不到他,可是当他停下这场雨……

——如果他愿意为你停下这场雨,你就会重新见到他。

——你可以想起一切。

——只要雨停了。

 

是谁,说这话的是谁?

对了,是Merritt,是那天晚上Merritt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他想起来了。

一霎那,记忆像决堤的洪水一般,排山倒海地灌进来。

无数的对话、笑脸,那些稀奇古怪的魔术道具,那些扑克牌和玫瑰、鸽子占据了他的所有注意力。

曾经被紧紧锁在深处的记忆渐渐变得鲜活,过往的事情,亲吻、拥抱和抚摸,开始恢复它们曾有的温度和热烈。

 

“很高兴认识你。我是J. Daniel Atlas。The Four Horsemen之一,本世纪最伟大的魔术师,你可以叫我Daniel。”

……

“你难道没看出来我在追求你吗?”

“可我们才认识三天……”

“三天足够了,不是吗?毕竟罗密欧和朱丽叶一见钟情,也就一眼而已。”

……

“我16岁就离开了福利院,利用魔术谋生,20岁开始登台。因为巡演的原因,我对很多城市都很熟悉。我在各地都有房子,纽约、洛杉矶、波士顿、巴黎、伦敦、曼彻斯特、柏林……但即使这样,也没有一个城市是我的家,因为我从五岁起,就是自己一个人了。Wardo,归属感并不来自对城市的熟悉,而是来自人与人的稳定关系。你是客人,我也是客人,我们要不要在一起,成为这个城市的主人?”

……

“如果我想起的事情,都是不开心的事情,怎么办?”

“回忆都是创造的,不是吗?对于创造开心的记忆,相信我,我是专业的。

……

“我一开始除了Daniel这个名字外就一无所有了,我得决定我是谁。所以我决定当一个魔术师,一个骑士,跟世界上其他所有的‘Daniel’都不一样,我希望人们提起‘Daniel’这个名字时,想到的是本世纪最伟大的魔术师和最浪漫的骑士。”

“我也可以塑造我自己吗?不是Facebook的前CFO,不是那个失败者,也不是让Saverin家蒙羞的那个孩子?”

“当然。他们——我是说那些媒体,或者Mark Zuckerberg,没有人能定义你,除了你自己。你可以不停地塑造自己,不被过去所拘,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和希望的那样。”

……

 

“你怎么总爱给我玫瑰?”

“因为你是我的小王子啊,你该拥有一朵玫瑰。”

 

一段段甜蜜的记忆彼此勾连,迅速编织成一座玫瑰花园。

迷雾散去,阳光重新照亮了他的世界,那座奇幻庭院的大门重新出现在眼前。被狠心推出去的小王子终于在长达三年的流浪中回到了他爱情的起点。

 

人群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散去了。

Eduardo还站在雨中,在最初一波记忆冲击过去后,他轻轻将雨伞扔在地上,任由雨水落在他身上。雨太大了,转眼Eduardo便浑身湿透了。

雨水透过他的衣服带着寒气亲吻他的肌肤,他冷得发抖,心里却又热得震颤。

他在赌,赌他的魔术师不可能狠心真的离开。

他在等,等他的魔术师重新为他把玫瑰园敞开。

他不相信Daniel真的会永远将他驱逐。

 

有人弯腰捡起他扔在地上的伞,随后,一把伞从后面伸过来为他挡雨。

“你应该知道,魔术只是障眼法,我不能真的停住一场雨,对吧?”魔术师无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新加坡常下雨,你总得好好撑伞。”

“我会。”Eduardo转过身,他的脸上湿漉漉的,原本梳理得一丝不苟的棕发被雨打得乱翘。

Daniel笑了一下,不说话。

 

Eduardo就这么看着Daniel,眼睛里有千万句话,可是没有任何一个字变成音节被说出来。

Daniel把他刚刚扔在地上的伞递给他,Eduardo看着那把伞递到眼前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地接过来。

像证明刚刚自己的回答那样,Eduardo打开伞,然后后退一步离开Daniel的伞下。

他抬起头茫然地看着Daniel,像暴雨里被遗弃的幼崽,又狼狈又可怜,这模样跟刚刚在后台找Daniel时的那个小绅士判若两人。

 

“我得走了。”魔术师说。

“你要去哪里?”Eduardo的声音有点沙哑,还是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他很困惑,下意识地问。

“我不知道,”Daniel笑了笑,“美国,或者加拿大?我很少在一个地方久留。”

“也很少在一个人身边久留?”Eduardo问。

水滴从他乱翘的发梢掉下来,沿着脸庞滑下去。他的脸湿透了,被冻红的鼻尖上还有水滴,脸颊和睫毛也湿漉漉的,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是的。”Daniel佯装不在意般笑了笑。

“为什么?”Eduardo问。

“因为我控制不了所有东西。”Daniel回答。

 

“我不懂……”Eduardo摇了摇头。

他还很迷茫,这三年就像大梦一场,忽然醒了,却发现所有东西完全不同了。

他们分别的那个晚上,交缠的肢体,那些汗水、甜蜜的私语、金色暗纹的卡片,一切都历历在目,可转眼间,Eduardo却发现魔术师原来早就把他从那个奇幻的世界赶走了。

Daniel甚至不承认自己认识他。

就好像他们在一起生活的那三个月,就是一场奇幻旅行,当他回到现实,什么蛛丝马迹都找不到了。

Eduardo有无数的问题想要问Daniel,可是又觉得任何问题都是多余的了。

他们在一起才三个月,却已经分开了三年。

三年,还能剩下不会被时间改变?

所以他还有什么好问的呢?他怎么确定Daniel还跟以前一样?

 

“早点回家,不要感冒了。”Daniel没有说什么,他跟Eduardo道别,“再见。”

Eduardo眼睁睁看着魔术师转身离开,眼看着他要走进川流不息的人群里了,Eduardo终于追上去,却又因为胆怯而走了两步便停下。

“Danny,”他软软地叫住魔术师,“Danny……Dan……”

魔术师停下脚步,Eduardo这样亲昵地叫他,他没法不停。

Eduardo站在人群里,人流从他们之间那两米不到的距离穿过,那些路人低声说笑,他可以在各色流动的伞下、过客里、雨滴中看到魔术师。

 

Eduardo终于分开人流走到Daniel面前。

“我,”他张了张嘴,好几次都没能发出一个完整的音节。魔术师倒是很耐心,在最后一刻,耐心地等着他说话。

“Danny,”半晌,Eduardo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刚刚你说的、你告诫他们永远不要尝试控制心……”

“是。”Daniel说,他不明白Eduardo为什么提起这个。

“为什么?”Eduardo问。

“因为谁想要控制它、支配它都注定失败,什么都得不到,”Daniel在伞下看着他,温柔耐心地回答,“除了痛苦。”

 

“那不要去控制它,”Eduardo声音有点颤抖,却还是尽力想要把话说清楚,“不要控制它……就只是、就只是……”

“就只是听听它的声音……”Eduardo说,“听听它想要什么。”

Daniel依旧温柔地看着他,但却渐渐收起笑容。

 

“我是说,你可以给予,也可以带走;”他很拼命地表达着自己的意思,“你可以留下,也可以离开……你是自由的,Dan,你是自由的……”

他不知道Daniel为什么三年前要离开他,用这种决绝的方式,他以为Daniel习惯了自由。

魔术师总是到处表演,Eduardo还记得他说自己许多城市里都有房子,可却从来不长住。

而Eduardo很清楚,自己总是想要一段稳定的、安全的关系。

 

他确实是比三年前更成熟了。

那个要用冻结资金来获取挚友注意力的男孩;那个在酒吧,不顾安危、非要赌气打电话给魔术师,非要他来接的小少爷,被他推出去整整三年后,终于成熟了。

他说Daniel可以留下,也可以走,他说Daniel是自由的。

他只是问Daniel想要什么。如果Daniel想要自由,想要离开,他还是会放手的,不会像以前那样任性。

 

Daniel抽了一口气,心痛得像胸膛开了个洞。

他是自由的,可他这三年过得糟透了。

生活很奔波,但这没什么,他只是觉得不开心。

他送走了Eduardo,可他的心在Eduardo身上啊,他丢了心,又怎么开心得起来。

情感的空洞是理智没法填补的。

所以,他想要什么?

面对质问,他要像个控制狂那样,继续用冠冕堂皇的理由去回答,去掩饰心底的渴望吗?

 

Eduardo的希望在魔术师的沉默中,渐渐变成失望,继而又成了绝望。

他低下头,握紧雨伞。

他长到这个年纪,什么事情没有遇过啊,可怎么会有一刻,像现在这么难过呢?

暴雨降临在东南亚的这个小国里,这座城市,这个广场,这条马路,他自己撑着伞,想要缩在伞下小小的空间里。

雨点打在伞布上,滴滴答答的。

他真的讨厌下雨啊。

在雨天里,期待会落空,希望会变成失望,承诺会变成失约,沟通会变成争执,总之,糟糕的会变得更糟糕。

他又不是真的想要一个人为他停下一场雨,雨停不了,他是知道的。

他不过是想,要是有一件事在雨天里不会变得更坏;要是有一个人,能在雨天不跟他吵架,不责备他、不抛下他,这就够了。

 

“它说我爱你。”

Eduardo在雨声中听见魔术师回答,他愣愣地问,“什么?”

“你不是问我,我的心想要什么?”Daniel说,“我觉得我应该离开,但是……”

 

“Love,”魔术师指了指自己心口,“still here.”

 

Daniel终于敞开一切,切开他属于控制狂的铠甲,对他的小王子坦诚,承认自己的软肋,承认自己所有的不确定和脆弱。

魔术师指着的地方,曾经变出过扑克牌,拿出过玫瑰,但他很少让真心话、让真实的想法从那里露出来。

因为它们不像玫瑰和扑克牌那么好看、那么迷人、那么招人喜欢,所以他总是把它们捂得死死的,藏在深处。

这三年,他走遍了全世界,那么多国家、那么多城市,一间间旅馆,一条条公路,一公里一公里又一公里;可是当他最后回到新加坡,回到了他们最初相遇的地方,才发现Eduardo在这里,他的心也在这里,从来没有离开过。

他有一千条一万条道理,来论证自己是对的、他应该这么做。

可是爱情?它毫无道理,它不能被说服,仅此一个理由,就能让那千条万条道理全部溃不成军地见鬼去。

最后,他不得不承认了这一点——三年里他不敢想的这一点,他爱Eduardo,他不想走,也不想放他的小王子走。

 

Eduardo不敢置信,他慢慢抬起手,贴住Daniel心口的地方。

那是心脏的搏动,他的魔术师说,爱情还在这里。

 

“那你会听它的,”小王子问他的魔术师,“你会留下来吗?”

 

 

【完】

 

 

 

 

 【后记】

终于让这个坑和2017年一起完结了。

《爱情重构》2016年7月30开的坑,是我第一篇TSN的衍生文,比我写ME还要早半个月。好吧,我就是从魔盗团2里入坑的啊。没想到转眼就是一年半。再次印证,我写完一个长篇真的得花上一年半载。
作为一个没有大纲的人(毕竟开坑是鸡血为了爽),都是边写边想剧情,老实讲,在13章丹总和花朵分开的那个早上,我曾考虑过要不要就这样完结。

其实我觉得整个故事可以停在那一章的,毕竟《爱情重构》就是个小甜饼,小甜饼就用小甜饼的方式完结就好了。可能你们也会更喜欢一点(毕竟那章热度是最高的……感觉结局章的小红心小蓝手也不会比13章更多了呢,心酸)。

但是考虑了好几天,又觉得不是很甘心。

因为虽说爱情的事情留给爱情就好了,可是生活又不止爱情,那么多问题都没解决。

花朵记忆没有完全恢复。

Daniel还是通缉犯身份,花朵要跟FBI通缉犯谈恋爱吗?

花朵回归普通生活后要怎么跟有案底的Daniel正常交往呢?(爱情不是与世隔绝的啊)

花朵还没跟家人和好,他的心结能完全打开吗?

花朵还没跟FB三人完全和好,也还没跟过去完全告别。

我没法说服自己就这样结束这个故事。

 

So,为了解决以上所有问题,就出现了14章到这里一路狂飙的剧情……所以说啊,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不】。

算了,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而且我也懒。

 

《爱情重构》是童话,我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爱情童话,我自己看来它是甜到齁的,一段浪漫的奇幻之旅,所以剧情也比较放飞,怎么撩怎么来,怎么苏怎么来,怎么狗血怎么来,也有惹非议的omc情节,引起一些姑娘的不满和生气。

我爱我写的每一个故事和每一个角色,但不能否认尽力之后,全文仍有很多不尽如人意之处和许多思虑不周的处理,望见谅。

谢谢看完全文。

 

2017/12/27

 

 

 

另,不知道写清楚没有,花朵“忘记”丹总,并不是真的忘记,而是被Merritt下了心理暗示,不允许想关于Daniel的事,类似心理障碍。

催眠是有解锁暗示的,Daniel让Merritt去催眠花朵时,Merritt擅自下了暗示,说如果Daniel能为花朵停雨,花朵就可以想起一切。

Daniel不了解催眠,也不知道这个,所以Merritt后来哄Daniel去停雨,Daniel傻傻地入套就去了。雨一停,花朵就想起一切了。

对了,咖啡店里的歌是《When You Sleep》

还有两个番外,迟点写。



评论(138)
热度(1200)
  1. 枫林靑望北之川 转载了此文字
< >
——不写、不看、不讨论BE——
已完结与正在写的每篇文都是HE
希望看完故事后,感到很温暖
—One World, One Wardo—
—看文戳分类标签栏直接传送—
微博@兔唧唧_
< >
© 望北之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