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长情告白 13

【13】

没人能拒绝一个大美女想要握手的请求,特别她还是自己的粉丝。

Mark快速握了握Luiza的手然后放开,随即问她:“这边的衣物间在哪里?”

他的T恤上全是咖啡,棕色的液体黏黏的,贴着胸膛的皮肤非常不舒服。

“哦,抱歉抱歉。”Luiza这才回过神,她毫不吝啬在偶像面前展露自己热情美丽的笑容,“跟我来。”

Facebook无论是总部还是分部都有配备衣物间,方便那些不小心弄脏衣服的猴子们换一件新的。

衣物间里提供各种款式及各种码数的T恤、衬衫、牛仔裤甚至还有西装。

不过分部这边的猴子大部分都是亚裔,身形比欧美人纤瘦不少,Mark近几年健身,把手臂和胸膛的肌肉都练得很结实,亚洲这边的M码竟然有点紧了,最后他选了L码的一件灰色套头帽衫。

 

Mark出来时,Luiza正在门前等他。一看到Mark,她又露出那种极具南美风情的大大的笑容。

“Never damage any system,”她念出Mark帽衫胸前的英文,“你选了黑客守则系列帽衫!”

“嗯。”Mark点点头。

他只是随手扯了一件合身的衣服而已,并不是特意因为这个logo挑选的,但Mark当然知道自己胸前印的是什么,黑客守则的第一条,永远不破坏任何系统。

普通人或许不太在意,但对于Mark和Luiza这种geek而言,黑客(Hacker)和骇客(Cracker)是不一样的,他们的最大区别,就是黑客利用漏洞闯入系统,但不篡改任何系统文件,有时候还特意留下痕迹告知安全漏洞,骇客却利用漏洞进行破坏或盈利。

Facebook素来有黑客文化,CEO暴君就曾经是个顶尖黑客自不用说,公司里技术能力处于一线的那批猴子,大部分就是在当黑客黑Facebook时,被反白了挖过来的。

这么浓厚的黑客文化下,衣物间出现这个系列的帽衫不奇怪。

 

“听说你在哈佛当黑客做出Facemash后,被哈佛校委会捉了个正着。”Luiza看到Mark衣服上的黑客守则,想起这件事来,兴致勃勃地说。

“代价是六个月的留校观察。”Mark说。

他还记得自己被哈佛网络安全部逮了个正着后,Eduardo比自己还要紧张,送他去校委会时一直念念叨叨的,让他别顶撞校委和哈佛网络安全部。

小少爷蹲在门口等了一上午,Mark出来的时候Eduardo腿都蹲酸了,直到知道是“留校观察六个月”时,才松了口气。

多年前哈佛的往事依然历历在目,那是他和Eduardo最甜蜜的一段岁月,Mark忍不住笑起来。

“我觉得他们应该奖励你,”Luiza眨眨她那双棕色的甜蜜大眼睛,“毕竟你指出了哈佛网络部门的安全漏洞。”

“巧了,我当时也是这么说的。”

Mark对于Luiza和自己思维的高度重合感到有点惊讶和愉悦。

他耸了耸肩,“鉴于他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也难怪哈佛的网络安全一直堪忧。”

“‘我觉得我应该值得你们的肯定’,‘不好意思,我不太明白’,‘哪部分?’‘我的入侵难道不正指出了你们没注意的系统漏洞吗?’”Luiza一会儿板起脸模仿Mark说话,一会儿又模仿校委会。

然后她自己被自己逗得哈哈大笑,“我都能想象那些一板一眼的校委们气得脑袋冒烟的景象。”

“谁说不是。”她的古灵精怪也让Mark不禁莞尔。

 

“我以为你明天才会来公司。”

Luiza还在为能碰到偶像而兴奋着,完全冷静不下来,“我还打算明天一早就到公司等着,可你刚刚就站在拐角处,对我来说真是个大惊喜!不过刚刚真是惊吓比较多!不敢相信我竟然将咖啡泼到了你身上,god!”

“我只是随意来看看,熟悉一下。”Mark回答,“免得明天他们还要特意派谁来陪我走一遍,我觉得那像是遛狗。”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随和!”他的比喻让Luiza乐不可支,“我可以充当你的向导吗?”

“我‘遛’一下你?”她两只手勾了勾,做出引号的形状,可爱极了,“或者你遛一下我也可以啊!”

 

Mark当然没理由拒绝这个。

他不得不承认,Luiza是个很有意思的女孩子。

刚开始Mark被她与Eduardo同出一辙的南美风情所吸引,但很快,她性格上的爽朗和与Mark一样的程序员思维,就成功让她在Mark的印象里摘掉了“南美”的固化标签。

作为Facebook新加坡分部的数据工程师,Luiza对亚洲用户的行为的了解和深入认知也让Mark非常乐意和她聊天。

而这女孩的教养也很好,谈话的分寸掌握得十分精妙,她虽然非常崇拜Mark,但却从不试图探究Mark的私生活部分。

 

Felix在餐厅找到Mark时,他正和一个棕色长卷发的漂亮姑娘在Facebook的cafe用餐。

姑娘一直在说话,眉飞色舞很是活泼,而Mark很认真地在倾听。

从表情判断,暴君一扫上午的阴郁低气压,难得的心情不错。

Felix愣了愣才走过去,Mark为两人做了简短的介绍。

“明天见,Mark。”在结束晚餐后,Luiza跟Mark告别。

她原来还在叫Zuckerberg先生,但Mark不习惯自己的员工这么称呼自己,于是直接让她叫了名字。

Facebook的文化之一——几乎没有等级距离,既可以直接叫所有高层的名字,也可以当众质疑他们。

尽管如此,Mark亲自让她叫名字,也足够使这直性子的姑娘乐得快要飞起来了。

 

Mark离开Facebook分部,Felix问他,“去医院还是回家?”

“医院,当然。”Mark想都不用想。

“怎么换衣服了?”Felix早就注意到Mark身上穿的不是来Facebook时的那一套。

“一点小意外弄脏了。”Mark说。

他心里还在想着Luiza和他讨论的亚洲用户行为分析,心思完全没在跟Felix说话上,而且咖啡泼到衣服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小麻烦,根本不值得浪费口舌解释。

 

Luiza带来的明快心情让Mark难得恢复了敏捷的思维能力。

在见到她之前,Mark整个人都被各种重负压得像过载的老旧货车,即使精力充沛如Mark,各种层出不穷的情况也使他在很长时间里处于极度疲劳而思维缓慢的不佳状态中。

他进去病房时,Eduardo看上去心情和状态、精神也很不错,Mark觉得今天一定是自己的幸运日。

“Mark,你来得正好,我准备跟Dustin视频,你要不要见见他?”Eduardo笑着问Mark,“你们也好一段时间没见上面了吧?”

 

前阵子Dustin一直缠着Eduardo要视频,他担心坏了,一定要见到Eduardo才放心。

只是Eduardo脸上有两道伤痕,而且瘦得厉害,他嫌难看就没有同意Dustin的视频请求,并一再保证自己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

不过Dustin可没有Chris那么容易对付,前几天Eduardo架不住他的攻势,就把视频答应下来了。

而且Mark的狗——匈牙利牧羊犬Beast也寄养在Dustin家,听说跟Dustin家里那只美短Sunny和英短Pencil相处得还挺好。

 

“Holy shit!怎么是你,Mark!”Dustin一接通视频请求,就看到Mark那张面无表情的死人脸。

“你很不想见到我吗?”Mark问。

“谁想见你,还不嫌烦的,我是要见Wardo!”Dustin非常直白地表达自己的不屑之情,张着脖子好像要把脑袋从屏幕那边探过来张望,“他一定在你身边对不对,快点,镜头移一移!看够你这张脸了。”

“Hi,Dustin,”Eduardo接过手机,“好久不见。”

“哦,我可怜的Wardo,”Dustin一看到Eduardo,就夸张地做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我想死你了!都是Mark,既不让我来,也不让我跟你视频!”

Eduardo歉意地冲着Dustin笑了笑,抬头看了坐在一旁的Mark一眼,笑眯眯对Dustin说,“好的,我一定教训Mark。”

其实他答应Dustin视频还是Mark说服的,是Eduardo自己不敢见Dustin,于是Mark自然而然就去做当拒绝Dustin的那个挡箭牌,反正他天生长了张刻薄脸,这种事最擅长了。

 

刚开始Eduardo还有点拘谨和不自在,毕竟照镜子时他自己也明白这次车祸对他影响有多大,只是Dustin好像完全没发现这点,他夸张的表情和玩笑很快就让Eduardo放松下来,抛弃了心理包袱。

开完玩笑后,Dustin又仔细问了问Eduardo的身体情况,直到他回答再过三周不到就能出院后,才彻底放心了。

接着,Dustin拿着平板在家里到处乱转,给Eduardo展示自己的新家和收藏的各种模型。

“Wardo,你还没来过我的新家对不对?下次来硅谷一定要住我家,我家还修了个可以玩滑水的游泳池!”

Dustin兴奋地又把镜头对准Beast,跟Eduardo和Mark炫耀,这只拖把狗在他家过得可比在Mark家好,“你看Beast是不是胖了一圈?”

结果话才刚说完,Eduardo和Mark就看到Beast兴高采烈地舔了一下Dustin的美短Sunny,立刻被Sunny毫不犹豫一爪子拍在脸上,凶巴巴地冲着它喵喵叫。

“这叫友好?”Mark黑着脸说,虽然一直“蠢狗”“蠢狗”地叫Beast,但这狗在Mark那里可是块心头肉,一只猫都敢拍爪子了。

“这是友好的打闹。”Dustin乐呵呵地解释。

Mark翻了个白眼。

“而且Beast皮糙肉厚,被拍两爪子也没什么啊。”Dustin不以为然。

“我看你也挺皮糙肉厚的,”Mark说,“让我揍一顿也没什么。”

 

Dustin实在是个开心果,Mark其实很满意Dustin的搞怪,也就他能让Eduardo频频笑出声。

他自己就没这种能力,以前Eduardo很喜欢他的冷幽默,但现在那些刻薄的冷笑话根本发挥不了作用,还是得要Dustin那种直性子的逗趣才管用。

挂掉视频后,Eduardo脸还有点红,眉眼弯弯的尚带着笑意。

Mark坐在床边,“这么开心?”

“他们都很可爱,不是吗?”Eduardo笑着说。

“你把Dustin和猫狗一起代称了吗?”Mark问,“他知道会哭的。”

“Dustin很可爱,Beast很可爱,Sunny很可爱,Pencil也很可爱,这话没毛病。”Eduardo翘起嘴角,“我大二迎新时就注意到Dustin了,啊,那个新生像只好奇的小松鼠。”

他的笑容非常柔软,那些沉重的东西都暂时销声匿迹了,Mark不知道怎么的在这一瞬间竟然也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他有点后悔没有早点说服Eduardo跟Dustin联系。

“那是你没见过他以前熬夜敲代码时那个邋遢模样。”Mark不屑。

“那还不是你折腾的?”Eduardo说,玩笑一般拍了拍Mark的胸膛,示意他该有点内疚感。Facebook还没完全架起来时,Mark带着几个骨干要么呼呼大睡一整天,要么没日没夜地拼命,几个人没一个像个人样的。

 

Eduardo拍他没用力,没想到Mark却皱眉哼了哼。

他正想接Eduardo的话,Eduardo就问他,“你怎么了?”

“下午时不小心把刚泡好的咖啡撒身上了。”Mark说。

“严重吗?”Eduardo担忧起来。

“没事,咖啡不算太烫,只是表皮烫伤。”Mark说。

“怎么这么不小心?”Eduardo说,“我看看?”

Mark起身把Eduardo床边的帘子拉上,隔开病房的门和床,然后才拉起帽衫。

他这几年的健身卓有成效,胸膛和腰腹的肌肉都是结实好看的,更显得上面的烫伤格外触目惊心。

虽然Luiza那杯咖啡不是90多摄氏度的开水冲泡的,但直接整杯泼在Mark身上,也够糟糕的了。

虽然他已经做了些紧急措施,但Eduardo还是看到Mark胸膛上红了一块,甚至起了几个水泡。

 

“怎么不处理?”Eduardo看Mark把帽衫穿好,有点不高兴,“你没觉得难受吗?”

“刚好有些事在忙……”Mark想了想,还是没告诉Eduardo,这是因为一整个下午他都在跟Luiza一起,这个女孩有些见解很精彩,吸引了Mark的注意力,使他没太在意身体上的不适。

他要是如实告诉Eduardo的话,Eduardo又要继续抱怨他不在乎自己身体。

“Facebook里有衣物间,换衣服时没觉得有什么问题。”Mark不想让他担心,便转移话题希望引开他的注意力,“你看,分部这边的品味还不错吧?”
“Never damage any system?”Eduardo困惑地歪了歪头,“这是你们Facebook程序员们的准则吗?”

对于这些事情,Luiza很清楚,可是Eduardo可不懂这些

“这是黑客守则。”Mark解释,“是Hacker和Cracker的最大区别。”

“Hacker和Cracker不一样吗?”Eduardo问,“我以为这两个是差不多的?”

“当然不一样。”Mark说,“Hacker不搞破坏,这是黑客的自尊。”

“好吧,我的大黑客。”Eduardo轻轻地揪揪Mark的小卷毛,他当然知道Mark想要引开自己的注意力,好获得‘原谅’,“烫伤还是要处理的。”

咖啡的事情,Mark没有怪Luiza,换了件衣服就揭过去了,这大大咧咧的姑娘自然也就认为他没什么事,很快就将这个意外看作一次惊喜的邂逅。

但这不算多严重的烫伤,还是让Eduardo心疼得不行。

 

“别担心,”Mark亲了亲他的额头,“等会回去前,我会请医护人员帮我处理一下。”

“你是休息不够精神恍惚,把咖啡弄撒了吗?”Eduardo忍不住又问。

他知道Mark最近几个月过得很辛苦,眼底一直犯青,他看着Mark这样也难受得不行。

“可能是。”Mark撒了谎。

这只是个意外,他没打算责怪Luiza,自然也没必要跟Eduardo说这是别人的过失。

“早点回去休息。”Eduardo听他这么回答,更难过了。

他的关心让Mark感到心都要融化了。Mark看着他,钴蓝色的眼睛像深海,眼底都是沉静的温柔。

“怎么了?”Eduardo感到心悸。

“我能吻你吗?”Mark问他,“我想吻你。”

“这个为什么要问?”Eduardo说,他撑起身体往前倾了倾,吻住Mark。


隐藏的一点肉渣


没有任何一种语言能完全表达Eduardo此刻的害怕。

刚刚那些亲密的行为显然让Mark得到了某种sheng理上的满足。

Mark或许自己没察觉,但Eduardo就是能感觉到他心情明显愉悦了不少,Mark在之后跟他的聊天中少了很多之前刻意压抑的暴躁,表现出更多的温柔,像被满足的狮子。

 

正是这样才越叫Eduardo难受焦虑。

他不敢让Mark知道自己失去了感觉,这很可能会彻底毁掉他们之间脆弱的爱情。

他爱Mark,他不想失去他,Mark是他失而复得的爱情,但他不知道怎样才能恢复过来,生理上的、心理上的。

所有人都安慰他,让他不要急,一步一步来,一切会慢慢正常起来的。

可是他怎么能不急?

他觉得他离Mark越来越远了。

他正在各种事情上,眼睁睁地看着他珍惜的爱情一点点地在消失。


TBC


*花花就是PTSD伴有人格解体症状

评论(77)
热度(602)
< >
——不写、不看、不讨论BE——
已完结与正在写的每篇文都是HE
希望看完故事后,感到很温暖
—One World, One Wardo—
—看文戳分类标签栏直接传送—
微博@兔唧唧_
< >
© 望北之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