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万有引力与玫瑰园(《爱情重构》番外3)【上】

《万有引力与玫瑰园》【上】


“你拒绝了Bambi的求婚?!”

Lula的声音差点震塌整栋楼,她难以置信地尖叫,“Daniel Atlas,你知道想跟Bambi结婚的人,能塞满我们一个巡回演出的表演场的观众席吗!”

在Lula的高分贝尖叫下,魔术师对自己不小心说漏了嘴的事情悔不当初。

 

四骑士刚刚取消了几场巡演,因此空出了大半个月的时间。往常这种情况,Daniel都会立刻飞回新加坡,但这次他却反常地在巡演结束后仍然留在了四骑士的共同公寓,甚至没有要回新加坡的意思。

Lula想起最近巡演的两个月,Daniel似乎也没有像平时一样和Eduardo频繁联络,于是她对他们的关系表示了适度的关心,结果却问出了这个令她震惊的事情。

 

“我没有拒绝!”Daniel坚决否认。

“我只是把戒指还给了他,让他给我一点考虑的时间。然后他接受了。”

“他这么善解人意,难道还会冲着你发脾气吗?”Lula说,“我可怜的Bambi,求婚被拒绝,还被你晾着两个月,他一定很低落,我现在就要订机票去新加坡给他一个拥抱!”

“在你为他鸣不平的时候,容我提醒你一点,”魔术师没好气地说,“Alexander这样的恐怖分子曾经把Eduardo塞进一个铁箱子沉进海里,而仅仅只是为了威胁我。”

“哦,honey,你真甜。”Lula说,“说得好像不结婚,Bambi就不是你软肋了。”

Daniel哑口无言,但很快他反驳,“不,重点是,你们觉得他的家人,会愿意他和我这样一个差点害死他的危险分子缔结法律上的关系吗?”

 

“哈!胆小,没有自信,患得患失,从不争取。”

一直没说话的Merritt噗嗤地笑了一声,Daniel和Lula这才注意到坐在吧台的催眠师。

Merritt举着名为“力量”的塔罗牌。

“你说什么?”Daniel危险地盯着他。

“我只是在说‘力量’的逆位代表什么。”Merritt耸耸肩。

 

Daniel脸色僵了僵,随即不再看Merritt,继续对Lula说,“难道让他为了我再跟家人闹僵吗?这对他来说绝对是灾难。”

“热爱自由,流浪主义者,无牵无挂。”Merritt的声音又插了进来。

“你什么毛病?”Daniel再次回头瞪他。

“Relax,Lover,谁让我抽中了它?”催眠师举起手中的塔罗牌,假惺惺地自说自话,“逆位的‘愚者’。为什么我今天抽中的都是逆位呢?”

“而且,”Daniel决定无视这个神经兮兮的疯子,他声音拔高,说话的速度也变得更快了,“虽然我的案底洗白了,但是谁能保证我以后还会不会再执行危险的任务?”

Daniel强调,“如果他是我的法定伴侣,他会面对什么?再次提醒,他从小到大都是个乖孩子,他……”

 

“优柔寡断,逃避责任。”

Merritt的判词第三次适时打断了魔术师滔滔不绝的自白。

Daniel愤怒地瞪着Merritt。

“如此巧合,哈?”催眠师举着“Lover”塔罗牌,无辜地看着Lover,“看我抽到什么牌,哦,这不是逆位的‘Lover’吗?”

“‘请问’你在做什么?”Daniel问。

“占卜,如你所见。”Merritt晃晃手中的塔罗牌。

“关于什么?”Daniel又问。

“关于如何解剖一个恐婚主义者?”Merritt戴上帽子站起来,在路过Daniel身边时,把“Lover”这张塔罗牌倒着插入他的西装口袋。

“Or how to be a ‘r-e-v-o-l’?”

 

当Daniel反应过来“r-e-v-o-l”就是倒着拼的“lover”时,脸瞬间阴沉下来,他转身就往门外走。

“对了,Bambi的求婚戒指钻石多少克拉?”Lula犹不死心地追问。

Daniel用力地甩上门,Lula看向一直没有作声的Jack,“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Jack无奈地对女朋友撇了撇嘴。

“What!”Lula委屈地说,“会安心结婚的人,愿意来当骑士吗!就算是你,也甚至没想过向我求婚呢!”

 

这是Daniel和Eduardo交往的第三年了。

虽然因为六年前那次轰动美国的表演袭击,四骑士沉寂了整整三年,没有一丁点消息,而Daniel在这三年间也一直是假死状态,但等他们宣布复出的时候,整个美国都沸腾了。

名为Lover的骑士在当年死亡阴影和玫瑰之吻的故事中重生,一时更是风头无二。

天眼这四位骑士都是聚光灯上瘾的人,三年无法上台让他们都快憋坏了,这次不但复出,案底还被洗得干干净净,于是计划开始魔术巡演。

这一巡演便是一年半,等巡演结束,Daniel和Eduardo策划了他们之间的第一次度假——在加勒比海的博内尔岛。

在度假时,Eduardo拿出了戒指,向Daniel求婚了。

气氛足够好,求婚也足够浪漫,但毫无心理准备的魔术师看到戒指的那一瞬间,懵了。

整个过程非常混乱,Daniel已经不太能想起细节,他只记得自己像抛出烫手山芋那样把戒指还给了Eduardo——

 

“不,我没有不想结婚,我只是……从来没有想过结婚。”

 

那之后,他们在加勒比海地区又逗留了一周,两人都默契地没有再提起戒指和求婚的事情。

不安和愧疚使魔术师产生了巨大的压力,因此一结束度假,他立刻像个货真价实的混蛋一样,逃也似地滚回了天眼。

等巡演结束回新加坡时已经是两个月后了。他蹉跎了几天,在被Lula和Merritt狠狠挤兑之后,Daniel终于鼓起勇气收拾行李飞回了新加坡。

到家时已经十点了,Daniel站在门前深吸了一口气,才鼓起勇气打开门。

 

屋子里黑漆漆的,Eduardo似乎还没有回家。

“宝贝,我回来了。”Daniel朝着屋子里叫了一声,没有应答,“宝贝?”

“好吧,还没回家,或许在公司,”魔术师把钥匙扔在鞋柜上,一边放下行李一边自言自语,“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工作狂,哈。”

没有Eduardo的家有点冷清,Daniel草草洗了澡,然后把自己扔到床上。

床上有Eduardo的味道,那种淡淡的清新的古龙水味道萦绕鼻息之间,让Daniel想起抱着Eduardo时在他颈脖处闻到的温暖香味。

Daniel躺着胡思乱想了片刻,忽然生出用手打一发的念头。

天知道这两个月他心烦气躁,连自wei都没有做过,梦yi根本消解不了他累积的欲望——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Daniel刚把手伸到裤子里摸了摸就停下来并抽回手了。

他一定是傻了。

他的宝贝晚点会回来,他要抱着Eduardo睡上一晚,等明早睡够了,可以精神抖擞地来一场激烈的xing爱。

他应该把精力留在那时候,而不是自己躺在这里一个人傻兮兮地像个无人问津的宅男一样打手枪。

 

次日清晨,Daniel是被阳光晃醒的。昨晚没有拉上窗帘,温暖的阳光透过落地玻璃窗唤醒了他。

Daniel半梦半醒间翻了个身,还没睁眼就习惯性地伸手要捞旁边的人到自己怀里亲,“……宝贝……早……”

然而伸出去的手摸了个空。Daniel睁开眼,这才发现偌大的床上只有他一人。

Daniel猛地坐起来,Eduardo一晚上没回来,还是他已经起床了?

魔术师披上衣服从二楼下来,一楼也没有Eduardo的踪影,看样子Eduardo昨晚是真的没回来。

两层的独栋别墅空荡荡的,一点声音都没有,花园里的花在阳光下安静地盛开,这让Daniel没来由地感到恼火。

Daniel立刻拨了Eduardo的电话——这电话在过去两个月里他还不敢拨。

 

“Dan?”没一会儿,电话那边传来Eduardo的声音。

“嘿,宝贝,”Daniel尽量让自己的听上去不那么像不知道男友行踪而歇斯底里的女孩儿,“你在哪?”

Eduardo奇怪地道,“怎么了?”

“宝贝,你一晚上没回家。”Daniel告诉他。

Eduardo惊讶地说,“你回家了?巡演不是下个月才结束吗?”

“是的,我回来了,”Daniel问,“但是,你在哪里?”

“我在圣保罗,Michele要结婚了,我下周才回新加坡。”Eduardo回答道,“怎么了,Dan?”

“怎么了?”Daniel反问,他忍不住抱怨,“你回圣保罗的怎么不告诉我?”

“我以为你下个月才回来。”Eduardo说,“那个时候我已经回新加坡了,而且你不是一向不喜欢谈论我的家人吗?”

“宝贝,你在生气?”Daniel觉得他话里好像有抱怨。

Eduardo反倒疑惑,“你怎么会这么想?”

“因为求婚的事情以及我们这两个月没怎么联系?”Daniel有点心虚,“还有家人?”

他的二哥要结婚了,而他在圣保罗,Daniel却一无所知,这本来就不正常。

“怎么会?”Eduardo说,“我知道你从没计划过婚姻,我唐突地提出了,而你需要时间和空间思考,这向来是你的处事方式,我怎么会生气?”

Daniel一时竟不知道是该为他对自己的宽容感到欣慰,还是该为自己纠结了两个月,而Eduardo没有任何反应而感到失望。

“如果没别的话,”既然Daniel没有说话,Eduardo便说,“那我挂了?好好休息,Daniel。”

“但我能感觉到你确实不高兴。”魔术师没有回答他,“如果不是我的原因,那是发生了什么?”

电话那边又沉默了好一会儿,魔术师担心地道,“对吗,宝贝?”

“是祖父,”Eduardo声音里的低沉明显起来,“这次回家,祖父身体大不如前了,我很担心……”

 

Daniel知道Eduardo跟祖父的关系格外亲密。

即使在Eduardo跟家里闹翻的那几年,他仍然回圣保罗看望祖父。祖父身体每况愈下,Daniel能明白Eduardo有多么害怕。

“你该告诉我的,这样我可以安慰你。”Daniel问他,“需要我到你身边去吗?”

“可以吗?”Eduardo问,“我以为你不愿意见到我的家人?当然,我可以为你订酒店。”

“这当然可以,而且我想你了,不敢相信我两个月没有见到你。”Daniel哄他,“让我给你一个安慰的吻和拥抱?”

Eduardo的声音这才听起来似乎精神了点,终于承认,“I need my magician.”

“I’m on my way.”Daniel回答。

 

挂掉电话后,Daniel立刻订了飞圣保罗的机票,因为没有直达的航班,计算了一下时间,选择中午起飞、在迪拜中转的航程。

26小时后,Daniel站在了圣保罗的瓜鲁尔霍斯国际机场中。

他出来时,Eduardo已经在等他了。魔术师走过去,扔下行李,直接用力抱住Eduardo,“宝贝,我想死你了!”

“我也是!”Eduardo不管身边穿梭的人群,吻住Daniel,在热情的巴西,隐藏爱情是一种罪过。

 

“给我订了哪里的酒店?”两人上了车后,Daniel打了个哈欠,“我快累死了。看在我为了见你三天两趟长途飞行的份上,宝贝,今晚和我住酒店吧。”

“是这样的,Daniel。”Eduardo挂好安全带,眨了眨眼,“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怎么?”Daniel放下手。他每次这种样子,一定是想自己做什么。

“我没有订酒店。”Eduardo说。

“哦?”Daniel挑眉,等着下文。

“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住我家?”Eduardo试探着问,“好吧,如果你不愿意,我现在可以帮你订酒店。”

“老实交代吧,”Daniel问,“怎么回事,小骗子?”

“是祖父想见你,”Eduardo咬了咬唇,“祖父说,Alex有交往对象,Michele也要结婚了,问我有没有女朋友。你知道我不会对祖父撒谎……”

“所以,男朋友,哈?”Daniel拉着安全带还没扣,一副随时要开车门跑路的样子。

Eduardo双手合十,“所以他想见你。”

“你确定你祖父不是打算把我骗过去,然后一枪崩了我?”Daniel道,“如果他没这么想,但对你父亲和哥哥们来说也是个好机会。”

Eduardo恳求地看着Daniel,“祖父最疼我,他也会喜欢你的。”

“换了别的男人或许,”Daniel自嘲,他指着自己,“但害你被人绑架还扔到海里的这个,我看未必。”

“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Eduardo说,“不会算旧账的,我不会让人为难你,相信我。”

“宝贝,你真甜。”Daniel凑过去亲了他一下。

他永远没法拒绝用这种眼神看他的Eduardo,特别是他两个多月前才拒绝了Eduardo的求婚,就那一次,已经让Daniel内疚到现在。

“我是你的骑士,没人能伤害我,别担心。”Daniel坐回副驾驶,扣好安全带。

他对着后视镜检视自己脸上有没有匆忙没刮干净的胡渣,“送我上战场吧,宝贝。”

 

尽管Eduardo已经跟管家Vernon打了招呼,今天会带男朋友回来。但当Daniel出现在Saverin家宅时,众人仍然惊呆了。

“Mark Zuckerberg?!”Alex惊叫出声,但很快知道自己认错人了。

“No,”Daniel没给他纠正机会,主动冲他伸手,“J.Daniel Atlas,Mr.Saverin.”

“J.Daniel Atlas?你怎么在这里?”准新郎Michele差点摔下楼梯,他倒是没有认错人,显然比起Alex,酷爱艺术和流行文化的Michele要更熟悉大明星。

“他是我的男朋友。”Eduardo坦坦荡荡,然后看向Roberto和Paula,“爸爸,妈妈,这是我交往三年的男朋友,J.Daniel Atlas。”

“男朋友?”Roberto皱起眉,“谁让你带他来的?”

“初次见面,Saverin先生。”Roberto的话让Daniel有点尴尬——也只有一点而已。毕竟不受欢迎预料之中,因此魔术师仍旧保持着漫不经心的微笑。

这让Roberto更觉得他傲慢。

而这话对Eduardo而言就十分难堪了,他担心Daniel觉得孤立无援,轻轻拉起Daniel的手,准备回答父亲的话。

 

“是我让他带过来的。”

所有人看向门口,巴西曾经叱咤风云的服装业帝王Eugenio坐在轮椅上,半年前他身体状况急转直下,已经走不了路了,由管家Vernon将他推进来。

他已经八十多岁了,满头白发,脸上岁月的痕迹却没有减损他的威严,只是看着最小的孙子时,眼里有明显的温柔和慈祥,一看就知道Eduardo是他的心尖子。

“父亲?”面对Eugenio,Roberto也不得不退一步,“但是这个人……”

“你就是Dudu的那个魔术师?”Eugenio看了Roberto一眼,没有理会儿子的疑惑,转向Daniel。

“是的,Saverin老先生。”面对Eugenio,Daniel也不自觉地收敛起平时那种漫不经心的笑容。他放开Eduardo的手,站直身体,直视Eugenio。

“不错。”Eugenio点点头。

不错?祖父觉得这男人不错?

Saverin家比较大的那两兄弟一时间摸不着头脑,面面相觑。Roberto脸色不太好看,但Eugenio一说话,连他也没有异议的余地。

 

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餐,正好是下午茶的时间。

三天两趟长途飞行,Eduardo本想让Daniel小睡片刻,谁知道被他叔叔的两个五岁的孙女儿Anita和Elita认出Daniel是“电视上那个神奇的魔术师”。

Daniel表演了个小魔术,用几颗精致的小星星收买了两个可爱的小家伙。Anita和Elita立刻就成了Daniel的小尾巴,他去哪里她们就跟到哪里,缠得紧紧的。

好不容易傍晚时被保姆带走后,Daniel才歇了口气。

“你这魅力,从5岁到50岁都是通吃的。她们前几天还黏着我,你一来,她们眼里都没我了。”Eduardo走到他身边轻轻踢了踢他的皮鞋。

“吃醋了?”Daniel问他。

“我跟你的女粉丝都不吃醋,跟孩子吃什么醋。”Eduardo好笑,“以前没见你跟孩子相处过,倒是意外的耐心。”

Daniel说,“你看她们的眼睛,跟你一样,我看了就想对她们好。”

“哦?”Eduardo说,“家里棕色眼睛的姑娘特别多,看来每个都得是你的小公主了。”

“可我不要公主。”Daniel一把把他拉到怀里,“我要的是这个。”

“Dan,我很抱歉,我父亲……”Eduardo说。

“别在意,宝贝。”Daniel亲了他一下,满不在乎地道,“在他们眼里,我是来抢珍宝的恶龙,没把我轰出去已经很好了,不是吗?”

 

巴西晚餐开始的时间都有些晚,直到将近9点,一家人才坐到餐桌前。

小姑娘无可救药地迷上了Daniel,入席后,Anita和Elita非要坐在他两边,谁说都不管用。

Eduardo无奈地让出自己原本在Daniel身边的座位给Anita。

Eugenio身体可能真的不太好了,晚餐没有吃很多,早早就离席了。Daniel注意到Eduardo在祖父离开时满脸藏不住的担忧,他下意识就想搂着Eduardo安慰,但Anita坐在他们中间,Daniel也鞭长莫及。

Eugenio离席后,餐桌的气氛活跃了不少。原本只有男性在谈话,现在女眷也加入了进来。

多亏了两个小家伙,Daniel轻松地融入了餐桌的话题,等用餐尾声时,男人们已经聊着金融和酒,年轻的女眷们则几乎把话题都黏在了英俊的魔术师身上。

Daniel没有高学历,也没有世俗意义上可以定义为精英的履历,但他胜在见识多且经历不凡,还幽默风趣,因此融入餐桌很简单,迅速成为女眷们话题的中心。诚如Eduardo所说的,他对女性总是很有一套。

“大部分的魔术师都知道,注意力是魔术的关键,但很少有魔术师知道注意力的小秘密,”Daniel笑着说,“注意力每20秒就会有一个小小的间歇,但是如果用动作、语言和笑容重新调动观众的注意力,那么你的魔术就永远不会露出破绽。”

“就像这样。”Daniel对Michele的未婚妻Ella眨了眨眼,随后打了个响指,再摊开手心时一颗星星已经在那里了,“看,很简单。他们不会注意到实际上我是从袖口抖出了这个小东西。”

Ella笑得倒在了Michele身上。

 

“魔术就是骗术。”

原本正在和Alex谈论巴西政府最近针对贫民窟的一系列措施的Roberto忽然看向Daniel,“收起你拙劣的障眼法,Atlas先生,这里不是你的舞台。”

“Roberto,NO.”他身边的Paula不太赞成地道,对丈夫摇头,“这不是对的时间。”

Roberto握住妻子的手,按住她。

Daniel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而当他不笑的时候,脸上的棱角愈发锋利危险,而这正是Roberto所最不喜的。

“父亲?”没等Daniel出声,Eduardo已经先开口了,“为什么要在餐桌上说这个?我们等会儿私下谈谈,好吗?”

“现在餐桌旁没有外人。”Roberto转而看向自己小儿子。这话倒是真,现在只有Roberto一家和Roberto的弟弟一家,都是自家人,非常亲密。

“总好过在Michele婚礼上丢人的好。”因此他一点情面都没留,“因为你带来的人使这里变成了一个廉价的舞台,但你不应该把他带到这里。”

“停下你的话,”Paula抽回手,严肃地警告丈夫,“你不能这么说。”

 

气氛不对,餐桌所有人都停下了用餐和谈话,已经吃完还不舍得离开Daniel的Anita和Elita不安地扭动着,Alex对保姆使了个眼色,保姆把两个孩子抱走了。

直到孩子离开餐桌,原本紧紧抿着嘴的Eduardo才开口,他忍耐着,“祖父想见他。”

“你应该拒绝。”Roberto说。

Eduardo有点恼火,“Alex可以把Darcy带来这里,Michele可以和Ella在这里举行婚礼,而为什么我却要拒绝祖父的要求?”

“因为她们都没有被FBI通缉过,”Roberto说,“她们也没有害你两个兄弟被绑架过。”

他看向Daniel,“你知道因为你,他现在每年在安保上的花费高达百万吗?”

Roberto的话非常冷酷,Alex和Michele都觉得不妥,但是对于Eduardo当年的意外,他们也始终不能释怀,这也是兄弟俩始终不满Daniel的原因,因此两人皱了皱眉,但并没有为小弟出声,而只是静观其变。

“我知道。”Daniel平静地回答,在死寂的饭厅中,他的回答无比清晰。

“你知道他因为你,差点死了吗?”Roberto又问。

“我知道。”Daniel承认。

“那你为什么在这里?”Roberto问Daniel,“没想过我们并不欢迎你?”

“或许因为你们惩罚他,让他一个人在新加坡,给了我用‘拙劣的障眼法’讨他开心趁虚而入的机会?”Daniel讽刺道,“或许因为你太想要一个好儿子,而他只能在我这里做他自己?”

Roberto勃然大怒,他一拍桌子,“你曾经也很讨亚瑟·特瑞斯勒的开心,然后你把他洗劫一空,你这个通缉犯。所以准备要在我儿子身上故技重施吗?”

“父亲!”Eduardo反驳,“Daniel不是通缉犯!他也不是在骗我!”

“当年你跟Mark Zuckerberg交朋友时,他也不是在骗你!结果呢?!”Roberto说,“在你眼里,他或许是罗宾汉,但是罗宾汉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在我眼里,他就是个诈骗犯、犯罪者,而你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吗?”

 

这话Eduardo根本没法反驳,但他也没法忍耐父亲刻薄的评价,腾地站起来,愤然离席。

“Saverin先生,”Daniel也站起来,“你讨厌我,我无所谓,但是你不能一直对他的失败耿耿于怀。”

“你这是什么意思?”Roberto眯着眼睛危险地看着他。

“他在Zuckerberg身上栽倒过,”Daniel说,“但他已经走出来了,甚至早就与Zuckerberg和解了。这几年他会去硅谷参加Facebook的股东大会,那之后他和Zuckerberg他们都会有一个游戏之夜,这你知道吗?”

“那又怎样?”Roberto不以为然,“这是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和你也没有关系。”

“而你却仍揪着他的过去不放,把我看成第二个Zuckerberg。”Daniel站起来,理了理衣服,“Saverin先生,这罪名我不会背。”

“你这不是担心他,而是不信任他,这才是使他最难过的事情。”Daniel的话很平静,但话语却非常尖刻,“收起你恶意的指控。”

“我不会为Zuckerberg曾经对他做过的事情买账,但我也不会对我不会做的事情买账。”

 

Daniel离开饭厅后,管家Vernon追上他,“Atlas先生,我带你去房间休息吧,Eduardo少爷说直接在他的房间休息就可以了。”

“他在哪里?”Daniel问。

“少爷刚刚开车出去散心了。”Vernon回答。

“他开车去哪里?”Daniel有点着急了,“这气头上,你们不担心?怎么不拦?”

“拦不住的。放心吧,Atlas先生,少爷不会又撞坏法拉利泄愤的,他可能……在海边,红色的法拉利。”Vernon想了想,给了他一把车钥匙,“如果你想找他的话,可以开这台车。”

“撞坏……”Daniel有点吓到,少爷脾气不小他是知道的,“好吧,谢谢。”

 

Daniel找Eduardo花了点时间,但是不算太难,Vernon很了解自家最小的少爷,因此给Daniel指了个少人的海滩。

Eduardo开出去的红色法拉利黑夜里也很显眼,Daniel一下就看到了。他停下车,跑到法拉利那边,车是空的。

Daniel知道他肯定在附近散心,于是锁好车去找他。

魔术师找到Eduardo的时候,他正坐在海边喝酒,身边已经扔了两个空瓶子了。

“嘿,宝贝,真巧。”Daniel走过去。

Eduardo抬头看了他一眼,又背过身,又灌了口酒,“Leave me alone,Daniel……”

魔术师在他身边坐下,“我被你父亲嫌弃已经很可怜了,宝贝还要在我身上撒气吗?”

“我不知道父亲会直接……对不起,第一天就……对不起,Dan……”Eduardo一口灌光手里的瓶子,他摇摇晃晃站起来,“我要再买一瓶……”

“你已经喝够了。”Daniel拦腰抱住他。

“放开我,我好久没喝巴西的酒了……”Eduardo推了他一把,又说,“走开……”

“回家睡觉,太晚了。”Daniel知道他醉了,抱紧他,“睡醒就不生气了。”

“放开,别管我!”Eduardo在他怀里挣扎。

“别发脾气,宝贝。”Daniel耐心地哄。

“你不明白!”Eduardo一把推开魔术师,Daniel没料到他会发这么大的脾气,一下被他推得踉跄了几步才站稳。

“回来!”Daniel刚刚在Roberto那里受了气已经很暴躁了,现在还要哄一个发脾气的小醉鬼,耐心几乎耗尽,“我不明白什么?!你给我过来,Eduardo!我数三下,你再不过来我就走了!一——二——!过来!快点!”

 

“我很生气!”Eduardo冲他大声喊叫,但是海浪的声音几乎把他的喊叫拍打得支离破碎。

“你!父亲!都让我很生气!”

Daniel看他眼睛红了一圈,头发都被海风吹得乱糟糟,天大的火都发不出来了,他烦躁地抓了抓脑袋,“天啊,宝贝,到底怎么回事?”

“父亲不信任你!”Eduardo大声道,“他怎么可以这么说话?!”

“他不了解我!没关系,”Daniel一往他的方向走,Eduardo就后退,喝多了后退还摇摇晃晃的。

魔术师怕他绊倒,只好保持距离。

为了在呼啸的海风里让Eduardo听见他的话,魔术师也冲他大喊,“时间会告诉他,他是错的!好了,宝贝,过来我这里!快点!”

 

“我不要!”Eduardo大声拒绝。

“你!”Daniel气死。

“你也不信任你自己——”Eduardo红着眼睛,“对,没错,我最生气的就是这个,你根本——不信任——你自己!”

“我没有!”Daniel摊开手,“都说我自恋,不是吗?”

“你不相信自己可以负责,否则你为什么拒绝我的求婚?!”

“哦,宝贝,你一直在介意这个!”Daniel说,“Damn it!我就知道你会耿耿于怀!”

Eduardo没理他,踢开脚下的空玻璃瓶子,他赤着脚,脚上都是沙子,“你说你没考虑过婚姻,都是假的!你拒绝我求婚的原因,只是害怕自己做不到!”

Daniel一下愣住。

 

“Daniel Atlas是个胆小鬼!”Eduardo声音有点发抖,嗓子都是哑的。

“你知道我为什么求婚?!在博内尔岛,我去潜水,你害怕我出意外,你又想起Alexander的事情,你做噩梦我淹死在海里!你怕我消失,怕我离开!你别以为瞒得过我!”

“所以我想,是时候了,我要向你求婚,我要给你这一生的承诺!或许这样你就可以安心了!”

“然后,看看你!”Eduardo抹了抹眼睛。

Daniel被骂得既心疼他又不敢反驳。

Eduardo还没骂完,“你总觉得自己没法负责,怕让我失望,你不敢许诺!你这个胆小鬼、懦夫,从来不觉得自己能做得到!也不觉得自己能做好!”

 

魔术师无言以对,站在沙滩上,看着喝醉了崩溃的Eduardo,咸腥的海风刮在脸上,他这才发现自己早已经被Eduardo看穿了。

“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不自信?!”

Eduardo说,“六年前你觉得自己做不到,索性一走了之,懦夫、胆小鬼!可你看看现在,我们交往三年了!你难道做得不够好吗?!”

“如果你觉得自己做不到完美,可还有我,不是吗!”他大声说,“我每年花上百万美金的安保是为什么!你可能做不了十分,可你做七分,剩下三分我来不就行了吗?!”

“父亲不相信你,”海风吹干了他脸上的泪痕,“Daniel Atlas!你也不相信你自己!”

“只有我相信你!”Eduardo说,他红着眼睛,“我真的不明白,怎么样才能让父亲知道你有多好?”

Daniel看着Eduardo慢慢蹲下来。

喝醉的他在海边开始像个孩子一样委屈地哭,伤心地胡言乱语。

“我要做什么,他们才会知道你有多好?”

“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知道你有多好?”


TBC


剩下的是本子福利啦,本子见【点我

为啥你丹见家长,头秃的是我?

标签: tsnDE爱情重构
评论(28)
热度(362)
< >
——不写、不看、不讨论BE——
已完结与正在写的每篇文都是HE
希望看完故事后,感到很温暖
—One World, One Wardo—
—看文戳分类标签栏直接传送—
微博@兔唧唧_
< >
© 望北之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