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命运名为丹尼尔 02 (《爱情重构》番外2)

丹总: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当年是小少爷先勾搭的我【。】

穷得响叮当的流浪魔术师 x 绅士小少爷



2001年 巴西 圣保罗

那是Eduardo 17岁的夏天。

因为祖父没有随他们移民迈阿密,他们家族还有很完整的几条商业链在巴西,所以Eduardo每年都会回圣保罗一次。

那年祖父70岁整,因此生日宴会便办得大了些,几乎整个巴西的上层都到了。

这一辈的三个孩子,大哥Alex已经能独当一面主持大局,二哥Michele招待着客人们,Eduardo作为最小的孩子,负责陪在祖父身边。

Daniel表演的时候,他被魔术师精湛的技巧吸引了。

他的家教很传统,接触的舞台表演都是艺术类的,魔术这种奇巧的玩意儿他很少接触,更别提有人在他面前表演。

他看得目不转睛的,企图找出那些神奇现象的原因。当然这是徒劳的,Daniel当然不会被外行看破玄机。

表演结束后,祖父拍了拍Eduardo的手背,慈爱地说:“不用一直陪在我身边,这也太无趣了。你难得回圣保罗一次,我可不想把你闷着了。也像Michele一样,去找点年轻人的乐子吧,Dudu。”

 

Eduardo一离开祖父身边就想去找那位神奇的魔术师。

可是他长得太漂亮太英俊了,没在巴西的商业教父身边,热情的姑娘们立刻就缠了上来,等他好不容易抽身,哪还有魔术师的身影。

Eduardo找了一会儿,终于在蔷薇园旁看到拿了一杯香槟正在喝的Daniel。

近看才发现,这位魔术师的脸能称得上另一种意义的英俊。削尖的下颚和有点高的颧骨,令他眉眼都很深邃,有种迷人的锋利美感,更别提魔术让他充满神秘的、不可捉摸的魅力。

 

“你的魔术很有意思。”Eduardo赞叹道,“刚刚的表演很精彩。”

“还想看吗?”Daniel笑了。

他记得Eduardo,一直陪在老爷子身边的小公子,应该是老爷子最喜欢的那个孩子。

“你可以为我再表演几个魔术吗?”Eduardo惊喜地问。

Daniel觉得很好玩,这孩子太有礼貌和教养,自己本来就是被请来表演魔术的,他其实只需要提出要求就行了。

“当然。”但Daniel还是想跟他开开玩笑,“但我的表演可不是免费的。”

Eduardo眨了眨眼,“那你想要什么?”

他太可爱了,Daniel笑起来,“你已经付过了。”

“什么?”Eduardo疑惑了。

Daniel伸手在他耳边摸了一下,收手时竟然捻着一枝红玫瑰。

“你是怎么变出来的?”Eduardo眼睛都亮了,他摸了摸耳后,什么都没有,“所以玫瑰是你的‘表演费’?”

“当然不是。”魔术师将玫瑰插进他的西装口袋,“你的笑容和注意力才是。”

红玫瑰配小王子,再合适不过了。

“Jesus……”

这种话Daniel随手拈来,Eduardo却没听过这么绅士又甜蜜的情话,星星点点的灯光和怒放的蔷薇让魔术师充满神秘的温柔。

小少爷被撩得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听见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莫名地觉得有点紧张了,耳朵也烫起来。

 

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外面传来女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魔术师握住Eduardo纤细的手腕,把他往蔷薇园里一带,两个人就躲到了阴影处。

“魔术师先生?”Eduardo愕然道。

“刚刚缠你最紧的那几个姑娘,”Daniel低声说,“你不是很艰难才脱身的?”

“你看到了?”

“当然,”Daniel笑起来,“你得知道你是整个晚宴里最耀眼的。”

Eduardo尽管低调,但从小就是众人的焦点,本来应该很习惯听到这样的形容了,但这话从Daniel嘴里说出来,却让他一阵心悸。

“过来。”Eduardo下意识就反手拉住Daniel,“我们进去。”

 

魔术师跟着他在蔷薇园的小径上七拐八拐。

整个园子像是个迷宫,小径旁种满蔷薇,偶尔挂起几盏小灯,让这里看上去像童话世界。

Eduardo把他带到蔷薇园深处,小径尽头有一个小亭子,也是帕拉迪奥风格,很是小巧精致。

“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Daniel问。

“这里很少人会来,我小时候会在这里躲佣人。”说着,他有点局促地问,“你是不是比较喜欢热闹?”

“我比较喜欢成为焦点。”Daniel说。

“抱歉……”Eduardo露出失望的神色。

“但我不在乎有多少观众。”Daniel说,“刚刚我表演时,你是唯一一个看得很高兴的,你让我的表演变得有意义。”

“你有注意到我!”他简单的一句话,又让Eduardo脸上重新出现惊喜。

Daniel发现这位小少爷真是干净通透得难以置信,一眼就能看到底,什么心思都藏不住,大概因为是家里最小最受宠的那个孩子,才被养出这么甜蜜的性子。

“小王子,想不注意到你,”Daniel说,“恕我直言,很难。”

 

“刚刚表演时的扑克牌是特别订做的吗?”Eduardo红着脸岔开话题,他饶有兴致地向Daniel讨教,“为什么每次都能挑出你想要的?”

“向魔术师讨教秘诀是不道德的。”Daniel开玩笑地说,“除非你想当我的小徒弟。”

“对不起,我真是太好奇了,我很少接触魔术。”Eduardo坦率道歉,“除了扑克牌,还有别的吗?”

“我们玩玩硬币?”

“硬币怎么玩?”Eduardo完全被Daniel吸引住了,眼睛因为兴致勃勃而亮晶晶的。

Daniel坐在长凳上,脱掉西装外套,然后铺在自己大腿上。

他拿出四枚硬币,放在四个角上,侧脸看了坐在身边、专注又兴奋地盯着硬币的Eduardo一眼。

 

这位小少爷有浓密的睫毛,像小扇子似的,眼睛很大,巧克力色的,蔷薇园边上的灯发出淡淡的橘色光,让他看上去柔软干净得令人怦然心动。

Daniel没注意到自己的嘴角始终翘着,笑意没有离开过他的脸。

Eduardo的兴趣和注意力让Daniel觉得自己好像站在了世界的中心,为他表演魔术,与金钱或利益甚至情欲都无关,反而成了单纯的享受——这感觉对Daniel来说新奇极了。

 

他打了个响指,伸手虚抚过硬币,那硬币就变成了玫瑰花瓣。

“天啊……”Eduardo赞叹,看着Daniel西装外套上的四片花瓣说不出话。

魔术师温柔地看了他一眼,随后在每一片玫瑰花瓣上方打了个响指,四片玫瑰花瓣又逐一变回了硬币。

他一个个掂起硬币,握在手心中搓了一下,滑落的又是玫瑰花瓣了。

Daniel将玫瑰花瓣拢起,用手心压住转了一下,手心下便多了一张红桃A的扑克牌。

Eduardo完全被震住了,他已经没办法腾出多余心思去想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只是完全沉醉在奇幻的魔术里,睁大眼睛,看着Daniel把那张扑克牌插回从口袋里掏出的一大叠扑克牌中。

魔术师骨节分明的、修长的手指开始哗啦啦地洗牌,一张张扑克牌在他手上翻飞,当他将它们一下合上,扑克牌不见了,一大把玫瑰花瓣像花雨一样从他手中飘落。

 

“你不是魔术师……”Eduardo好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那我是什么?”Daniel好笑地问。他非常满意Eduardo的表现,这孩子的反应对Daniel而言简直是表演最好的回馈。

“你是魔法师吧……”Eduardo说。

他的脸因为兴奋而染上红晕,Daniel和Daniel的魔术,对他的吸引力几乎到了致命的地步,“你身上藏了一吨那么多的玫瑰花瓣吗?还是你把我家花园的玫瑰都摘光了……”

Daniel被他夸张的问话逗笑,张开手,“你要不要亲自搜搜?”

 

这本来只是一个玩笑,但Daniel没想到的是,Eduardo真的去摸他的袖口了。

尽管Daniel这身行头是专门为参加今晚的宴会而花掉了他所有的钱去置办的,但不可否认,衬衫和西装依然非常廉价,特别是在Eduardo一身高定的对比下,堪称云泥之别。

可Eduardo似乎并没有在意这些,他摸索Daniel袖口的表情就像在触摸最漂亮、最珍贵的艺术品,好像魔术师身上真的有多到数不清的玫瑰花瓣。

Daniel被这种孩子气的好奇和干净的纯真狠狠撞了一下心脏,唇边的笑容渐渐敛起来。当Eduardo终于意识到自己过于兴奋的僭越后,抬头就撞进了Daniel温柔的目光中。

魔术师的眼神就像一张网,牢牢地网住他。可是这个捕猎者太温柔了,被网住的小鹿压根没想到要逃跑。

他回望Daniel的眼神无辜又迷茫,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落入陷阱被擒住。

出乎Daniel意料的是,他甚至凑过去,试探着轻轻亲吻了Daniel的唇。

 

他好像不太懂接吻,仅仅只是贴着Daniel的唇。

“这是?”两人分开后,Daniel笑起来,摸了摸自己刚被亲吻的地方。

从没有人这样吻过Daniel。

当然,他曾在酒吧或者街头跟喜欢他魔术的姑娘们勾搭过一夜情,接吻是最基本的调情,但没人吻他吻得这么轻柔和虔诚。

像Daniel想象中爱情的味道。

 

“抱歉,”Eduardo脸红了,“我只是忽然想吻你……”

“为什么?”Daniel问。

“我冒犯你了吗?因为你看上去太奇妙了,”Eduardo小声说,“那个念头忽然从我脑海里冒出来——我要是亲吻你,会不会发生更美妙的事情……”

“我会回吻你,”Daniel温柔地打断他,笑意在他脸上漾开,“这算吗?”

然后,魔术师拥着他的肩,回吻了这个巴西的小王子——用成人的方式。

Daniel轻柔地舔了舔Eduardo的唇,然后撬开他的嘴,舌头伸进去扫荡过每一寸空间。

Eduardo在最初的惊愕过后,就很柔软地接受了Daniel给的一切,任由他掠夺自己的一切,甚至开始学着魔术师,生涩,却用同样的ji 情回应。

 

两人分开后,谁都没有说话。

蔷薇花一朵朵开得正盛,将庭院里正热闹的宴会彻底隔绝起来,夜色和灯光都刚刚好。

Eduardo脸上的笑容糯糯软软的,像喝醉了的傻乎乎的孩子,眼里的新奇和喜欢藏都藏不住。

“你真神奇,魔术师先生。”Eduardo说,“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人,你在我身上施了什么魔法吗?”

你当然没见过,Daniel心想,你身边总是那些家教严谨的绅士和无趣的小姐们,根本不会有机会接触到像我这样的骗子。

“我更好奇的是,有人在你面前能摆脱一见钟情的命运吗?”魔术师问。

Eduardo愣了愣,耳尖用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那你摆脱了吗?”

Daniel说这话是习惯性地调情,但Eduardo没听出来。他的世界里只有情话和真心话,所以Daniel说什么,他全都相信了。

 

Eduardo问得很认真,Daniel发现自己招架不来了。

“没有。”Daniel漏跳了一拍的心脏让他鬼使神差地坦白了。

“我也喜欢你。”小少爷脸上露出满意又甜蜜的笑容,“你为我表演魔术时,我眼睛都移不开了。”

 

 2013年 美国 拉斯维加斯

“什么,我又输了?!”

Daniel吃惊地看着自己手上的牌。Jack手快,可他手也不慢啊,没道理输得这么频繁。

“是的,你又输了。”Lula得意洋洋,“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Daniel被坑惨了,哪还敢选真心话。正想说要选大冒险,Eduardo在旁边施施然地笑了笑,“选真心话吧,Dan。”

魔术师觉得大事不妙,Eduardo这表情显然是要问他什么了,他本来还想坚持要选大冒险,但Daniel很清楚Eduardo的少爷脾气,现在已经有点不爽快了,要是没顺着捋,等会儿搞不好就要炸毛。

Daniel衡量一下,认命了:“真心话。”

Lula看热闹不嫌事大,而且她特别宠Eduardo,便把问真心话的权力给了他。

“宝贝,你想问我什么?”魔术师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视死如归,“问吧。”

“嗯,我想想。”Eduardo看着Daniel笑起来,开始套话:“刚刚那个孩子,你还记得什么?”

 

好吧,果然就是吃醋了,Daniel心想。

“我记得他很可爱,”魔术师看着Eduardo的表情,斟酌着说,“也很乖。”

“这不就是失忆时候的Bambi吗?”Lula说,“原来你喜欢这类型的啊,果然是控制狂,Danny,你真变态。”

Daniel都要崩溃了,“你他妈闭嘴。”

Eduardo想了想,“我想这还不足以让你记了那么久吧?”

想起那一晚,Eduardo真的非常不甘心,他很想知道吃完就跑的Daniel到底是怎么想的。

 

“好吧,我承认,xing ai确实很辣。”Daniel知道跑不掉,只好坦白,“我混进他家去用的是假名,什么名字我不太记得了,我还哄他喊我daddy,他超乖,还真的喊了,所以你们懂那次是有多火辣。巴西的男孩子,长腿细腰,天真甜蜜又热情火辣。”

“What?!”Lula目瞪口呆,“你不要命的吗?巴西那么多黑手党,那孩子搞不好是黑手党的小太子。”

Eduardo本来也没记得这一茬,Daniel一提就想起来了,顿时脸都黑了,暗地里窝火得差点没把牙给咬碎。

你完了,J.Daniel Atlas,Eduardo心想,人长什么样都忘记了,名字也没问,就记得在chuang上怎么玩的?

 

“所以我第二天凑够了钱,第三天就飞回美国了啊,后来都不敢再去巴西了。”Daniel还不知道自己半截入土,继续老实交代,“但这还是其次的,那孩子让我第一次有了爱情的感觉。”

Lula嗤之以鼻,“明明就是419,装什么爱情。”

“什么意思?”Eduardo倒是愣住了。

他以为当年对于Daniel来说,就是纯粹的419,否则他当时问Daniel要不要当他男朋友,这混蛋为什么第二天天没亮就跑了个不见踪影?七年后他在新加坡撞了自己之后,也已经不认得自己了。

想到这里,“喀啦”一声,Eduardo把手里的啤酒易拉罐捏陷了。

 

“Sweetheart,”Daniel将易拉罐从他手里拔出来,亲了亲他,“听这些你不高兴,还要问?”

“你很少说成为四骑士之前的事情。”Eduardo随口捏了个理由敷衍。

“你问我就知道了啊。”Daniel没听出来,还以为他吃醋,继续顺毛捋,“你想知道,我还能不说?”

“那你继续说说那个孩子。”Eduardo说,“爱情的感觉,嗯哼?”

“因为给他表演魔术,我才知道了要怎么把魔术表演得浪漫又吸引人。”Daniel说,“这么说吧,是他教会了我怎样浪漫地表演魔术,后来才有了Lover的称号。”

“那为什么没交往?”Eduardo最在意还是这个问题,Daniel扔下他跑了,他记得自己气了这事至少三个月。

“他是什么身份,我当时是什么身份?”Daniel笑了笑,“我那会儿身上穿的那套西装,还没他家随便招待客人的半瓶酒来得贵,我凭什么当人家男朋友?”

“你可真混蛋。”Lula不齿。

“你倒是心安理得地跟我在一起。”Eduardo哼了哼。

“这和我们不一样。”魔术师又给了Eduardo一个吻。

“那孩子当时对我就是个新鲜感,”Daniel想了想,“他是个小少爷,没见过我这样的人,觉得有意思才被我吸引了,我跟他交往才是真的害了他。他是个可爱的孩子,会有合适的人真心爱他的。”

“我只要专心爱你就好了,宝贝。”魔术师讨好他的小王子。

 

 2001年 巴西 圣保罗

Eduardo把Daniel拉起来,往另一条小径走。

Daniel随他拉着走,Eduardo走得很急,在蔷薇丛中穿过,没一会儿,他竟然把Daniel带到宅邸的后面。

他找了扇窗子推开,然后脱掉西装外套,翻身就跳了进去。

“来啊。”他探身出来催促Daniel。

Daniel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不介意听他的,于是也随着他跳了进去。

Eduardo关好窗户,又拉着Daniel穿过长长的走廊。

大概因为家里的佣人都在庭院里服务,所以宅邸里没有什么人,Eduardo带着Daniel避了两次,就将他推进了一个房间。

Daniel走进去,转头就看到小少爷把门给锁上了。

 

“等等,这是我想的那样吗?”Daniel不太确定地说。

Eduardo没有回答,他的眼睛亮亮的,把比他年长的Daniel按在墙上,像小动物一样蹭过去讨亲吻。Daniel当然不会放过送上门来的美味。

接下来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他们滚到了chuang上去。

丹总吃小花


TBC

评论(81)
热度(624)
< >
——不写、不看、不讨论BE——
已完结与正在写的每篇文都是HE
希望看完故事后,感到很温暖
—One World, One Wardo—
—看文戳分类标签栏直接传送—
微博@兔唧唧_
< >
© 望北之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