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期而至——评兔唧唧太太《危险边缘》

惶恐地收到长评orz……谢谢,没想到过这么久还能收到长评TvT,一篇写了差不多30多万字还坑掉的文,我觉得你们可能想打我_(:зゝ∠)……但是收到了这么真诚的长评……啊,谢谢!

胖得像个二百斤的鼠子:

想了想还是写个评论
毕竟得到弃坑实锤的一万点暴击
我甚至想做个恐怖分子把我所有喜欢的作者抓起来逼她们填坑。🌚

希望大佬不要嫌弃我文笔拙劣至极。




我不太记得第一次看危险边缘是什么时候了,大概三年前左右吧,不是很长,可是它陪伴了我高中最为艰难的时光。


这是让我再一次体会到幽暗密林的所有景象,上一次是电影。只是更深地想象到以前没有的东西。

和瑞文戴尔一样的星光降落在宫殿深处,在精灵王的脸上,他无数次低敛着眼睛,沉默寡言地凝望着在国土之外的一切变化。

千百年过去,那些微小的生灵都湮灭于时光的波涛,而他伫立在尽头,永恒不变。

他比爱隆王更像个智者。

瑟兰迪尔看到了利益,而非自我满足式的博爱牺牲。

瑟兰迪尔一直给我是这个感觉。

他的锋利,冷酷,美丽,都像是电影里的那样,被平平地印成纸上传奇,躺在书籍的深处供人窥探一二。

而我从无胆量去肆意猜测,一点臆想都感觉是对神明的亵渎。

我瞻仰,恐惧着所有的猜测,想着不听不看不说,他就在那个镜花水月里的镜头里永恒不变就好了。

可是危险边缘真的让我触碰到了神祗。

他被注入血肉,他也不再是传说。

他变得触手可及。

我看见阳光和星辉交替倒影在他的脸上,而他看着他的孩子和子民,目光深处的柔软让我看一眼都觉得热泪盈眶。

他对莱戈拉斯的爱太过无言,沉重得让我觉得胸腔里的心脏怦咚怦咚地跳的厉害,他眉梢上的白霜终于是被春天的绿叶所融化。

千百年的战火和伤痛,身为王的荣耀,高傲和坚持,在孩子近乎无赖般锲而不舍的追逐下消失殆尽。

他只是一个父亲,对着血脉相连的幼子无可奈何,最后只能被逼得步步后退,避无可避。

年幼的王子将他所有的热情都给予给心尖儿上的Ada,在魔戒里罗利安闪耀星光下的微笑我觉得在密林也曾出现过无数次,只不过更为稚气,也更容易打动人。

他们让我觉得肉欲都无关紧要,莱戈拉斯只要永远做那个在瑟兰迪尔眼前长不大的孩子,就美好得让人心碎。

他爱他,他也爱他。不同的爱,彼此却都将对方紧紧地融入自己漫长的生命里,比所谓的三生三世来得更加荡气回肠。

百年光阴,始终如一。

莱戈拉斯透过父亲的眼泪看到陨落的多瑞亚斯,精灵王心头永远的创伤,这一刻他终于跨过了那多出来的数千年的时光,他渗入到了父亲的过往,他们在回忆里重叠。

都是有过肆意妄为的年纪啊。

那种带着深爱的耳鬓厮磨所引发的震撼总是让我情不自禁地泛起老母亲(智障(并不)般的微笑。

可是世界上从来都没有永恒不变的童话。

他们是精灵,漫长的寿命不比人类的短暂,注定战火纷飞的岁月终将来临。

莱戈拉斯也不是人类青年,可以肆无忌惮地追求喜爱的姑娘,父亲对他而言,权威始终如一。他无法僭越,那是他对瑟兰迪尔的尊重,也是对他爱情的承诺。

瑟兰迪尔也不是娇俏的少女,他六千年的阅历让他缄默不言,却把自身削成利剑。

可唯独对唯一的孩子硬不下心肠。

这近乎真实的爱情使人盲目,年少轻狂的王子开始幻想所有能憧憬到的美好。

这让他无视了潜在的危险——那盘踞在废墟里伺机而动的黑暗。

莱戈拉斯终于还是在多尔古都受了重伤,那讨父亲欢心的礼物变成了悬在他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印象最深的就是莱戈拉斯在伤重之时朦胧间瞥见的那双血迹斑斑的手,瑟兰迪尔有多么从容优雅,这一刻的反差让我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他爱得何其深沉,莱戈拉斯拥有着无尽的未来,而他的父亲却只拥有他。

血脉相连所给予的包容足以让精灵王最终接纳他的孩子。

他站在瑞文戴尔的领土上,假装淡漠地看着自己的亲子在亲情和爱情之间徘徊,他明白让莱戈拉斯舍弃这一百多年所有的朝夕相对是多么痛苦。

他被硬生生剥离出对方的爱情。

他们何曾为恶,却要承担命运带来的嬉闹。

在最悲伤的性爱里,瑟兰迪尔被迫吐露所有的秘密,他的眼角会带着濡湿,那是他两千多年被消融的孤独,那是他忍痛得到的宝贵子嗣。无论多少次的询问,他的选择必然会是莱戈拉斯。

欧瑞费尔是他回忆里的仰望,莱戈拉斯则是他生命里的传承。父母永远都会偏心于孩子,因为他被他孕育,这期间的苦楚可想而知。比起父亲的遗物,精灵国王更无法承受的是莱戈拉斯收到一丁点伤害。

他是活在当下的,他昔日所承受的苦楚已经凝结成疤痕,就算隐痛让人难熬,可是进一步的失去显得更为残酷。

莱戈拉斯由他创造,是他倾注心血所凝聚的珍宝。

他说了一些话,可那些没说的却更加让人心痛。
莱戈拉斯只能回以父亲的尊称来表示他的爱情,而他又何尝不是。

他怎么可能舍得那个尚且年幼的精灵收到伤害,更遑论这痛苦来源于自己。

他沉默,展露的身体已经是对莱戈拉斯一百年来的痴缠的回应。

所以对方选择了亲情——它是他爱情的起源,莱戈拉斯怎能任它消亡。

他爱自己的父亲,亲情之上的爱情无可撼动。

“无论重来多少次,都不会改变。

我如此坚信这一点。”

他承诺。

在莱戈拉斯醒来时,他的第二次爱情也如期而至。



谢谢老师将他们的欢喜悲伤展露给我,让我更加热爱他们。

谢谢您让他们在我的生命里鲜活如初,永不褪色。
 @望北之川 真的感谢您给予的一切。

让我甚至梦到了要派瑟兰迪尔个人电影还是四部曲的美梦……我醒来两个小时还认为这是真的😂😂😂😂

(鞠躬)

评论(38)
热度(72)
< >
——不写、不看、不讨论BE——
已完结与正在写的每篇文都是HE
希望看完故事后,感到很温暖
—One World, One Wardo—
—看文戳分类标签栏直接传送—
微博@兔唧唧_
< >
© 望北之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