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恋爱实习期 03

敢吃醋不敢吃实习生的马总x又甜又软的实习生小花

年龄差11岁

除了傻白甜就什么都不剩的恋爱故事

【3】

马克在Facebook收到来自爱德华多的私信时,克里斯和达斯汀正在跟马克讨论关于新上映的那部Facebook电影。

大卫·芬奇做的导演,编剧索金是马克最喜欢的编剧之一。

马克想请Facebook所有人看电影,克里斯不是很同意这件事,因为这意味着马克需要公开发表对电影的感想。克里斯不觉得就马克那张嘴能说出什么好话,如果得罪好莱坞,让那些明星们在推特吐槽Facebook和马克,克里斯向马克保证自己立刻就会递交辞呈。

而达斯汀觉得Facebook有电影很酷,所以坚决地站在了马克身边,克里斯正头疼着。

马克正要回答克里斯,手机的客户端显示了爱德华多的私信,他低头直接点开,没有内容,只有“扎克伯格先生”几个词。

马克回了个问号,“?”

爱德华多:“我想问你一件事,先生……”

马克:“问。”

爱德华多:“先生,我想问的是上周被警方带走的那个程序员……怎么回事?”

马克:“他在网络上卖一些药物。”

 

“马克?”克里斯看到暴君在他说话时堂而皇之地划开了手机——尽管刚刚马克也心不在焉地听着克里斯的慷慨陈词,但好歹也是在“听”着不是——开始跟人发私信,忍不住提高了声音。

“马克,我在跟你提很严肃的事情。”

“我能听到你在说什么。”马克一边回复手机里的私信一边敷衍地安抚克里斯,然后他看到爱德华多又提了一个问题。

爱德华多:“……那个人,是发骚扰信的匿名者吗?自从他被警察带走后,我再也没收到过匿名信了。”

马克想了三十秒,他本来可以糊弄过去的,爱德华多并不太懂这些,但最后还是诚实地回答,“是的。”

爱德华多:“你是怎么找到他的,先生?”

 

“马克,小太阳终于又理你了?”站在马克身边的达斯汀瞄到手机屏幕上的爱德华多的头像。

马克曾经跟达斯汀提到因为匿名信的缘故,爱德华多已经躲避他将近两周了。

在把科威·李维斯送进警局后,并不知道他就是跟踪狂的爱德华多仍然小心翼翼地避着马克,直到一周过去,他才犹豫着询问。

“等等?小太阳?”克里斯看了看达斯汀,又看看马克,“什么小太阳,你们在说什么?”

“嗯。”马克头也不抬地在往手机对话框中输入,“他问我李维斯的事情,问我是不是黑进过他的邮箱。”

“认真的,你们是不是又做了什么我不知道的?”克里斯头疼地说,“谁来给我解释一下‘小太阳’?”

“是个实习生,巴西裔美国籍犹太人。长得超级可爱,笑起来像南美洲小太阳,而且工作能力特别好,”达斯汀向克里斯解释,“马克喜欢他,想泡他。”

“你竟然学肖恩泡实习生了?”克里斯尖叫。

“我没有学肖恩。”马克说,“我没打算泡他。”

“那你告诉他了吗?”达斯汀紧张,“千万不要告诉他,这会让你看上去像另一个跟踪狂!”

“我说了。”马克说,“我说我黑进他邮箱里通过骚扰邮件查到的人。”

“上帝啊!”达斯汀也加入了克里斯的尖叫行列,“你完了马克,他怎么说?!”

而克里斯,已经不知道该教训他们电影的事情还是泡实习生的事情还是侵犯个人隐私的黑客行为了。

说真的,他不过是去了欧洲半个月,怎么就闹出这些呢?

“他说了‘谢谢’。”马克回答达斯汀。

“没了?”达斯汀问。

“没了。”马克说。

“这个谢谢的意思,应该是‘请你远离我的生活’的礼貌说法。”达斯汀痛心疾首,“哦,我就知道!马克你总能在爱情上搞砸一切。”

克里斯:“……希望你们两个都能有点自知之明,不要祸害实习生。”

马克:“……”

 

匿名骚扰信的事情结束了,跟踪狂也被马克解决了,但爱德华多还是躲避着他。

虽然爱德华多不会再像上次在咖啡吧台前那样装作没有见到马克,但好几次碰到马克,爱德华多打完招呼后简直像落荒而逃一样。

达斯汀碰到过几次,小朋友看到马克,脸都红了,慌张得好像马克是什么洪水猛兽似的。

马克没什么所谓,反正爱德华多再过一周就要结束实习回哈佛了。

CTO倒是非常恨铁不成钢,觉得爱德华多肯定也对马克有意思才脸红的,马克还是非常有希望,于是频频催促马克去追求小朋友。

马克没对达斯汀说那些糟心的邮件,但暴君很明白爱德华多为什么脸红还避着他。

匿名邮件中,那个变态不止一次对爱德华多描述马克用xia流的手法qin犯爱德华多,爱德华多一看到马克就想起那些骚扰信。

而且小朋友知道他看过骚扰信,肯定更加尴尬羞耻,哪里还敢往马克身边凑,躲他都来不及了吧。

这不是马克的错,但爱德华多看到他就跑,马克也能理解,没办法,就这样吧,马克也不想逼他什么。

 

在这批实习生实习期的最后一天,大卫·芬奇导演的关于Facebook的电影终于上映了。

尽管克里斯颇有微词,但马克最后还是决定请Facebook所有人去看电影,并且给他们都点了一杯苹果马丁尼。

爱德华多拿到的电影票是最后一排的第二个座位,他本来想坐中间,但既然拿到这个座位那也没有办法,爱德华多小小地郁闷了一下。

马克给Facebook的猴子们租下整个影院,但爱德华多路上注意了一下,并没有见到马克的身影。

影厅的灯灭了,电影开始播放,爱德华多身边的座位仍旧是空的。电影开始五分钟后,有人在他身边坐下。

爱德华多好奇地转头,竟然看到马克坐到了他身边。

“扎克伯格先生?!”爱德华多低声惊叫。

“有事耽搁来晚了。”马克解释,随后想到达斯汀说,入侵小朋友邮箱的行为让他看上去像另一个跟踪狂,于是暴君又对爱德华多解释道,“因为可能会晚来,让他们给我留了最外面的座位。”

肯定又是达斯汀多管闲事安排了小家伙坐这里。

“哦。”爱德华多回应,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马克看他尴尬得不得了,于是面无表情地率先回过头不再看爱德华多,把视线投放在屏幕上,爱德华多这才拘谨地看向荧幕。

马克虽然一直在看电影,但他分了将近一半的注意力给爱德华多。

小朋友一会儿一会儿地偷偷转头看他,把马克弄得也没法集中注意力,直到电影里肖恩·帕克出现时,他才被电影吸引,不再频频看马克。

 

大卫·芬奇的电影把重点放在了马克和Facebook第一任总裁肖恩·帕克的恩怨上,故事的结尾马克设计了肖恩·帕克,举报他在派对带没到21岁的年轻人狂欢吸fen。肖恩在董事会的席位因此被马克收入囊中。

电影放映完毕,爱德华多小心翼翼地看向身边的马克。马克显然没想到自己的创业过程被这么编排了,他脸色有点差,没等字幕结束就站起来离场了。

爱德华多赶紧跟上去,幸好他们坐在最后,提前离场的行动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扎克伯格先生?”爱德华多在马克身后叫他。

“你怎么跟来了?”马克回头。

最近大半个月避他唯恐不及的小家伙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犹犹豫豫不敢上前,一脸担忧的样子。

“你生气了,先生?”爱德华多看到他停了脚步,赶紧追上去,“电影拍成那样……”

他本来见到马克感觉很尴尬,但马克的不高兴让爱德华多抛掉了那些令人难堪的记忆。

“没有。”马克说,“习惯了。”

“习惯了?”爱德华多疑惑。

“我跟肖恩关系很好,”马克说,“他指导了我怎么发展Facebook,在最开始的时候。那时候我还一窍不通,我不可能设计他的。不过他生活作风不好,之前就是因为这样被红杉资本摆了一道,所以他那次派对就有人猜测是我做的。”

“可是你不会用Facebook来做赌注。”爱德华多说,“你那次之后一直对大MA零容忍,就是因为帕克先生那次意外给Facebook产生了很不好的影响。”

马克有点意外,“你知道?那都是7年前的事情了,你才13岁那时候。”

爱德华多轻轻点头,“我有了解过Facebook,扎克伯格先生。”

“媒体们肯定都明白你对大麻的态度,”爱德华多说,“他们还会这么说你,只是为了噱头——Facebook创始人之间的恩怨。”

他本来是在劝马克,但说着说着自己都生气起来了。

马克看着这个一脸稚气的小家伙在为自己鸣不平,怒气神奇地烟消云散。

他难得地翘起嘴角,自嘲道,“也是,如果不编排些恩怨,观众们大概就只能看我坐在电脑前不停编程和搭建网站看两小时了。”

“这样的电影我也愿意看啊。”爱德华多踢起脚边的小石子小声说。

“回Facebook吧,我开车送你回去。”马克道,“晚上还有专门为你们实习生办的派对,你应该参加的吧?”

“当然。”爱德华多说,“扎克伯格先生你来吗?”

“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情的话。”马克回答。

 

因为是周五,Facebook的猴子们看完电影,只要手上没紧要工作的,就可以回家了。

但好几个接收了实习生的部门联合起来举办了个送行派对,大部分的猴子爱凑热闹,便又浩浩荡荡地回了Facebook。

马克处理完一些事情,去到派对的时候,才发现这班人捎带着实习生们都玩嗨了。

他的视线在群魔乱舞的猴子堆里逡巡了一圈,终于在人群的中心看到爱德华多。

他长得漂亮,性格又软和温柔,工作能力又很强,因此十分有人缘。实习结束的派对上不乏女孩子想要跟他保持联系的,马克看了看他身边的人,男孩子也不少。

小家伙大概酒量不太好——又或者已经喝了很多酒了,所以看上去脸蛋红扑扑的,棕色的眼睛有点迷离,焦糖的甜味都快随着醉意而溢出来了,让马克想起酒心巧克力的味道。

 

“嗨,马克,没想到你也会来这种派对,你往年不是不参加的吗?”

有人拍了拍马克。

马克回头,“肖恩?你怎么来了。”

“今天不是去看电影吗,而且有派对,怎么能少了我?”肖恩耸耸肩。

直到马克冷冷地瞪着他,肖恩才说了实话。

“达斯汀和克里斯说你被实习生里的一个小可爱迷住了,我好奇得很,就来看看是谁迷住了我们暴君。”

“没有的事。”马克平静地说。

“哦,”肖恩一脸不相信的表情,他用肩膀撞了撞马克,“达斯汀说,广告部的主管发现你私下指导过那个小可爱。”

马克愣了一下,想起应该是爱德华多来照顾他和Beast的那个周末,他看到爱德华多为报告犯愁,就指导了一下,谁记得他引导爱德华多的观点后来有没有对那些高管说过。

他手下各个部门的高管都是人精,一下子就发现了端倪。难怪今天自己只说影厅留最外面的位子,旁边却坐着爱德华多,想来不是达斯汀,而是广告部的主管特意安排的。

马克心里生出一丝不快,自以为隐藏得很好的心思,除了达斯汀外,也早就被身边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可是他表现得真的有这么明显吗?马克想了想自己的举动,他平时看到小家伙也不冷不热的。

“还有,克里斯说,只要那个小可爱在场,你训人都训得特别轻。”肖恩揶揄道,“还私下帮他解决过跟踪狂的事情。”

 

马克锋利的视线就差没把肖恩的嘴撕了。

“就你这样的,还说没有对实习生动心?”肖恩还不知死活地说,“就是你这泡法不怎么样,要不要我教你?保准你今晚把小可爱拐上床。”

“你是不是觉得现在不需要有人帮你擦pi股了?”马克冷冷地开口,“有空在这里说你的piao赌经验。”

“别这样啊,马克。”肖恩最近没惹出什么事情,当然不怕他,“告诉我,是哪个孩子?”

“他不在。”马克说。

“不在?”肖恩显然不相信,那孩子不在,马克这种时间值千金的人来派对凑什么热闹?但肖恩也没有追问马克,毕竟以马克的性格,他要是不想说,肖恩是不可能套出话来的。

“哦,”他玩味的视线扫完全场,花花公子眼睛毒得很,没花多久,就指着不远处的爱德华多说,“是那个孩子吗,马克?又乖又甜,一看就是你喜欢的类型。”

“不是他。”马克冷冷地道,“而且我没有喜欢的类型。”

“哦,那就是最适合你的类型。”肖恩再次确认,“真不是他?”

“不是。”马克说。

“那我去泡他,他真可爱,我今晚要把他拐上chuang好好疼爱。”肖恩看了马克一眼,轻飘飘地撂下一句话,拿着一杯鸡尾酒就往爱德华多走去。

 

“嘿。”肖恩分开人群,来到爱德华多面前。

肖恩气场很强,爱德华多身边的几个女孩子和男孩子都主动分开了。

爱德华多其实有点醉了,恍恍惚惚困惑地看向肖恩。

天啊,这孩子长得真甜,肖恩心中暗自感叹,他差点迷失在那双渗了蜜的棕色眼睛里。

肖恩阅人算多了,爱德华多不算最英俊的,但他干净的气息仍然足以让肖恩把他排进自己最好看的情人前五——当然,前提是他能扛住暴君泡上这孩子。

“嗨,你真可爱,”肖恩搭讪,“你叫什么名字?”

“那你又是谁?”爱德华多问,他看上去对肖恩让人犯晕的荷尔蒙免疫。

“肖恩·帕克。”肖恩笑了笑。

然后他满意地听见爱德华多周围的人倒抽一口气。

 

肖恩对于Facebook来说一直是个特殊的存在。他既是Facebook的大功臣、奠基人,也是频频给Facebook惹祸的麻烦精。

但总的来说,肖恩·帕克是硅谷的传说,硅谷里的人对他更是爱恨交加,要么恨他恨得要死,要么爱他爱得要死。

“肖恩·帕克?”爱德华多歪了歪头,露出嫌弃的表情,谴责道,“就是你差点给扎克伯格先生惹麻烦,你还拿支票嘲笑他。”

他显然醉得不轻,把电影里的剧情弄混了。

“哦,宝贝,”肖恩哄他,“我跟马克关系好着呢,怎么可能拿支票嘲笑他?”

爱德华多不相信地看着他,皱着眉一脸怀疑。

肖恩把手上的鸡尾酒递给他,“来,我请你喝酒,你喝了它,我就跟你说更多我跟马克的故事。”

爱德华多没有立刻接过来,他盯着肖恩手上的酒发愣。

那杯酒真好看,柠檬黄和天蓝色分层了。

他想喝喝看,但是肖恩给他的感觉很危险——爱德华多有种近乎小动物般的警觉。

“马克那时候还没有成名,有很多事情媒体是不知道的,你想不想知道?”肖恩继续引诱他,“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我全部告诉你,好不好?”

“好。”爱德华多没抵抗得住这个诱惑,伸手要接的时候,肖恩手上那杯酒就被劫走了。

 马克把手上拦下来的鸡尾酒随手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肖恩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得意洋洋。

马克被他弄得特别火大,爱德华多在旁边软软叫了一声“扎克伯格先生”,就把暴君的火气浇灭了。

其他实习生哪里敢招惹暴君,马克一来,早就跑的一干二净了。

看到肖恩在旁边虎视眈眈,马克气就不打一处来。

肖恩还要在旁边煽风点火,“说真的,马克,你又不泡他,让我泡怎么样,我又不会伤害他,你知道的,我的每一任情人都非常满意我,各个方面。”

爱德华多酒喝多了,脑子不是很转得过来,迷瞪瞪地瞅着肖恩,肖恩嫌死得不够快似的对着这个可爱的实习生眨眼。

马克被肖恩弄得糟心得要死,但他踹不走肖恩这个大活人,自己走开又觉得堵心,怕肖恩这个没节操的把爱德华多吃了。爱德华多可以跟别人交往,但绝不是肖恩这种烂人。

暴君想了想,索性拽住爱德华多的手,把小朋友扯过来,直接往外拉。

 

马克的手很有劲,心里又不高兴,不自觉就用力了。

“扎克伯格先生?”爱德华多被他拽得脚步都乱了,但是他只叫了马克一声,马克没有理他,爱德华多就不再出声了,乖乖地踉踉跄跄追上马克的脚步。

马克一直把他带出派对,来到自己车前,开了车门先把这个喝醉的孩子推上副驾驶。

然后他自己绕过另一侧上了驾驶座。

马克给自己挂好安全带后,回头看到爱德华多又无辜又困惑地愣愣看着自己,还有点委屈,好像在等着马克解释。

马克犹豫了一下,凑近爱德华多,将手环过他,帮他系安全带。

他这个动作好像把小朋友搂在怀里。

靠近爱德华多的时候,他身上很淡的古龙水混着酒精的香甜味道飘进马克鼻息,酒心巧克力的感觉又浮出来了。

这味道和爱德华多清醒时的纯粹干净大相径庭,却并不违和,甚至还带了点魅惑的性气息,马克差点就觉得自己醉了。

马克有xing生活——当然,他没跟什么人交往,但他有过好几任的情人,那些女性身上极张扬的香水混着温热的体温虽然能很好地调动马克的xing欲,但没有像爱德华多这样使他感觉这么想要一个人——而不仅仅是一个人的身体。

 

马克完全可以借着爱德华多的醉意去拥抱一下他甚至亲吻他,但暴君没有放纵自己占小朋友的便宜,面不改色地屏息帮爱德华多扣好安全带后就退回驾驶座。

爱德华多没有动,只有他的视线一直跟着马克的手,然后从安全带上回到马克脸上,“我们去哪里,扎克伯格先生?”

“哪里都不去,”马克说,“回你家。”

“派对结束了吗?”他问。

“还没。”马克回答。

“那为什么回家?”爱德华多有点不满,嘟嘟囔囔,“你不是不想派对在十一点前结束吗?还有两个小时呢……”

马克觉得大卫·芬奇那电影真是有毒,爱德华多喝醉了还念念不忘,早知道就不请Facebook的人去看电影了。

“因为你醉了。”马克回答。

他启动汽车,离开停车场。

“可是……”爱德华多还想说什么。

马克说,“别说话。”

“哦。”喝醉的小朋友虽然有点啰嗦,但很听话,乖乖闭嘴了。

 

马克把车开到爱德华多的楼下,小家伙自动自觉地慢吞吞解开安全带,慢吞吞下车,但马克看他动作很不利索的样子,犹豫了一下,决定送他上楼。

爱德华多刷卡进公寓大门,马克跟着他走进电梯。

爱德华多按下20,马克记得他住10层,问他,“你去20楼做什么?”

“啊,”爱德华多看了看楼层按键,自言自语,“怎么按错了……”

他赌气地伸手戳了戳数字10。

马克无语,自己送他上来是对的,免得他不小心敲了别人的门,谁知道门里面的是什么人,白捡一个可爱的小醉鬼会做出什么事?

换了别人喝酒喝成傻子,马克早就不耐烦了,只有爱德华多,他耐心得很还担心他犯懵。

爱德华多从口袋里摸出钥匙开了门,然后站在门口瞅着马克。

“快进去吧,再见。”马克跟他道别,还不放心地叮嘱,“记得关好门。”

“扎克伯格先生……”爱德华多期期艾艾地说,“你不进来吗?”

“不了。”马克说。

他哪里敢多留,马克怕控制不住自己。之前那个跟踪狂对爱德华多做了那么过分的骚扰,马克怕他留了心理阴影,不想因为自己失控而使爱德华多想起那些不堪的骚扰信。

 

“可是我明天就结束实习了,先生……”爱德华多伸手拉住马克的T恤小声说,“我要回哈佛了。”

“我知道。”马克回答,他低头,看着被小朋友拉住的T恤一角,纯棉的灰色T恤已经皱了,爱德华多拉得很用力,一脸不要他走的任性。

“你是不是生气了,扎克伯格先生?”爱德华多问。

“没有。”马克说,“为什么?”

“你看上去急着走。”小朋友委屈地指控马克。

马克不说话。

“是不是因为我一直躲着你,让你不高兴?”爱德华多又问。

“对不起,扎克伯格先生。”爱德华多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我不是故意躲开你的……”

“我知道。”马克说,“没关系,我不在意。”

 

“你看到那封邮件,是不是很生气?”爱德华多又问。

之前马克向他坦白自己黑进邮箱看到骚扰邮件然后反追踪的事情,这说明马克知道邮件里写的什么。

“是。”马克点头承认,“它们很恶心。”

“对不起,先生……”爱德华多松开手,低下头。

“这不是你的错。”马克说。

“我躲你,是因为,”小朋友看着马克,好像用了全身的勇气才说出口,“是因为……我觉得里面写到你的部分……让我、让我……”

他涨红了脸,棕色的大眼睛因为醉意和羞耻而漫上一层水雾。

“让你什么?”马克感到喉头发紧,哑着声音问,一种隐秘的期待使马克觉得下腹收紧。

“我、我会有反应……”爱德华多不敢看马克,“那种反应……”

马克没有说话,钴蓝的眼睛像深海,爱德华多不知道马克在想什么,而正因为不知道,所以马克总是让他害怕。

“我知道这很恶心,”他心虚地絮絮叨叨语无伦次,“那个跟踪狂也让我很恶心,所以我知道被人意yin很恶心……但是他对你的形容让我……对不起,先生,对不……”

他话还没说完,就感到一股强烈的冲击,整个人被推进屋子里,马克将门用力关上,然后把不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什么的小朋友直接抵在墙上。

 

“再说一遍,邮件里提到我的内容让你怎么了?”马克压着他,沉声问。

爱德华多几乎吓得傻住不敢动,马克的气息极具侵略性。

“告诉我。”马克离他更近了,“乖。”

他那声冷冰冰的“乖”完全听不出温柔的意思,更像是猛兽进食前喉咙里的低吟。

“先生,我,我喜欢你……”爱德华多看着马克锋利的眉眼,感到晕眩,双腿发软,在马克的注视下快要站不住了。

他本来不敢说,马克太高高在上了,可是明天他就要离开Facebook了,或许再也见不到马克了。

“我、我想和你zuo爱,先生,”爱德华多说,鼓起勇气,但仍然怕得声音都在发抖,“我喜欢你……”

 

TBC

 

不要只给我留言上车卡的声音哦

这样让我觉得这章除了最后一段外没有其他意义诶

上车卡刷得越多,mp会减少哦,车开出来就会越慢哦_(:Dゝ∠)

 

标签: tsnTSN短篇me
评论(144)
热度(873)
< >
——不写、不看、不讨论BE——
已完结与正在写的每篇文都是HE
希望看完故事后,感到很温暖
—One World, One Wardo—
—看文戳分类标签栏直接传送—
微博@兔唧唧_
< >
© 望北之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