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潜规则 (完)

上次DE的点梗。

天眼四骑士缺了一个,翘家的小少爷堵住了魔术师Daniel,想要加入骑士团做第四位骑士。

但是Daniel觉得Jack更适合,气坏了的小少爷要和魔术师谈条件。


1

“J·Daniel Atlas——!”

Daniel听见自己的名字被人气呼呼地叫出来时,大腿上还坐着一个容貌艳丽、身材丰满妖娆的女粉丝。

Daniel抱着女郎,先在对方脸颊上调情般亲了一下,才对气势汹汹走到自己面前的Eduardo漫不经心地笑了笑,“叫我Mr.Atlas,Eduardo,我好歹还算是你的导师?”

Eduardo用那双棕色的、圆溜溜的大眼睛瞪着Daniel,先是看到魔术师值得保价千万的手环在女郎纤细的腰上,随后在视线不小心触及到她半露的、在紧身裙里呼之欲出的浑圆酥胸上时迅速移开,回到Daniel脸上。

Eduardo涨红了脸,瞪着Daniel,他看上去生气极了,“我听Henley说,你决定的是Jack!为什么不是我?”

Daniel露出不以为然的笑,放下手中的酒杯。

女郎看了看这个似乎只有十七八岁的、在酒吧里还穿着一身高定西装的小少爷,又看了看抱着自己的魔术师,露出了然的笑容——而Eduardo讨厌这个笑容。

他眼睁睁看着女郎从Daniel的西装口袋中抽出一张扑克牌——该死的还是红心A,然后问调酒师要了一支笔,在上面飞快地写下一串数字。

她亲了亲Daniel尖锐的颧骨,然后在那张写了电话号码的扑克牌上印了个饱满的唇印。

扑克牌在她用涂了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挑逗地摸着Daniel的胸膛时,被塞回了他的西装口袋里。

“Call me,Danny.”她站起来。

见鬼的,Daniel在女郎站起来时竟然还拉住她亲了一口才放她离开自己大腿。

妖娆的女郎扭着腰,经过Eduardo时还对他抛了个媚眼,甚至在小少爷包裹在西装裤里的臀上拍了一下。

“拜拜,可爱的小绅士。”

那一下性骚扰差点把小少爷拍得弹起来。魔术师回过头看到Eduardo已经气得像只伸出爪子竖起尾巴的嗷嗷叫着虚张声势的小奶猫了。

“怎么?”Daniel喝了一口玻璃杯里的伏特加,“你有意见?”

“当然!”Eduardo非常生气,但委屈显而易见地从他的眼中流露出来,“我明明是候选里最好的那个!”

 

自从骑士团的Faye在一次意外中去世后,天眼决定让骑士们自己选择第四位骑士。

Daniel、Merritt和Henley各带一位候选人,在经过培训和考核后,由骑士和天眼商量,最终决定谁接替Faye,成为第四位骑士。

Henley带来的候选者是Jack——一个二十多岁的街头流浪魔术师,Merritt带来的人是一个叫Alic的黑人青年。

Daniel原本打算放弃这个候选人名额。

Lover没有任何兴趣去培养拍档,因为那意味着需要跟自己带的人建立特殊的关系,而爱神不需要羁绊。

至于天眼分配谁来骑士团,Daniel都不会有意见,只要那个人足够聪明,别拖后腿就好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Eduardo找上了他。

那是纽约一个雨天,深夜回家的Daniel看到自己公寓门口站着个穿风衣的冷得直搓手的少年。

才十六七岁的样子,深棕色微卷的头发,被雨水打湿,调皮地翘着,发梢滴着水珠。可能是冷了的缘故,脸色有点白,却让那双大眼睛甜得让人过目难忘。

 

“J·Daniel Atlas先生吗?”一看到魔术师,他整张脸都亮起来了。

“嗯哼?”Daniel挑着眉看他,“你是谁?”

除了那张上帝格外眷顾的、英俊漂亮得近乎完美的脸外,Daniel实在太熟悉对方眼里这种亮光了。

这看上去像是他的粉丝,这种狂热对Daniel来说简直习以为常。

但普通粉丝可找不到Daniel的住所还尾随而来。这公寓是Daniel的安全屋,连跟他交往过的Henley都不知道。

“我叫Eduardo Saverin,”青年兴奋地凑到Daniel身边,嗓音又软又糯,巴西口音让他的话有点黏糊糊的。

“四骑士现在不是差一个吗?”他说,“我想当第四位骑士。”

 

2

“我明明是最好的,为什么你要选Jack?”

Eduardo质问Daniel,看到魔术师不说话,他又理直气壮地补充了一句,“他们都选自己带的。”

“谁规定只能选自己带的?Henley和Merritt都选了自己带的,我要是选你,那你们各自都有一票,有什么意义?”Daniel好笑地看着又气又委屈的小家伙。

魔术师坏心眼地继续气他,“我这么公正的人,当然选最好的。”

“Jack哪里比我好?”Eduardo一听,不乐意了,他拔高的少年嗓音引起了酒吧其他客人的注意。

“他是职业魔术师。”Daniel喝了一口酒。

“我可以学,”Eduardo说,“我学得不好吗?我只是切牌没有他厉害,可你切牌也没有Jack厉害。”

“所以我选Jack。”Daniel说。

“我是你带来的!”Eduardo不忿地再次重申。

“哟哟哟,注意用词,宝贝。”Daniel放下手上的酒杯,“是你求我带你来天眼做骑士备选的,可不是我选择的你。”

“我……”Eduardo一下就理亏了。

“要不要贿赂我一下?”Daniel好笑地看着他,“或许我会改变注意选你?”

Eduardo震惊地看着Daniel,“你刚刚才说你是公平的……”

“有什么问题?”魔术师刻意用一种充满性暗示的目光看着这个翘家想要当罗宾汉的小少爷,“你又不是最好的,想要我选你,难道你不该给我点好处?”

“潜规则无处不在,宝贝。”Daniel调侃。

 

Eduardo的身份对Daniel来说不是难题。从他第一次出现在Daniel面前,他的身份在魔术师和天眼面前被查了个底儿掉。

迈阿密上流阶层的小少爷,Saverin家最小的孩子,蜜糖罐里长大的小少爷,妈妈手心里珍藏的小珍珠,哥哥们怀里撒娇的小斑比。

刚拿到驾照就一口气撞坏了三台法拉利——而他的家人禁止他三个月开车的原因只是心疼这孩子擦破了额头,而不是那三台限量版法拉利?

刚刚高中毕业,已经收到了哈佛大学的录取通知,并且申请到了一个间隔年,但是他根本不想去什么华尔街实习,在跟父亲的一次争执后,气呼呼地翘家跑了出来,站在了Daniel公寓门前。

他完全不懂魔术,却骄傲地对魔术师宣布:“我要做骑士。”

 

不知天高地厚的甜心——Daniel看着他的资料时脑海里冒出这样的一句话。

魔术师是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不知道这样一个无数人宠着爱着的小少爷为什么要做罗宾汉。

如果Daniel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他绝对不进天眼。好好生活不行吗,有家人他才不乐意过朝不保夕的生活。

Daniel自己也搞不清楚,他是真的爱刺激和自由,还是只是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而已。

但他敢肯定,Eduardo一定不明白罗宾汉的生活真正的模样。

对于这样一个找上门来的小家伙,Daniel视作麻烦,但天眼认为他们应该吸纳各种出身的人,而这个小少爷的优点实在显而易见。

聪明,13岁就刷新了国际象棋的最新记录;

极高的财富敏感度以及灵活的思维,高中毕业的暑假随手玩了玩石油期货,就根据自己对天气的爱好转手净赚三十万;

极广的上层关系人脉,极好的性格,哪里都吃得开;

身体素质超棒,枪械更是玩得娴熟至极;

反应能力特别快,零基础开始学魔术,三个月已经可以唬人完全没问题了。

说真的,这种素质,去当特工也可以了。

更别提这个小跟踪狂,能三番四次准确无误地堵住四骑士里行踪最飘忽的爱神,这已经不是运气,而是实力了。

当然,他也有点任性和少爷脾气,但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对于天眼里扎堆的独立特行的怪人而言,Eduardo反而算得上是好相处的那一类了。

 

3

Eduardo像条小尾巴一样跟在自己导师身后——导师?说真的,有Daniel这种不负责任,不但胳膊肘往外拐还要潜规则学生的导师吗?

在Daniel开车把他带回家的一路上,Eduardo都在暗自腹诽。

他以为只有该死的华尔街才有这种操蛋的操作。

 

Daniel把他的小尾巴带回他在纽约最隐秘的那间公寓,就是在这里,魔术师第一次见到像小斑比一样蹲着等他回家的Eduardo。

Daniel开了灯,Eduardo乖乖跟着他进来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来Daniel的家。蹲点的时候,多疑的魔术师狠心地连门口都没让湿漉漉的小斑比进去——这样做的后果是,不服输的小家伙赌气地接二连三在不同的地方堵住了Daniel。

不要以为你可爱就可以当跟踪狂——

好吧,看在可爱的份上,烦不胜烦的魔术师终于败下阵来,答应把他带进天眼,接受骑士特训和考核。

 

踏入公寓后,Eduardo好奇地张望着Daniel的私人住所。

不算很大的公寓,带着后现代工业风格,冰冷的铁楼梯旋转着通向二楼,顶上故意裸露着横梁,很是粗犷,开放式的厨房和客厅,饭桌桌子是四脚方方正正的,连带着几把椅子也都是金属做的,就像Daniel不羁和浪漫的表像下是冷冰冰、谁都不在乎的漫不经心。

唯一的沙发组合在客厅的角落,搭着Daniel的西装外套,整齐地放着几本杂志。

家私不算多,因此显得空间很宽敞;东西也不算多,每一样都被整理得井井有条,果然是控制狂的家。

 

Daniel开了暖气,舒舒服服地坐到沙发上,看着好奇张望的小少爷,“看够了吗?”

Eduardo这才把注意力重新放回Daniel身上。

魔术师靠着沙发上,解开了衬衫的头两颗纽扣,领口隐约能看到锁骨,在灯光下,锐利的颧骨和上挑的眉让他浑身散发着荷尔蒙。

正是这种荷尔蒙,让Daniel在女粉丝间极具性吸引力,而不要脸的魔术师从来不认为操粉是件可耻的事情。

Eduardo的脸一下就红了。

他局促不安地站在客厅中央,眼神开始飘移,手脚好像都不知道怎么放了。

Daniel觉得好笑极了。

他刚开始说要潜规则其实只是个玩笑,逗逗那个心高气傲的小少爷。

Daniel对培养新人没什么兴趣,但他喜欢欺负Eduardo。

小家伙生起气来活像只被踩了尾巴的小奶猫,弓起身体凶巴巴地嗷嗷叫,还张嘴咬人,可惜嘴里牙都没长齐——

你能指望一个出生在连F和S打头的字眼都被视为不雅的上流社会的小少爷,懂得多少骂人的话呢?

Daniel除了魔术外,没什么别的爱好,被Eduardo黏上后,就爱看他生气,眼角眉梢火辣辣的又生动活气得很。

 

他本以为潜规则会让Eduardo气疯——小家伙看上去确实是的。

话刚出口,Daniel就看到Eduardo怒气冲冲地朝自己大步走来了。

在魔术师以为自己会被指着鼻子骂时,小家伙只是一手抢过他那只装着伏特加的酒杯。

在魔术师以为自己会被泼一脸伏特加时,小家伙只是自己仰头一口气灌掉了杯里所有的酒。

在魔术师以为他喝了酒壮了胆就会来揍自己时——

小家伙捧住Daniel的脸,吻了下去。

震天的音乐和人们的叫声Daniel都听不见了。

哦,耶稣基督,一个充满了伏特加味道的火辣的吻。

 

所以,Daniel就把Eduardo带回了公寓——真的,魔术师自己都不敢相信,随口一个玩笑,就能骗到小家伙的炮。

等听见Eduardo用气哼哼的倔强表情掩饰自己的胆怯和羞涩,大声问他“你想要在哪里潜规则我”时,Daniel已经骑虎难下了——他的下半身迅速替他做出了决定。

毕竟魔术师从来不委屈自己下半身,也不委屈自己的心。

于是顺理成章地,魔术师把自己名义下的学生带回了家。

 

4

Eduardo磨磨蹭蹭地挪动到Daniel身边。

魔术师笑着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示意小家伙坐到自己腿上来。小家伙狐疑地瞪着Daniel,然后犹犹豫豫地跨坐到他腿上。

“这是什么姿势?”他嘀嘀咕咕,“华尔街的老头子想当糖爹才这样……”

Eduardo腿长,这坐姿实在委屈那双大长腿。他脸红得好像要烧得冒烟了,漂亮英俊的脸上大义凛然视死如归。

“我不是你糖爹吗?”Daniel打趣。

“你养得起我吗?”Eduardo立刻反击。

Daniel也不生气,伸手捏了捏他结实的臀,“这么想当骑士?”

“闭嘴。”Eduardo说。

“那来吻我。”Daniel看着他,“让我闭嘴,甜心。”


丹总潜规则花花第一集

丹总潜规则花花第二集


“我哪里不如Jack?”Eduardo再次提出这个问题。

他说这话时,是一切停歇——这里指的是魔术师在清洗的时候又抱着小少爷来了一次后,真正地躺在床上。

小少爷撑起身体,看着魔术师,不服输地坚持要一个答案。

Daniel脸上还是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尽管他的眼神温柔得像平静的大海。

“你为什么这么想当骑士?”魔术师问。

Eduardo愣了愣,反问,“你为什么当了骑士?”

“因为我没得选,而且当骑士刺激,所以……”魔术师摊开手,“Here I am.”

“我讨厌没有变数的未来。”Eduardo想了想,掰着指头对Daniel说,“你看,接下来,我要念哈佛,然后我会按照父亲的意思,加入凤凰社,再接着,我将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离开哈佛,带着漂亮的简历进入华尔街。又过了几年,我会娶一个同样聪明的女孩子,哦,或许还会是亚裔。”

“没意思。”Eduardo重新在魔术师身边躺下。

他的脚丫踩着魔术师的脚背,一点一点地蹭着,这使Daniel觉得他像什么动物的幼崽,在自己怀里毛茸茸一团乱拱。

“我想要刺激的人生。”小少爷说,“我想要追逐飓风,这有什么不对?”

“傻瓜。”Daniel笑起来,捏住小少爷的鼻子。

Eduardo不高兴地拍开他的手,“你自己不也喜欢刺激的生活吗,凭什么说我?”

“你说,我哪里比不过Jack?”他又问。

“你除了切牌,什么都比Jack厉害。”Daniel笑起来,“但你不适合当骑士。”

“为什么?”Eduardo又开始有生气的现象。

“你是小王子。”Daniel在被子下钳住Eduardo像猫咪一样挠他的爪子,“你会在哈佛学最棒的东西,遇见最聪明的朋友,相信我,那种生活也一样刺激。”

“哼。”小少爷不轻不重地踹了魔术师一脚,“反正你潜规则了我,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是不选也得选,反正这骑士,我当定了!”

“好好好。”Daniel答应他,随后把柔和的壁灯关掉,“选你。”

“晚安,我的小王子。”

 

 

9

Eduardo醒来的时候,身边没有人。

他躺在床上好一会儿,窗帘拉开了,但白色的幕帘还在,因此光线朦胧而温柔。

他浑身又酸又痛,有些不适,但没到难受的程度,于是隐约想起昨晚Daniel在他睡得昏昏沉沉时,给他做过一些按摩。

“Daniel?”Eduardo爬起来,张望了一下,没有看到自己那个毫无作用还要潜规则自己的导师。

小少爷随意套上放在床边的干净衣服,赤着脚走出卧室,客厅也没有Daniel的身影,桌子上放着一份早餐,一朵玫瑰插在马克杯上。

Eduardo没管它,又像掉到奇幻世界一样,将昨晚没来得及参观的厨房、洗手间、浴室和另外两间卧室也转了一遍,当然没有遗漏Daniel到处是等身镜的骚包魔术练习室。

但魔术师就像做了个拙劣的消失魔术一样,哪里都不见踪影。

好吧,或许那混蛋出门了,Eduardo有点生气地想,怎么可以大早上就跑出去。

 

他碰上Daniel就总是会控制不住地感到生气。

魔术师口无遮拦,令他生气。

魔术师坏心眼,令他生气。

魔术师放荡不羁,令他生气。

魔术师到处勾搭姑娘,令他生气。

魔术师假话里掺着真话、真话里混着假话让人看不清,令他生气。

魔术师觉得他不是最好的骑士候选人,令他生气。

……

Daniel诸多缺点,使他恨得牙痒痒的,但总归他还是不受控制地受这个男人吸引,视线跟着Daniel跑,一刻都离不开。

所以好吧,Eduardo决定自己宽宏大量地接受Daniel这些缺点。

因为Daniel是本世纪最伟大的魔术师,最厉害的罗宾汉;

因为他,他妈的爱惨了这个魔术师!

他该死的早上起来就是想要亲吻这个魔术师!

 

没找到Daniel,气呼呼的小少爷重新回到餐桌前,他拉过椅子,准备吃掉Daniel难得温柔贴心替他准备的早餐。

培根、煎蛋、吐司还有果汁。

东西东西犹有余温,看得出Daniel并没有离开多久。

Eduardo开了电视,例行的晨间新闻。在报道了华尔街的一则新闻后,漂亮的播音员报道:“今天早上,四骑士公布了他们的第四位骑士。自从Faye White意外离世后,四骑士中的‘死神’始终悬而未决,四骑士也因此淡出人们视线,销声匿迹了很长一段时间。今日,以J·Daniel Atlas为首的四骑士,在自由女神像下没有任何预兆地举办了一场奇幻秀,第四位骑士Jack Wilder隆重登场。FBI赶往现场的时候,四骑士已经了无踪影,随着第四位骑士的出现,相信四骑士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将有大动作。警方提醒可能成为四骑士潜在目标的人们,提高警惕,时刻注意。”

 

Eduardo盯着电视画面上的Daniel发了一会儿呆,这才后知后觉地明白到Daniel对他做了什么。

小少爷心里堵得难受,又愤怒又不甘,坐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下来了。

他拿起刀叉,一边哭一边吃掉了那混蛋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给他准备的早餐。

 

Daniel是深夜的时候才回到公寓。

公寓里黑漆漆的,没有一点人气,魔术师开灯后环顾四周。

“宝贝?”没人应答,Daniel又叫了一声,“甜心?”

他脱掉鞋子,走到客厅,看到自己放在桌子上的早餐已经被吃掉了,家教良好的小少爷甚至连盘子都洗好放回餐具架。

Daniel看到桌子上放着一枚银色的戒指。

是Eduardo非要加入天眼时,Daniel给他的。

过去三个月里,Eduardo都在天眼的庄园里,可是从纽约市内去那个秘密庄园得乘天眼的地下交通,这枚枚戒指相当于直通车的车票。

小少爷把戒指留在这里,意味着Eduardo再也不会去天眼的庄园了。

 

这是魔术师做下那个决定时就已经预料到的事情,但当它真正发生时,还是让Daniel感到自己的心好像穿了一个大洞,呼啸的冷风穿过他的胸膛。

魔术师拉过椅子,坐在餐桌旁,看着餐桌上那朵插在马克杯里的红玫瑰。

而Eduardo甚至没有给魔术师留下一个字,悄无声息地就回到了他自己的生活中。

魔术师把玩着戒指,感觉它仿佛还残留着小家伙手指的温度。

他笑了笑,这样也挺好的。

 

 

10

六年后拉斯维加斯

 

“FBI!双手举起来!”

“带他们走——把书放下来——起来,走!”

J·Daniel Atlas站在酒店总统套房的落地玻璃前正在切牌,他耸了耸肩,将扑克牌放回裤袋里。

“OK,you got me.”躺在沙发上的Merritt把书放下来,举起双手,休闲地说。

 

四骑士被FBI用手铐铐住,推搡着玩酒店外走。

Merritt走得最悠闲,Lula即使在这种时候还要对押着她的FBI抛媚眼。

她是在前年入团的,接替退团的Henley,顺便成为了四骑士里的大活宝与冷场王。

 

“好累啊!”Lula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坐僵的腰。

在四个人分别被带到审讯室审了整整三个小时后,他们总算又被关在了一起。

“明明可以不住酒店的,”她抱怨,“明知道FBI要来,就不能换个地方住?”

“你不好奇最近老是盯着我们捉弄的人是谁吗?”Merritt玩着自己的帽子问他。

“你说那个老把我们的情报爆给警方的人?”Lula说,“这点事情天眼也不替我们解决,哼。”

“你知道我跟Dylan说,有人老在暗中盯着我们,Dylan说什么来着?”Lula学得惟妙惟肖,“这点事还需要我来解决?”

“听听,这算什么话!”她一抱怨起来就说得噼里啪啦停不下来,“如果天眼愿意帮我们干掉那个麻烦,现在我也不会在这里蹲上三个多小时!”

“所以,”Daniel阴沉着脸,最近半年总是被人截胡,他也有点不耐烦了,魔术师把玩着手上的戒指,“我们主动去见见这个人。”

特别是除了每次计划被打断,倒是也没有损失什么,这给Daniel的感觉非常不好,就好像猫捉弄着老鼠,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是老鼠,而那只猫,四骑士甚至都没见着影。

 

“Daniel怎么总玩那只戒指?”Lula实在太无聊了,凑到Jack身边问,“那不就是天眼初级工作人员的标记而已吗?Daniel不是早就有徽章了吗?”

“那是Daniel魔术的缪斯。”Merritt笑着说。

“什么缪斯?”Lula好奇,“到底是谁啊?”

“你就别问了。”Jack苦笑道。

“嘿,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去啊?”Lula的注意力很快又从Daniel的戒指转移到了守门口的警察身上,她跑到门口问,“帅哥,我可没带化妆包。”

“好了,别闹腾了。”Jack无奈道。

 

正如Daniel所想的一样,那只一直捉弄他们的“猫咪”这次也没有对他们做出真正的伤害。

但正因为这样,才叫Daniel烦躁。

把他们扔到警局里关上一整天,然后毫发无损地放出来?这算什么?

四骑士一踏出警局,就看到有人站在一辆奔驰旁等着他们了。

“等等,我们要上吗?”Lula问。

“当然。”Merritt说,“好不容易对方肯见我们了。”

说着,他率先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嘿,你们boss想要做什么?”Lula一路上都在吱吱喳喳地对司机说话,“难道是想让我们做什么?哦,如果是不道德的事情,我才不干!”

她严正声明,“我可是有尊严的骑士,绝对不做小偷。”

车子载着他们绕过半个城市,最后停在一间酒店前。

侍应带着他们坐到专属电梯上,Daniel看到他直接按下了顶层总统套房的按键。

“你们有没有想过,天眼其实在看着这一切?”Lula一刻也闲不下来。

“天眼才没有这么无聊。”依旧只有她的男朋友Jack回应。

“也许他们就是想要这样?”Lula继续道,“就好比在某个特殊的时候,他们恰好出现,然后我们就会感激涕零,‘哦,太好了,你们终于来了’‘上帝啊!你们来得可刚刚好’之类的。”

Jack:“……”

Merritt:“……”

Daniel:“……”

“好吧,我就说说。”Lula说。

 

Lula一不说话,电梯里就一片死寂。

Jack和Merritt都不说话,Daniel脸色阴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叮——

电梯抵达顶层。

Daniel的眉心动了动。

电梯门在他们背后打开,四骑士回身。

上百坪的总统套房装修得极其豪华,一整面的玻璃落地窗能在42层的高空尽览拉斯维加斯的夜景。地面中间铺着一大片玻璃,玻璃下是盛放的睡莲。

 

一个身材高挑的青年,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西装,站在落地玻璃前,窗外不夜城五光十色的霓虹给他的身形轮廓镀上了一层幻光。

剪裁极佳的高定西装完美地勾勒出他漂亮的肩线和腰线,还有那双笔直的长腿。

那人站在窗前背对着他们,在随手玩扑克牌。

Daniel愣住了,魔术师不自觉地握紧手,那枚银戒好像在收缩,紧紧箍住了他的戒指。

 

“哇塞,这一定是个大帅哥。”Lula惊呆了,“你们信不信,我要跟你们赌100美金!哦,上帝啊,我愿意为他放弃骑士的尊严!”

“嘘,别说话了……”Jack踩了Lula一脚。

 

Daniel死死盯着他,直到那人手上的扑克牌因为失手而掉了一张到地上。

他收好手上剩余的扑克牌回过身。

 

魔术师几乎不会呼吸了。

他看到他多年不见的小王子,走下大理石的台阶,站在波光粼粼的玻璃上。

他的身后是拉斯维加斯璀璨的霓虹,他的脸上是恶作剧得逞的得意笑容。

他仍像他记忆里的那么英俊鲜活。

 

“J·Daniel Atlas,”他问魔术师,“潜规则的感觉怎么样?”

 

FIN

 

 


标签: tsnDETSN短篇
评论(42)
热度(721)
< >
——不写、不看、不讨论BE——
已完结与正在写的每篇文都是HE
希望看完故事后,感到很温暖
—One World, One Wardo—
—看文戳分类标签栏直接传送—
微博@兔唧唧_
< >
© 望北之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