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爱情重构 6 【TSN/NYSM】

Daniel / Eduardo

清明节扫一扫我的陈年老坑,一个除了苏和恋爱脑外,别无他物的故事。

大魔术师Daniel,在新加坡捡到一朵失忆的花。

*丹总身世我胡诌的。

【6】

Daniel习惯一个人住。

房子就像他的领地,绝对的、私人的领域,里面所有东西都有它们该在的位置,任何入侵都很可能因为破坏Daniel的规则而令他抓狂。

刚开始跟四骑士的其他三位住在同一栋公寓时,Daniel过了好一段不自在的日子。别提Lula的随心所欲以及Merritt的乱糟糟,都让魔术师难以适应。

今天房子进驻第五位住客——Wardo——Daniel捡回来的,并且需要他负责的一个小少爷——教养良好,又甜又软好像一颗巧克力。

 

因为这栋房子里多了一个人,Daniel此刻——深夜两点,躺在床上,依然辗转反侧。

屋子还是那间屋子,可是多了一个人似乎就变得哪里都不一样了。整个空间都暖和起来,而且充满了新奇的味道。

魔术师的工作就是给别人带来新奇的惊喜,而这还是他的心脏第一次被惊喜般的新奇击中。

这种感觉太陌生了,但Daniel并不讨厌。

晚上时,Daniel破天荒刚到11点半就把所有人都赶回了房间。他的理由非常充分,Wardo要休息,他的卧室在一楼,你们这群熬夜的自己作死就好了,不要影响他。

于是其他三位骑士很买账地一哄而散,忽略他们离开时发出的嘲笑Daniel的嘘声的话,确实算得上是很给Daniel面子了。

 

可是躺下的时间太早了,伟大的魔术师,他睡不着。

 

Daniel绝不承认导致自己失眠的过快脑活动,是因为Wardo现在就在楼下。

两点二十分,Daniel打开房门蹑手蹑脚走下楼梯。

好吧,他不是变态,Daniel只是想确认下一切安好,毕竟这是Wardo住进他家的第一天。

出人意料的是,Daniel的魔术练习室——现在是Eduardo的房间了,此刻房门半掩着,柔和的灯光从里面泄出来。

Daniel敲了敲门,使他注意到自己。

“Daniel?”Eduardo抬起头,“你怎么还没睡?是我吵醒你了吗?”

“这该我问你。”魔术师抱着手靠在门边:“It's bed time,sweetie。”

“抱歉,”Eduardo看了看时间,“我没注意到已经快两点半了。”

“睡不着吗?”Daniel问。

“在医院睡得还不够多?”Eduardo笑起来,“我现在最不缺的就是睡眠了。”

“我能进来吗?”Daniel问他。

“当然。”Eduardo说,“这可是你的魔术练习室,不是吗?”

“不,只要你愿意,”Daniel回答,“它就一直会是你的房间。”

 

他走到Eduardo身边,拉过一把椅子坐下。

“这是什么?”Daniel看了看Eduardo的笔记本屏幕,“你在做数学题吗?”

“嗯。”Eduardo露出一点羞涩,“这个学生,”

他指了指论坛的顶楼,说,“教授给他出了一道非常复杂的题,他总做错,将解题过程放到这里来求问,我就试了试。”

“解出来了吗?”Daniel问。那个求助的学生po出来的解题过程密密麻麻,写下来起码得两张A4纸的量。

“嗯。”Eduardo点点头,然后开始给Daniel解释。

说实话,尽管Eduardo说的是英语,可魔术师他一个字都听不懂。

Eduardo说了整整两分钟才停下来,转过脸发现Daniel正含笑看着他。

 

“抱歉,是不是太无聊了?”Eduardo不好意思。

“你知道我一点都听不懂吧?”Daniel感到好笑。

“对不起,”Eduardo有点手足无措,“我不应该跟你说这个。”

“你动不动就道歉的毛病要改一改,至少在我这里。”魔术师伸手揉了揉Eduardo的头发,他刚吹干,深棕色的头发又松又软,带点微卷。

“你的神情让我觉得它很有趣,这就足够让我乐意听下去了。”Daniel说,“就像我给你表演魔术,你不需要知道它后面无聊的真相,只需要觉得它有意思就行了。”

“可你其实听不懂。”Eduardo说。

“你可以跟我多说一些。”Daniel笑着回答,“我喜欢你跟我说话。”

“Wha……t……”Eduardo好一会儿才反应Daniel话里的意思,脸立刻有点烧起来,他的耳朵有点烫,不自在地伸手摸了摸。

“所以,”Daniel笑了笑,转移了话题,“新加坡国立大学的论坛?你想起什么了吗?”

“没有。”Eduardo摇摇头,“我只是想找找有没有我擅长的,等我的腿好些了,我总得找工作。”

这回答有些出乎Daniel的意料。

Eduardo刚开始问他借笔记本的时候,Daniel还以为他要自己关注新加坡失踪者的事情,好继续探寻自己的过去。

可是没有,他已经在过去一片空白的情况下,开始努力面对未来。

Daniel意识到如果再对Eduardo说,自己可以给他很多东西,他不需要为经济问题发愁,这种话已经变成了一种不尊重。

 

“所以,你擅长数学?”Daniel问,“就读新加坡国立大学?”

Eduardo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只是这些数字,这些公式和变量,在我脑子里源源不断地冒出来,还有经济金融,气象的计算,国际象棋……很多东西,我都很熟悉。”

“你一定是个非常优秀的学生。”Daniel说,“接下来几天,我能约你到新加坡几所大学走走,或许那里有认识你的人?”

“真的吗?”Eduardo的眼睛都亮起来了,“太好了。”

“所以现在该睡觉了,”Daniel把笔记本合上,“我的小天才。”

Eduardo拿过靠在旁边的腋拐,小心翼翼地慢慢将自己挪到床那边,然后把不能动的那条腿搬到床上去。

Daniel给他掖好被子,在他额头上给了个晚安吻。

“好梦。”他说。

Eduardo打了个哈欠,“你也是,晚安,Daniel。”

 

Daniel说到做到,第二天就带Eduardo跑新加坡最好的高校。

Eduardo的腿不方便,大部分时间只能坐在校园的长椅上。

学期中,校园人很多,学生们抱着书本来去匆匆,也有的课间坐在草坪上享受温暖的阳光。

Eduardo刚开始非常期待,睁大眼睛看着那些来来往往的学生们。他们大部分都是亚裔,但是也有一些金发碧眼的欧美学生。

可是不到半天,Eduardo就开始流露出惴惴不安了。他扯了扯坐在旁边晒太阳晒得快要睡着的魔术师,把他拽醒了,说:“要不我们还是走吧?”

Daniel问他:“怎么了?”

Eduardo有点郁闷,堵气地说:“这里没有人认识我。我不是这所学校的学生。”

 

确实,Eduardo坐在那里,他模样英俊,气质又很甜蜜随和,于是很多人跑过来跟他说话,想要认识他。可是十个里有八个是搭讪想要电话号码的,剩下两个看Eduardo的腿受伤了,来问他需不需要帮忙——好吧,也是拐着弯儿搭讪。

还有好几次,学生的视线扫到Eduardo身上,眼睛一亮就朝他走过来。

Eduardo紧张极了。结果等他们一走过来,眼睛全拐到Daniel身上了。

这没办法,Daniel名气太大了,虽然他为此已经戴了顶帽子盖住半边脸。后来Daniel用几个小魔术贿赂了认出他的学生,希望他们保守这个小秘密。

这样三四回后,Eduardo连Daniel都气上了。

Daniel无辜得要死,又觉得很好笑,陪他坐了一下午后,Eduardo终于要求离开了。

“别丧气,”魔术师开车回去的路上安慰Eduardo,“或许只是凑巧没有碰到认识你的人而已。”

Bullshit,得了吧,Daniel也知道自己的话有多假。

如果有像Eduardo这样英俊又聪明的男孩子,整个学校的女生都会为他疯狂的。

Eduardo“哦”了一声,难得待人有点敷衍,他很丧气,上了车后就没怎么说过话了。

Daniel又说,“明天去半山公寓区那边吧。”

Eduardo很直白地问他:“你把我撞了的那儿吗?”

魔术师笑了笑,知道他在冲自己撒气,耐心地说,“你在附近晨跑,应该住在那,总有人认识你的。”

“Sorry,”Eduardo果然老老实实道歉,“that’s mean……”

“没关系。”Daniel笑得特别得意。

Eduardo刚刚赌气说完觉得自己说话重了,向Daniel道歉,道了歉哪知道Daniel毫不客气地接受,他又不高兴起来,气哼哼地嘟囔了一声,也不知道嘟囔的是什么。

 

次日醒来,或许睡了一觉,Eduardo的精神好了很多。

两人按照昨天的计划,前往当时Eduardo出事的地点。

那是一条通向山顶高级住宅区的环山公路,人与车都非常少。

“就是这里了。”Daniel停好车。

Eduardo趴在车窗上往外张望,看了一会儿,他非常失望,“我没有任何印象……”

Daniel下了车,在拐角处跑几步,冲着Eduardo说,“当时我从这里开车过来,然后撞倒了晨跑的你。”

都怪他那天被Lula拉去参加了一个假面舞会——这真是个馊主意,Dylan知道会疯的。他们玩了一通宵,早晨回去的路上Jack和Lula两个小年轻,兴奋劲还没消停下去,在车后座像嗑嗨了一样叽叽喳喳嚷个不停。Daniel被吵得脑仁生疼,打了哈欠,一个没注意就撞了人。

万幸的是,因为环山公路的缘故,Daniel车速控制得很慢,没真把Eduardo撞出什么大问题来——如果失忆不算的话。

 

可是Eduardo看着Daniel还是一脸茫然。

“我要下车。”Eduardo对Daniel说。

魔术师走过来,拉开车门,小心地护着他走下来,直到Eduardo拄着腋拐站稳了才放手。

他恢复得很快,但骨折还没完全好利索,暂时不能去拐走路。

Daniel说他是晨跑,这里必定是他经常跑的路线,所以Eduardo一边走,一边左右看,想要找回一点熟悉的感觉。

他走得很慢,又拄着辅助走路的东西,Daniel紧张极了,这里尽管车很少,可毕竟也是公路。

而且Daniel紧张的一部分原因是这可是事发地点,他这个加害者难免心虚,也害怕Eduardo想起点什么就要责备他了。

当然,他把人家撞成那样,哪怕没想起什么,是个正常人都会气死他。

Merritt说Eduardo简直是天使,教养好又有礼貌,连Merritt都看不出他心底有什么负面的东西。Merritt说没碰过这样的年轻人,格外想要催眠他,看看天使内心都有些什么。

Merritt天天想催眠Eduardo,Daniel怕催眠刺激到Eduardo的脑袋——他好几次都想事情想得头疼,只好天天跟防贼一样围着Eduardo转,只差没把Merritt踹出公寓一劳永逸了,后来Dylan打电话来的时候,Daniel极力让他把Merritt弄走。

“Wardo,”Daniel走到他身边,“往上走一点有个半山花园,到那边坐一坐?”

Eduardo本来还想往前走一段,可他看到Daniel的担忧,不想令魔术师太为难,于是点头同意了这个提议。

 

这毕竟是个富人区,地广人稀,大家都是开车出入,半山花园其实也没有什么作用,但胜在俯瞰的景色美。

Eduardo怔怔地看了一会儿,忽然跟Daniel说,“我觉得我像是个客人。”

新加坡是个很漂亮的国家,可是Eduardo却总觉得这里非常陌生。

不知道是不是失去记忆的关系,他和新加坡之间有无形的隔阂。这里好像没有他的过去,他仿佛是异乡的孤客,只是流浪至此。否则怎么会没有任何人认识他,也没有任何人寻找他呢?

 

“什么?”Daniel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Eduardo说:“新加坡,我就像新加坡的客人。这里很漂亮,可是我对它没有任何印象。”

“这……真的很奇怪,”他给Daniel解释,“我看到飓风,我知道自己能算出风速和风眼;看到偏微分的方程,数字自然而然就从我脑海里冒出来;看到一些金融信息,我就会想到期货和股票……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通过那些,我能触摸到过去的我。但是看到新加坡,我什么都没有感觉到,这就像我只是新加坡的客人,我不属于这里。”

 

“Look at me.”Daniel把手臂搭在长椅的椅背上,他让自己吸引了Eduardo全部的目光,让自己占据Eduardo眼眸。

Daniel伸手摸了摸Eduardo的脸,笑起来,“好巧,我也是个客人,这个世界的客人。”

“我五岁后一直在福利院长大,12岁那年,我在街头看到一个魔术师的表演。他是Dylan的父亲,哦,Dylan是我们的leader,姑且吧,四骑士其实是五个。他父亲当时表演的是最基本的扑克魔术,可是我看到的第一瞬间,就觉得我应该属于魔术的世界,so,here I am。”

Eduardo微微歪着头,认真地听着。尽管他还不太明白Daniel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些,但是他喜欢魔术师的诚挚和坦白时全心全意看着自己的眼光,以及温暖的笑容。

“我16岁就离开了福利院,利用魔术谋生,20岁开始登台。我属于魔术,魔术也给了我很多。因为巡演的原因,我对很多城市都很熟悉。我在各地都有房子,纽约、洛杉矶、波士顿、巴黎、伦敦、曼彻斯特、柏林……但是即使这样,也没有一个城市是我的家,因为我从五岁起,就是自己一个人了。”

“Wardo,”Daniel说,“归属感并不来自对城市的熟悉感,而是来自人与人的稳定关系。”

Eduardo怔愣着,几乎迷失在Daniel那双极具魅力,极温柔的眼睛里。

魔术师又提起追求的事,“你是客人,我也是客人,我们要不要在一起,成为这个城市的主人?”

Eduardo知道自己应该拒绝,不能草率地在这种时候,因为缺乏安全感而进入一段关系,哪怕他早就对Daniel心动了,他得对Daniel负责。

可是Daniel太温柔了,Eduardo看着他像喝醉了一样,并且不愿清醒,他被魔术师蛊惑了,只想答应他所有的要求。

魔术师的手抚摸着Eduardo的后脑,凑过去要去亲吻这匹迷失的,像一张白纸一样的小鹿。

 

然后,电话响了。

Eduardo猛地回过神,他的脸全红了。

“Daniel,电话……”他提醒明显想无视它的魔术师。

“Shit……”Daniel骂了一声,在Eduardo额头上亲了一下,才接起电话,“Jack,你最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得不找我。”

听了这话,Eduardo的脸更红了,他撇过脸不去看魔术师。

Daniel接起电话后好一会儿没有做声,一会儿他嘲讽地“啊哈”了一声。

“所以你们现在被堵了?”

Eduardo有点担心地看着Daniel,魔术师的脸色了不怎么好,电话里隐约能听见Jack的声音。

Daniel不耐烦,“行了,我知道了,现在就过去。”

 

“怎么了?”Eduardo问。

“Jack和Lula跑到地下酒吧去了,那小子一个没忍住,揭穿人家的扑克出千,不就惹到了酒吧的势力被堵了吗。”Daniel挂了电话无语。

“抱歉,Wardo。”魔术师说,“我们得离开这儿了,去找那净惹祸的小子。”

Eduardo想了想,问Daniel,“我能留在这里吗?”

Daniel想了想,也不知道Jack惹了什么人,要是把行动不便的Eduardo带在身边,怕有斗殴或飙车伤了他。

“那好吧。”Daniel说,“我让Merritt来接你?”

“不用了,”Eduardo摇摇头,“就让我在这里待待吧?”

“那我完事了来接你。”Daniel亲了亲他的额头,“我想用不了多久,等我回来。”

自从Lula这个惹祸精加入团队后,他处理这种事早就驾轻就熟了。

 

Daniel到酒吧后,顺利混了进去。他妈的在女厕找到了这对专门闯祸的小情侣,还差点被当成变态。

十五分钟后,一位醉汉冲撞了一位金发美女,他把酒撒在美女的身上,还想要伸手揩油,美女的男伴生气地一把捉住醉汉,直接把他扭了出去。

这种事情在酒吧中太常见,酒吧比较乐于见到客人出门自行解决,而不是在店里打扰到其他客人。

“所以我为什么是被押出来的那个?”Jack非常不满,“太丢脸了,我才不是色狼。”

“你也可以当在女厕被捉住的变态偷窥狂。”Daniel从倒后镜瞥了他一眼。

魔术师翻了个白眼,“反正我看你刚刚也躲得挺自在的。”

Lula问他,“嘿,Daniel。这么大的火药味,你该不会正在和Bambi约会吧?”

Daniel耸了耸肩没有回答。

四骑士在新加坡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可做的。Daniel自从撞了Eduardo,就开始挖空心思追求他,Lula和Jack成天谈恋爱,Merritt是名副其实的隐士,也不知道他白天自己一个人去的哪里消磨时间。

不能上台表演的日子真的太无聊了,只能谈谈恋爱了。

 

Daniel开了一会儿,竟然下起小雨来了。

新加坡现在正是多雨的季节,一周里能有三天是下雨的。

“Shit。”Daniel看了一眼这阴天,毛毛小雨洒下来。

Lula问他神色不太对,立刻反应过来:“Bambi呢?”

“我把他放在撞车的地方了。”Daniel沉下脸。

“你怎么可以把他一个人放在那里,天啊,”Lula大声谴责他,“太过分了,他被拐了怎么办?”

“我带他来做什么?看你们俩像变态一样躲在女厕,还是帮你们打个架?”

他嘲讽了一句,把车速加快了一些,雨开始变大了,砸在车窗玻璃上嘀嗒作响,“你们要不惹事,我能把他一个人放在那里?”

别看Daniel常常西装革履的,但是他脱了西装就可以打架,一对三都不是问题。但Eduardo可不行,别说他腿不方便,这个小绅士估计长这么大,也就知道“打架”这个词怎么写而已。

 

雨越下越大,很多车辆的速度都放慢了,交通状况就难免要糟糕些。

Daniel急躁得不行,一直按着喇叭。Jack和Lula在后座吓得要死,Jack三番四次想要换下Daniel,但说一次就被Daniel骂一回,最后只能在后座安静如鸡。

原本只要45分钟的车程被雨天拖慢到了90分钟。

Daniel开车到了半山的开放公园,远远就看到Eduardo一个人还独自坐在那张长椅上,Daniel离开后他连位子都没有挪。

Eduardo在密集的雨幕里显得形单只影,很是孤零零,他好像没有避雨的打算,任由雨水打在身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Daniel把车开过去,对Jack丢下一句“你来开车”就不管不顾地冲进雨里了。

Lula赶紧也跳了下去,Jack没下车,直接从后座爬到前面的驾驶座。

 

“Wardo。”Daniel跑到他面前。

在雨声里,魔术师不由得放大声音,“我应该早点来接你,不,不,我不该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Eduardo看到Daniel湿透的皮鞋,抬起头,“你来啦?”

他笑起来,没有责备的意思,脸被浇得湿漉漉的,深棕色的头发浸饱了雨水,全贴下来了,显得年轻可爱极了。

“你怎么不撑伞?”他关心Daniel。

Eduardo摸到放在旁边的腋拐,准备站起来。

Daniel没等Eduardo借助腋拐站起来,直接弯下腰横抱起Eduardo。

Eduardo吓了一跳,浑身都僵硬起来。

“搂我脖子。”Daniel说。

Eduardo回过神来,他把手绕到Daniel的脖子上,整个人就窝到了魔术师怀里。

他低下头,搂着Daniel脖子的手因为不自在和被抱起的不安而非常用力。

Eduardo比Daniel要高一些,不过最近他在医院,心情也不是很好,因此瘦了很多,Daniel抱他不算费力,而且也就十来米的距离。

魔术师抱着他大步往车那边走。

Lula赶紧捡起地上Eduardo的腋拐,跟在他俩后面。

 

Daniel小心地把Eduardo往车后座放,Eduardo看着自己湿透的衣服上滴下来的水珠,低声说,“我要把你的车弄湿了……”

“除了Jack,就没人不湿的,Wardo。”坐在副驾驶的Lula回头给了他一个笑容,她甚至推了推自己的小男朋友,“你也出去淋一下雨,别搞特殊。”

“别折腾了吧?”Jack无奈。

 

“冷吗?”Daniel不管自己同样也湿透了,他拿起刚才下车前随手脱掉的阿玛尼西装,给Eduardo小心地擦干他脸上和脖子的水。

“不。”Eduardo摇摇头,下一秒就因为车里的暖气轻轻打了个喷嚏。

Daniel这两个月里已经摸清了Eduardo的性格,他能不麻烦人就绝对不会麻烦到别人,他说没事你只能信五分。

 

Daniel握住他的手。他的手很冷,大概因为淋了很久的雨的缘故。

魔术师帮他搓了搓,然后一直暖着。

Lula扭开车载音响,非常上道地开始放情歌。

雨下得很大,但是豆大的雨滴都被挡在玻璃车窗外。车厢里因为暖气的缘故渐渐温暖起来,雨声中的情歌也格外悠扬。

Eduardo垂眼,看到自己湿透的裤管一直在滴水。

Daniel很敏锐地察觉Eduardo情绪非常低落。

“是不是我来晚了让你不高兴?”魔术师问。

Eduardo回过神来,有点惊讶,“怎么会?”

“那你怎么了?”Daniel撩开他黏在鬓边的湿发。

“我只是……”Eduardo想了想,“很讨厌下雨。”

Daniel看着他,好像在衡量他这句话的真假。

在魔术师的审视下,Eduardo有点不自在地撇脸,避开了Daniel的注视和他想安抚自己的手。

魔术师的手尴尬地僵在半空。

他第一次被Eduardo拒绝,讪讪收回手。

Eduardo向来很好懂,但这下,Daniel也摸不准了。

Daniel一直用余光关注着他,发现淋了很久雨的Eduardo开始冷得打颤。湿透的衣服粘在他的身体上,暖气无论开得多大都没法温暖他被冰冷的衣服裹住的身体。

可是Eduardo的情绪越来越低落,他一言不发,只是转头看着被雨水打湿的车窗,好像没有注意到Daniel的担心。

魔术师看他这个倔强的模样,不知怎么的,慢慢也恼火起来了,索性跟他一样,一句话也不说,两个人莫名其妙就互相僵持了起来。

前排的Jack和Lula察觉到Daniel和Eduardo之间的紧张气氛,不由得有点面面相觑。

车里渐渐安静下来,只剩下沙哑的女声在唱着新欢旧爱的情歌。

 

一个小时后,车终于抵达他们的公寓。

Daniel开了车门,Eduardo慢吞吞地挪到门口,伸手要够腋拐,被Daniel一把拿了过来扔给Jack。

Jack作为Daniel第一号迷弟,十分识相,抱住腋拐,跟Lula一溜烟就往屋子里跑。

 

Eduardo呆住了,显然没想到Daniel这样欺负他,生气地看着魔术师。

Daniel先他一步走出车,站在车门旁等着他,大有非要Eduardo向他求助的势头。

Eduardo也恼怒起来,他本来就很自立,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现在Daniel拿了他的腋拐,站在那里,好像就是要他低头承认自己就得倚靠他。

他气急了,小心地扶着车门站起来,就是看也不看Daniel一眼,宁愿瘸着腿进去,也不要让魔术师帮忙。

Daniel低声咒骂了句“fuck”,上去把Eduardo拉进怀里,然后又抱起他。

Eduardo几乎在挣扎,“我自己可以!”

“别动!”Daniel喝了他一声。

Eduardo被他这一句喝懵了。Daniel的脾气从来藏得很深,哪怕是恼火,也不过是沉下脸的冷笑,很少这样大小声地斥责。

Eduardo性格很温软,不懂和人硬碰硬,有时候他生气了,哪知碰上对方比他还要生气,他就要软下来,开始想自己是不是真的过分了。

Daniel火大了,Eduardo就忍不住要服软,可他委屈啊,Daniel为什么要拿走他的腋拐,强压着他服软。

他低着头,又开始不动也不说话了。

Daniel抱着淋湿了浑身冰冷,正在瑟瑟发抖的Eduardo也心软了,他压低声音说:“抱你……我又不是真的不费劲……”

Eduardo听了这话,终于伸手环住Daniel。

他把头靠在魔术师肩窝,安安静静的乖巧得让人心疼,湿漉漉的头发全蹭在魔术师的颈脖上。

 

Daniel把他抱进房间里放在椅子上。

Eduardo不安地看着自己裤管滴下来的雨水汇成一小滩水渍。

魔术师蹲下来,摸了摸他有点泛白的脸,“我不该对你发脾气。”

Eduardo摇摇头。

Daniel亲了他一下,“先脱掉外套,我给你准备热水洗个澡。”

 

Merritt坐在客厅的吧台上喝酒,看到Daniel出来,举了举酒杯,“爱情令人狼狈哈?敬爱情。”

Daniel瞪了他一眼,没有闲心思和他闲扯。

他跑到浴室放了水,又找了一条柔软的大浴巾,这才回到Eduardo的房间。

然后他看到Merritt蹲在Eduardo面前。

Fuck!他怎么就忘记防这烂人呢?

 

“雨天很讨厌哈?”Merritt在Eduardo耳边说,“哗啦啦……哗啦啦,又冷又湿,right?”

Merritt一边回头看Daniel,一边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边做出“嘘”的姿势。

他一直在Eduardo耳边模拟着雨水的声音,和窗外真正的雨声融合成一种奇异的频率,延绵不绝。

Eduardo的眼睛已经没有焦距,他无意识地点头。

Merritt打了个响指,“你已经回到自己原来的生活,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Eduardo抬起脸,茫然看了一圈,眼神停在抱着毛巾站在门口阴沉着脸的Daniel身上,然后就挪不开了。

他怔怔地看着Daniel,原本温和不安的脸上露出介乎于委屈和愤怒的复杂表情。

“你在哪里?”Merritt继续在他耳边蛊惑。

“我……我在哪里?”Eduardo的目光还是落在Daniel身上。

可是他神情恍惚,目光始终落在Daniel身上。

 

“你为什么没来接我?”他问Daniel。

Daniel被他的目光看得心脏抽痛,他赶紧向Eduardo走去,安抚他,“我没想到会下雨。”

“我在机场等了你一个多小时。”Eduardo好像没听见Daniel的话。

他好像在生气地质问,可是又很像委屈的申诉,“你答应过的,我一直在等你。”

Daniel一下站住。

 

Merritt最快反应过来,“他是谁?”

Eduardo张了张口,一个名字呼之欲出,脑中却一片空白,好像有什么魔咒阻止他出声。

是谁?是谁让他在雨天里一直等待,是谁让他冒雨长途旅行?

到底是谁?

“N,no,M?”Merritt开始猜,“yes,M,Mi?no,Ma,Ma,yes,Mark?Mark。”

“谁是Mark?”Merritt继续问。

“我不知道!”Eduardo说。

“不,你知道。”Merritt逼问,“你应该知道,Wardo。”

“我在纽约,我不知道!”Eduardo崩溃地大声冲着Daniel说,他的眼睛开始泛红,“我在纽约每天坐14小时的地铁!!”

“朋友?”Merritt难得地露出困惑的表情,他立刻否定“不,不是朋友,男朋友?不,也不是男朋友……”

“谁是Mark?Mark是谁?”Merritt问,“同事?同学?”

“Wardo,Mark是谁?”Merritt说,“找到他,你就可以回到原来的地方。你不是一直想回去吗?回去你原来的生活中。”

 

“回不去了……不可能了,”Eduardo抱住头,痛苦地蜷缩起来,陷在回忆里,冷得浑身战栗,“It's over……everything……”

Daniel再也不能坐事不管了,他扔下手里的东西,快步走过去,把Eduardo抱在怀里。

Eduardo看着Daniel,嘴里一直呢喃着道歉,“Sorry,sorry……”

“为什么道歉,sweetie?”Daniel被他的“对不起”弄得心如刀绞,捧着他的脸轻轻亲吻,“没事了,没事了……”

魔术师用手捂着Eduardo的脸颊,“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应该留下你。”

Eduardo摇头,他的痛苦如此清晰,像刀割一样,“不,是我没跟上你,是我错了……”

Daniel看他头疼得脸色全白了,气得转头看Merritt,“满意了?!结束催眠!”

“至少现在我们知道你的小甜心或许来自纽约。”Merritt耸耸肩,他吹了声口哨,“小少爷为‘Mark’一天在纽约坐14小时地铁。Daniel你怎么想?”

 

怎么想?他妈你还有脸问我怎么想?

Daniel要不是还抱着颤抖的Eduardo,他真是打Merritt的心都有了。

Merritt蹲下来在Eduardo耳边说,“这场雨不是你记忆里的那场雨,你很安全,因为你的男朋友把你接回来了。我数三声,你仔细看看你面前的是谁?3-2-1。”

催眠师打了个响指。

Daniel听到“男朋友”那句,用力瞪了Merritt一眼。

Eduardo在那一声口哨后愣了愣,他好像从梦里醒来,涣散的眼神好一会儿才聚焦到Daniel脸上,“Daniel,我……”

“sweetie,你感觉怎样?”魔术师心疼坏了。

Eduardo脸上露出痛苦和疲倦的表情,他用力咬住下唇,企图掩饰自己打战的牙关。

Daniel忍不住亲吻了他的鼻尖和唇角,他吻得很温柔,一边吻一边呢喃安慰,“没事了,没事了……别怕,我在这里。”

“我以后一定不会落下你,我保证,好吗?”Daniel说,“告诉我,你怎么了?”

像羽毛一样温暖的唇扫过Eduardo的脸,几下过后,Eduardo才开口。

“Danny,我头痛……冷……”


tbc

评论(82)
热度(862)
< >
——不写、不看、不讨论BE——
已完结与正在写的每篇文都是HE
希望看完故事后,感到很温暖
—One World, One Wardo—
—看文戳分类标签栏直接传送—
微博@兔唧唧_
< >
© 望北之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