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恋爱实习期 05【完结】

【预警】

大家好,为了甜,我连脸都不要了

马总很强势,小花满脑子带颜色幻想,总之天生一对

 


【5】

那年马克因为Facebook触犯了挪威隐私法的事情心烦意乱,加上实名制的抗议一波接着一波,甚至针对马克的口诛笔伐也频见报端。

解决那些烦心事后,他独自一人去了迈阿密度假,结果没想到,遇上了飓风阿尔法。

马克定的是海边观景的独立别墅式酒店,他理应知道飓风预警,但他运营Facebook这个帝国已经七年了,大大小小的事情发生了不少,马克进入了倦怠期,产生了自我否定,因此到了迈阿密,几乎切断了网络和外界消息,打算好好想一想以后的事情。

观景的别墅独栋式酒店没扛住飓风阿尔法裹挟的暴雨和巨浪,他被政府人员组织带往临时救助中心。就在那里,马克见到了当志愿者的爱德华多。

那个小志愿者在焦躁不安的人群里穿梭,像只灵巧的小鹿,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又耐心又体贴。

因为海啸发生时是下午了,临时救助中心外很多树木和房屋倒了,晚上离开变得不太安全,马克在保镖的建议下决定在救助中心过一夜。

暴君的视线一直追逐着那孩子,后半夜的时候,马克看到那孩子累得倒在角落睡着了。

薄毯都让给了受灾的人,他有点冷,抱着手臂,纤长的四肢蜷缩成一团。

马克走过去,脱了自己的大衣盖在他身上。他蹲在爱德华多身边,翻了他的志愿者名牌,上面有他的名字。

爱德华多·萨维林

马克用手机上Facebook搜了一下那孩子,很容易就找到了。

爱德华多·萨维林——迈阿密巴西移民家族萨维林家的幼子。马克没想到那孩子还是个生活富裕的小少爷,却愿意在这种时候来当志愿者。

但当马克看到资料显示他只有16岁时,就掐灭了那点来历不明的心动,放弃了想要认识他的念头。

 

四年后,30岁的马克去母校哈佛演讲,他一走上台,低下头就撞进一双小鹿似的眼睛里。

当年那个把被子让给别人,自己冷得蜷成一团的漂亮孩子长大了,身量见长,但眉目没怎么变,仍然十分可爱,眼睛又甜又大。

他穿着剪裁合体的西装坐在下面,崇拜地看着马克,眼里有闪亮的星星。

 

AO3【点这里看可爱的小花朵


暴君一躺上床,爱德华多眼睛都没睁开,就自动自觉地滚过来,抬起马克的手臂搭在自己腰上,安心地靠着马克睡觉。

马克搂着他,在他被吹风机烘得红彤彤的脸上亲了两口,然后马克看到他又睁开了眼,也不睡觉了,亮晶晶的眼直勾勾地盯着马克看。

“看什么?”马克问他,“你不是很困?”

“我觉得很神奇,先生,你是我男朋友了。我以前连跟你说话都没想过。”爱德华多小声说,“我没有真实感。”

“那要不要上Facebook更改情感状态?”马克被逗笑。

“嗯……”小家伙歪着头想了想,说,“不用了。”

“为什么?”马克奇道,“你不想公开关系?”

“忽然公开关系,做PR的休斯先生会很伤脑筋吧?”爱德华多说,“没有应对策略,会增加他工作量的。”

“你还真是心疼我的下属啊。”马克有点不是滋味,难怪达斯汀是这样,安娜是这样,广告部主管是这样,连肖恩也是这样。一个两个都把这小孩往自己身边赶,合着是想有人替他们吹马克的枕边风啊。

马克无语,不再想那几个糟心的,转而继续逗小朋友:“你不怕那些奇怪的男人女人贴上我?”

“先生这么好,又聪明又有钱,还是权力的象征,”爱德华多说,“硅谷的骨肉皮们要是想跟你上床,才不在意你是不是单身。”

“你倒是看得透彻,”马克问,“不吃醋?”

“你是全世界最聪明的人,”爱德华多轻声细气地说,“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所以如果其他人能把先生勾走,那一定不是那个人比我好,而是因为先生早已不想要我了。”

马克愣了愣,扣住爱德华多的后脑勺,跟他接了个深吻。

“不会不要你。”马克低声说,“我甚至想把你圈在家里,什么衣服都不许穿,就负责呆在床上让我疼爱。”

他的话让爱德华多微微发抖,抱住马克不撒手。

马克不再逗他,又亲了亲他的额头。

他不敢立刻保证婚姻或永远,作为Facebook的CEO,马克考虑的事情很多,每一个决定也要慎之又慎,但现在马克很确定自己短时间里都不会放走这个小孩。

 

“既然变成男朋友,”马克放开他后又舔了舔爱德华多柔软的唇,“是不是该换个称呼?”

爱德华多不太确定:“……马克?”

“嗯。”

“可是,”爱德华多眨了眨眼,“刚刚怎么不纠正我,是不是在做爱的时候,听我叫你先生,你会更开心?”

马克语塞,只好又恼羞成怒地去堵小朋友的嘴。

“你跟他们说的,不太一样。”爱德华多笑着说,又往马克身上蹭了蹭。

“不喜欢?”马克哼了哼。

“我喜欢啊。”在共享的被子里,爱德华多用脚轻轻地点了点马克的腿,“先生跟外面说的不一样,但跟我梦里的一样。”

“你真是……”马克一时词穷。

自己在他梦里是那样的?暴君都不知道该哀悼自己的形象,还是该高兴他有这种热情的性幻想。

但是话又说回来,马克觉得自己才不会真的像爱德华多梦里那样,在办公室里跟爱德华多做爱。

别开玩笑了,小朋友做爱时那么可爱的样子,怎么可以被人看?马克现在都想立刻把他养在自己家里,随时疼爱。

 

“所以,刚刚是先生的做爱风格吗?”爱德华多好奇地问。

“什么风格?”马克问。

“坏心眼?”爱德华多想了想,“欺负人?”

“嗯哼。”马克敷衍地哼了哼。其实并不是,只是他觉得最好不要让小家伙知道自己是喜欢欺负他,喜欢看他哭,也喜欢他被欺负了往自己怀里凑,向马克讨疼爱。

“你要习惯。”马克板着脸说。

“我喜欢啊。”爱德华多跃跃欲试,“先生,我们还可以玩更多的,角色扮演之类的?先生也可以把我的手捆起来啊。”

马克感到一下被小家伙看穿了自己的控制狂本质:“……你还真是一点都没有不适应,也没有觉得害羞和害怕啊。”

爱德华多困惑地问,“做爱是两个人的事情,当然是想怎样就怎样啊,先生不想玩那些游戏吗?不会吧,我觉得先生这样的人,应该喜欢这些才对啊。”

马克:“……”

“当然,普通的做爱我也喜欢,只要是先生。”爱德华多说。

“好了,睡觉。”马克拍了拍小朋友的脑袋。

“先生,我周末可以去你家吗?”爱德华多问。

“你什么时候上课?不耽误?”马克问。

“下下周才有课。”爱德华多又往马克怀里挤了挤,马克的温度和味道都让他很安心。

“那来我家住到下周五再回哈佛吧。”马克主动说,他还想多跟他的小朋友待一会儿。

爱德华多回哈佛后,他们一个在美东,一个在美西,距离有点远,而且也不只是时间和距离的问题。

“不行啊,先生。我周三有投资协会的活动要参加,所以最迟周二就要回去了。”爱德华多苦恼地说。

他亲了马克一口,开始没心没肺地快乐憧憬,“放假我来找你玩,先生。”

马克算了算,离爱德华多最近的假期还有好几个月,不过他可以去哈佛做个演讲什么的,校长前阵子又邀请他了。

暴君还想说什么,爱德华多已经小小地打了个哈欠,没多久呼吸就变得绵长轻柔。

马克摸了摸他的脸,也闭上眼睛睡去了。

 

马克抱着爱德华多,做了一个梦。

梦见五年前迈阿密的那场飓风。

 

“嗨,你怎么还不睡觉?”那个可爱的小志愿者坐到马克身边,“放心吧,暴雨明早就会转小的,我们志愿者会协助你们游客安全离开迈阿密。”

“我只是不困。”马克澄清。

“你是来旅游的吗?”爱德华多好奇地问,“怎么不看飓风预警?”

“我这几天都在看书。”马克说,“没上网,也没看电视。”

“那你一定是来迈阿密散心的。”爱德华多恍然大悟,“我替迈阿密跟你说声‘对不起’,平时她很漂亮很适合度假,很多人来散心,回去的时候心情就好了,只是今天刚好来了飓风。”

“嗯。我知道,是我运气不好。”马克说。

“你叫什么名字?”爱德华多又问。

“马克。”落难的CEO回答。

“是个好名字,我喜欢。”爱德华多一笑起来,那双棕色的大眼睛就微微弯出一个甜蜜的弧度。

“这是个很普通的名字。”马克嗤之以鼻,这恭维太没水平了。

“我崇拜的人也是这个名字,名字很普通,但他可一点都不普通。”爱德华多笑着说。

“谁?”马克问。

“马克·扎克伯格啊。”爱德华多把脑袋搁在屈起的膝盖上,歪着脸看马克,“Facebook的CEO。”

或许因为马克浑身很脏很乱,又非常憔悴不修边幅,爱德华多没有发现眼前的人就是马克。

“他有什么好。”马克沉默了一下,“骄傲自大,一意孤行,性格暴躁,把社交弄得一团乱。”

暴君看了看窗外,深夜雷电交加,狂风暴雨,“就像飓风阿尔法,横行肆虐。”

“扎克伯格先生就是阿尔法,”偶像被批评了,爱德华多脾气好,也不生气,“可阿尔法是开端,是最初,是第一。”

马克看着他不说话。

“扎克伯格先生一意孤行只是因为他太聪明,别人很难理解他,看得也没有他远,他才会不惜一切牢牢握住控制权,所以才像一个暴君吧。”爱德华多笑起来,“而且,我不觉得扎克伯格先生骄傲自大,性格暴躁,他确实看起来像一场可怕的飓风,但我觉得那只是表象。”

“你叫什么名字?”马克问。

“爱德华多,爱德华多·萨维林。”小家伙甜甜地笑起来。

“多大了?”马克又问。

“16了。”小家伙用带点小奶音的软糯声音快乐地回答。

“你家人在这种天气让你来做志愿者?”马克皱眉。

才16岁,太小了,他家人不应该在这种天气里把孩子放出来的。

“我有受过专业的训练。”爱德华多笑着说,“而且飓风其实不可怕,我喜欢飓风。”

 

“先生,你知道飓风的风眼吗,那里晴空少云,夜里还能见到星星,有些鸟群会被刮进风眼,但那是不错的事情,因为在风眼里,它们借着飓风可以飞到更远的地方。”

 

 

马克从梦里悠悠醒转时已经快到中午了。

他发了一会儿呆,梦里的感觉还残留着。马克看到阳光透过窗帘的薄纱洒进来,细微的尘埃在空气中漂浮。

他记得飓风阿尔法登陆的次日,克里斯和达斯汀终于联络到自己时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克里斯在电话里说,马克,你也该回来了。Facebook现在可能有诸多问题,有时候方向可能有点走歪,但我相信你可以让它变得更好,不要再逃避了。

马克说,我知道了,飓风一停,航班恢复,我就回来。

克里斯问,飓风什么时候才能停?

马克看了看还在下着暴雨的天空,又看了看靠在他身上睡了一晚,却没有认出自己的小粉丝。

他回答克里斯,已经停了。

 

爱德华多还睡着,大概他面向窗户,光线让他睡得不舒服,因此不断往马克怀里钻,像只寻求保护的小动物一样。

暴君低头亲吻他乱糟糟的柔软的棕发,闻到爱德华多身上温暖的味道。

“先生……”小朋友迷迷糊糊地叫了他一声。

“嗯。”马克回应。

“先生……”小朋友又叫他。

“怎么了?”马克问他。

“头痛……”爱德华多委屈地说,眼睛都没睁开。

“以后不要喝那么多酒。”马克帮他按了按太阳穴,“药在哪里?”

“没有药……”小朋友说,他又往马克怀里凑了凑,非常不要脸地要求,“你亲亲我,亲亲我就不痛了,先生……”

马克:“……”

 

亲是亲了,但亲吻当然不可能解决头痛的问题,马克是个实在人,他从床边摸出手机,给安娜打了个电话,让她带上午餐和药一起来爱德华多这里,还说了点公事。

因为马克在打电话,没有得到足够注意力的小家伙在他身边开始不满地扭来扭去。

“先生,我腰痛,屁股也痛,浑身都痛,我难受,先生……”

“噫……boss,你做什么了!是不是欺负那孩子了!他崇拜你,把你当偶像,你别太过分,操粉可耻啊boss!”在电话里听见小朋友呻吟的安娜拔高声音数落马克。

马克:“……”

到底是谁一开始把小粉丝推到他身边?马克都没想过动他,一伙人心怀鬼胎全往他嘴边送。

“他这么乖,这么单纯,你要适可而止!不然真的很像变态,会吓跑他的!吓跑了,我看你这糟糕的性格哪里再找一个这么乖这么可爱的小男友。”

马克:“……”

暴君无语地听着自己助理的教训,而这个时候,小家伙的手已经不安分地伸进他衣服里,在他身上到处乱摸了。

这算哪门子的粉丝,分明是个小痴汉。

 

等马克挂断电话,始终没有得到回应的爱德华多摸着摸着又睡过去了,手还软软地搭在马克衣服下的腰上。

暴君看了看时间,估摸安娜来到还有好一会儿,便陪小朋友再睡会儿。

他亲了亲爱德华多的额头,把他搂进怀里,伸手帮他挡住阳光,让小朋友睡得更舒服一点。

 

多年前那只小鸟,扑棱着翅膀,终于傻乎乎地一头栽进了马克的风眼里。


Fin

标签: tsnmeTSN短篇
评论(68)
热度(940)
< >
——不写、不看、不讨论BE——
已完结与正在写的每篇文都是HE
希望看完故事后,感到很温暖
—One World, One Wardo—
—看文戳分类标签栏直接传送—
微博@兔唧唧_
< >
© 望北之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