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爱情重构 8 【NYSM/TSN】

【8】

Eduardo愣愣地看着来人。

谈话室里的空气因为来者凌厉的气势而变得凝滞起来。

这让Eduardo感到很紧张和不安。

特别是他立刻就意识到,自己认识这个非常不友好的人。

他就是存在于Eduardo的断层记忆碎片中的那个人。Eduardo恐慌地明白过来他潜意识里对Daniel的熟悉感,其实来自于眼前这个人。

他们的脸有非常相似的深刻轮廓,同样钴蓝的眼睛,还有一样的尖锐下颚。所以叫Wardo的是他,不是Daniel;雨夜的噩梦里对自己说“left behind”的也是他,不是温柔的魔术师。

但同时,Eduardo几乎立刻就感觉到来人和Daniel不同,他眼里没有魔术师的幽默和笑意,整个人尖锐而充满攻击性、像一块充满棱角、会划伤手的铁块。

他太尖刻了,没有圆滑的地方,以至于Eduardo感到生理和心理上都被他剧烈地刺痛。

他绷直身体,心跳如擂鼓,用力地握起拳头。

 

Eduardo愣愣地看着Mark,眼睛里的疏离和戒备一下子就刺痛了Mark的自尊心,他反射性地因为情感上的受伤而本能地展露攻击性。

“怎么回事?”再次开口,Mark的语气变得无比尖刻。

Mark Zuckerberg——和Daniel Atla长了同一张脸,性格却南辕北辙的Facebook CEO质问Eduardo。

“你为什么要用假护照入境?你知道这会给Facebook增加多少负面新闻吗?”

Eduardo一下子被Mark给骂懵了。

他完全听不懂Mark的质问。

Eduardo知道Facebook是什么,也知道使用假护照是触犯出入境法的,可是他不明白这和Facebook有什么关系。

所以他疑惑地看着Mark,不知道怎么回答,显得非常茫然。

 

Mark看到Eduardo那双棕褐色的大眼睛直勾勾看着自己,似乎很吃惊很无辜,心里就有一把火蹭地烧起来了。

他听说Eduardo在出入境使用假护照被扣留后,立刻向他们施压,让Eduardo免遭盘问和扣押,然后寻找保释途径压下这件事。

同时Mark也丢下手头所有的东西,马不停蹄地从硅谷赶来。

 

但他看到了什么?

Eduardo看上去该死的茫然,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他给自己添了多少麻烦,也不明白自己刚刚有多心急火燎。

看看他的眼睛!

FUCK!那双棕色的、像巧克力的眼睛,现在的眼神简直就像当初诉讼时去获取律师们的同情和情感支持一样!

Mark生气了,而他生气起来就容易口不择言。

“说话!”Mark往前走了两步。

他用冷硬的语气逼问Eduardo,语速也像机关枪一样越来越快,攻击的意味也越来也强。

“为什么要用假护照?你想入境可以联系Chris,Facebook的公关可以给你递交申请,你跟他不是一直都有联系吗?如果你的初衷是不想麻烦他的话,那我可以告诉你,你现在给他、给我,添的麻烦是十倍之多!你知道现在事情有多棘手吗?!”

 

他接二连三的强势质问以及靠近的动作,让Eduardo不自觉地往后挪动了一点。

“对不起……”Eduardo不由自主地道歉。

Daniel……

Daniel在哪里?

这是现在Eduardo唯一想知道的事情。

这一刻,他不想知道自己是谁,也不想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他只想见到他的魔术师。

Eduardo带着紧张怯意的疏离表情太柔软了,让Mark说完那番话后,竟然不知道还要说什么,他停下质问和指责。

沉默了一会儿,Mark终于注意到他裹着绷带的腿和手边的掖拐,于是压下火气,问道。

“你的腿怎么了?”

“撞伤了……”Eduardo低声回答。

Mark不着痕迹地吸了口气,火气终于因为Eduardo的受伤而彻底消退。

他毕竟有快两年没有见过Eduardo,只知道Eduardo移民新加坡,每次股东大会也都是代理人来参加。

“先跟我回去。”Mark说,“之后你再通知迈阿密那边来接你。”

“我家在迈阿密?”Eduardo问。

“当然。”Facebook的CEO用一种很恶劣的语气嘲讽般回答。

Mark想起Eduardo的父亲Roberto以前三番四次通过Eduardo想要干涉Facebook就没有什么好态度。

“我可没听过鼎鼎大名的Saverin家族搬到别的地方。”

“Saverin……”Eduardo低声重复了一遍。

他姓Saverin,父母在美国的迈阿密,难怪他在新加坡出事了,家里人却没有来找他,恐怕他们都不知道。

“你有我父母的电话吗?”他问。

“我怎么会有!”Mark不耐烦,他们的诉讼闹这么大,死要面子的Saverin家不但不怎么理会Eduardo,恐怕还恨不得撕了Mark。

“哦。”Eduardo失望道。

Mark催促Eduardo,“起来,回家了。”

“我的家不是在迈阿密吗?”Eduardo不解。

“回我的家!”Mark说,“等事情处理完了你想回新加坡还是迈阿密都随意,但是在这之前,你必须待在我家。”

他发现Eduardo神色不对,立刻敏感地又质问,“你不来Facebook,连股东大会都让代理人来,怎么,现在我家也不愿意进?”

“但我坦白告诉你,你必须得去,无论多不愿意、多讨厌。你惹出的麻烦够大的了,在我们处理好之前你都必须配合我们。”

“对不起……”Eduardo在他咄咄逼人的指责中非常内疚,又难过地道歉。

“我还有一个问题。”他小心翼翼地开口。

“快说,别磨蹭了。”Mark说。

“请问……你是谁?”

“什么意思?”Mark皱起眉。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在听完Eduardo简短的解释后,Mark不敢置信地瞪着他。

Eduardo点点头,他还是很紧张。

“你不知道我是谁?”Mark黑了脸,“你不认识我?”

Eduardo点头,但他想了想,又摇摇头,“我知道你,你在我闪回的记忆出现过,我以为我叫Wardo,因为我记得你这么叫我。”

Mark难看得要死的脸色总算好看点了。

“Wardo是我给你取的昵称,你叫Eduardo,Eduardo Saverin。”

说着,他掏出电话按了一组数字,“Chris。”

“对,我接到他了。”Mark对电话说,“你立刻预约硅谷最好的脑科医生,两个小时后我们医院见……不用问了,等会你就明白了,对,最好的,立刻。”

“还有,”Mark想了想,“把最好的骨科医生也给我预约了,对,我现在把他带去。”

 

他的语速非常快,Eduardo睁大眼睛看着他。

Mark挂掉电话,“走吧。”

“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Eduardo说。

“Mark Zuckerberg。”Mark这才想起来,“Facebook的创始人,现任CEO。”

“那我是谁?”Eduardo愣愣地问。

“Eduardo Saverin。”Mark说:“我刚刚不是说了吗?”

“我意思是,我和你什么关系?”Eduardo补充。

“你是Facebook的创始人之一。也是Facebook的现任股东,手握5%的股份。所以你的一举一动都和Facebook有关,和我有关。”Mark一字一句地清晰强调。

“我问的是我和你的关系。”Mark的坏脾气让Eduardo解释的语气格外谨慎和小心。

“……”Mark抿着唇不说话了。

Eduardo不解地看着他,“怎么了?”

过了好一会儿,Mark开口。

“我们是哈佛的同学,最好的朋友。你在哈佛时大部分的闲暇时间都在我的寝室——柯克兰H33度过。你因为我们的友谊而投资了Facebook,曾经是它第一任CFO。”

他拿出手机,进入Facebook的网页,然后点击介绍页面给Eduardo看。

Eduardo看到自己的名字就在Mark下面,照片上的他穿着黑色的高定西装,一丝不苟地打着领带:

 

Eduardo Saverin:Co-founder of Facebook

 

“还有什么疑问吗?”Mark问他。

“没有了。”Eduardo摇头。

“走吧。”Mark说。

Eduardo想了想,他拿过腋拐站起来。

他是失忆了,但没有丧失对常识的基本认知。

来美国之前,他查过出入境的相关资料,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有多麻烦。Daniel要带走自己,自己的档案和出入境记录就会留下黑点。而且也没那么容易,还得通过四骑士幕后的第五个人——那个Merritt经常调侃说是Daniel的daddy的Dylan。

但这些麻烦看上去Mark Zuckerberg都可以全部解决。

出去后,他可以用手机或者社交网络联系Daniel。四骑士的社交主页一直由Jack和Lula维护,他很容易就可以联系上Daniel。

所以现在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先跟Mark离开这里。

 

“要帮忙吗?”Mark不太自在地问。

他看到Eduardo的腿想关心Eduardo,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毕竟以前他们最好的时候,从来都是Eduardo关心他。

“不用了,谢谢。”Eduardo婉言拒绝。

Mark这么凶这么不耐烦,他怎么可能让Mark帮忙。不过Daniel在的时候,Eduardo也没有让Daniel帮他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他虽然是个小少爷,但是比平常人家的孩子都独立。

“哦。”Mark有点失望地收回手,“走吧。”

 

Daniel站着等了大概半小时,终于等不下去了。

他刚刚给Dylan打了电话,Dylan让他不要轻举妄动,等他处理,Dylan来跟天眼联系,然后疏通关系想办法将Eduardo带出来。

可是Daniel心焦得很,怎么可能放心。

一想到把Eduardo放在出入境的小黑屋里接受盘问,而Eduardo对于自己的身世和记忆又一片空白,魔术师那颗心就七上八下的,基本落不到实处,担心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出入境的工作人员什么德行Daniel难道不知道?一个个都恨不得把你身家底细都抖得一干二净。

“我不等了,直接去把他带出来。”Daniel心急如焚,没多久做下任性的决定。

“Dylan会处理,你急什么?”Merritt翘着二郎腿,懒洋洋地说。

“太慢了。”Daniel瞪了他一眼,转头问Jack,“帮不帮忙?”

偶像开口,迷弟怎么可能拒绝?

迷弟要帮忙,迷弟的小女朋友也就只好加入“救援行动”了。

魔术师转头问Merritt,“三比一,你来不来?”

“OK,”Merritt向来还算有团队合作精神,他翻了个白眼,摊开手,“我猜没有我,你们也做不成。”

Daniel拍了拍手掌,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自己身上,“好了,现在Jack和Lula负责引开安保的注意,我和Merritt潜进去,gogogo,给我行动起来。”

“嘿,你又不是老大!”Lula对他命令的语气非常不满,抗议道。

当然她的抗议被所有人无视了,只有Jack对她投来一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的无奈劝解眼神。

 

Jack立刻从背包里掏出了联系用的无线耳麦,四骑士各自塞进了耳朵中。

四个人干了这么多票,默契早就不用多说了,Jack和Lula负责场外支援和协调统配。

Jack负责运用天眼提供的工具,搜索摄像头然后黑掉,而Lula运用她天才的搞怪能力,很快就在出入境大厅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Daniel和Merritt机敏地闪身进入了刚刚Eduardo被带走的区域。

两人一人一个打晕了两位出入境人员,避开Jack提供的摄像头位置,将他们拖进了洗手间。

Merritt把其中一位叫醒,催眠了他,让他提供了Eduardo的位置,又再次敲晕了这位工作人员。可怜的先生连续被敲两次,接下来五天他的脑袋都该痛死了。

随后,Merritt和Daniel脱掉了这两个工作人员的制服,换到自己身上,前往工作人员提供的地点。

 

Daniel打开门,谈话室空荡荡的。

“Wardo不在这里。”Daniel生气地对Jack说,“该死的,那个人提供了虚假的情报!”

“不可能,”Jack感到不可思议,他大叫道:“刚刚确实在这里。”

“快查查他的位置。”Daniel说。

“稍等。”Jack说,他黑进监控室,取得前面的录像。

“What the fuck……”他看了一会儿监控目瞪口呆,“Daniel,你把他接走了?在十五分钟之前……”

“What?”魔术师恼火地说:“你在跟我开什么玩笑?我才刚到这里还没接到人!”

“我没有开玩笑,”Jack说,“我现在把录像传送到你的手机里。”

一分钟后,一段监控视频传到了Daniel的手机上。

Merritt看了两眼,“这个人长得跟Daniel一模一样,就是穿衣服品味不怎么好。”

“你观察力可‘真好’。”Daniel瞪了他一眼。

随后,他恼怒地说:“Fuck,这个不是我!哪个混蛋冒认我,把Wardo带走了?!”

“不,不,”Merritt指了指屏幕,开始解读Eduardo的身体语言:“Bambi可没有认错人,他知道这不是你。”

“你看,”Merritt为他分析,“他刚开始见到这个人时,身体前倾,显然非常高兴,但下一秒,他就绷紧了身体,做出防备性质的微微后倾。因为他立刻就认出这不是你。他和这个人有过短暂的争执,但很快这个人就打消了他的防备,但他还是很紧张,证明他在理智上相信了来人,在情感上还是保持着陌生的隔阂。最后,他在犹豫,但还是自愿选择跟这个人离开。”

“What……”Daniel皱起眉。

“这是Bambi的朋友,”Merritt说,“至少是认识他的人,他和你长得一模一样,这也就解释了Bambi对你超乎寻常的信任和依赖,其实是因为把你当成这个人的投影。”

Daniel越听心里越沉,Merritt这话可不好听,他却没法反驳。

“换句话说,他的朋友把他接回去了。”Merritt下结论,“你‘鸡妈妈’的任务完成了,Daniel。”

 

“Jack,找找和我相似的人。”Daniel没理Merritt的挖苦。

“没问题。”Jack对偶像有求必应。

“Oh god!”Jack话音刚落,他旁边的Lula就尖叫起来,“根本不用查!”

她说,“他……那个跟Daniel很像的人,是Facebook的CEO,Mark Zuckerberg,著名的硅谷暴君!”

Lula抬起头,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小男友,“所以,你们猜猜Bambi是谁?”

“他是谁?”Daniel对Lula的卖关子非常不耐烦。

“他是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之一,Eduardo Saverin,巴西籍,毕业于哈佛经济系,前年与Mark Zuckerberg打了一场著名的诉讼。Woo——!!你们猜猜Bambi的净资产有多少,my god……”

“Daniel你还说要养他……”Lula絮絮叨叨。

“他的净资产至少有八亿美元,是我们四个人的十多倍,属于我们经常洗劫的那类人……”

“而且,因为他庞大的资产,所以他几个月前移民新加坡,被美国出入境处认为是为了避税,所以上了黑名单,正新鲜热辣着,难怪立刻就被人认出来了!”

“所以不是Dylan和天眼伪造的护照有问题,而是他在出入境内部非常有名,不容错认。”

Jack毫无自觉地火上添油,给Daniel加了一锤子的沉重打击。

 

Merritt听了同情地看着Daniel。

他拍拍魔术师的肩膀,“我们先离开这里,再待下去,就要被人发现我们黑了监控了。”

“知道了。”Daniel用力甩开Merritt的手,看也不看他,黑着脸往前走。

Merritt在他身后做了个鬼脸,撇撇嘴,也迈开步子跟他离去。

他俩回到洗手间,把衣服换回来,将制服重新套回那两个倒霉蛋身上,回到四骑士的汇合地。

 

“什么?!!”Dylan在电话里大叫,“那孩子是Eduardo Saverin?!”

“是的。”Daniel说。

Merritt在开车,他们三人因为Daniel的低气压而不怎么敢说话,整个车厢安静如鸡。

最后,Merritt提议这件事关系重大,必须尽快跟Dylan报备,Daniel这才拨通了Dylan的电话。

Dylan听完后,掐死Daniel的心都有了。

“你就不能少惹点事?”Dylan真是为他操碎了心,一口血喷出来:“就算你想惹事,能不能别惹不该惹的人?!”

Daniel黑着脸,一言不发,就是不搭理Dylan的教训。

“我会让天眼停止所有关于Eduardo的部署,从今天这一刻起,你不许再做任何涉及Eduardo Saverin的事情了。”Dylan下了死命令。

“……”Daniel抿着嘴还是不说话。

“说话,Daniel!”Dylan在那边大声叫道,他尝试跟团队里最强势的魔术师讲道理。

“你想想,Mark Zuckerberg开始处理Eduardo Saverin非法入境的事情,如果天眼再介入,那势必就会被政府顺藤摸瓜地揪出来。你现在该向上帝祈祷,Eduardo Saverin在被调查的期间,不会牵扯进你们四个,在天眼完全帮你们洗白掉上一票的事情之前!”

 

Dylan这个理由非常重要,魔术师生气地掐断了通话。

“我知道了!”

“你担心什么?”Merritt一边开车一边说,“他的朋友把他接走了,他会得到很好的照顾,你当‘鸡妈妈’还真当上瘾了?”

魔术师不说话,低头来来回回地把玩着手里的手机。

“他要是想联系你,自然会联系你。”Jack看不下去了,开口安慰Daniel,“他有你的联系方式不是吗?别太担心,这证明Wardo现在情况很好。”

“况且这不是你希望的吗,”Jack说,“帮他找到自己的身份。”

Lula撞了撞男友的肩膀,小声说:“你还不如不说话。”

 

她忽然想起什么,抬起头问:“Daniel,Zuckerberg真的是Bambi的朋友吗?”

坐在副驾驶的Daniel回过头,“什么意思?”

“我意思是,”Lula比划了一下,“他和Mark Zuckerberg可是打了一场官司的,他拿走了Zuckerberg六亿美金,还有5%的股份,而在这之前,Mark Zuckerberg骗他签了一份死亡合同。”

在刚刚,Lula已经用手机联网,把Eduardo和Mark之间的纠结恩怨全都看完了。

好一场好友变仇敌的尔虞我诈的商场大戏。

“你想想,我们之前才败了亚瑟几千万而已,”Lula说:“亚瑟跟他那小崽子沃尔特都恨不得把我们全部弄死。Bambi可是拿走了Zuckerberg六亿美元!六亿啊,天!Zuckerberg不得对Bambi恨之入骨?那可是硅谷著名的暴君,脾气之差、性格之记仇,全美闻名啊!”

“亚瑟想弄死我们,是因为我们愚弄了他。”Jack说,“老家伙感到颜面尽失。”

“可是Bambi的官司不也让Mark Zuckerberg颜面尽失吗?”Lula恨铁不成钢。

“怎么可能,你们太不了解人性了。”Merritt哂笑。

他摇摇头,“如果Bambi跟Mark Zuckerberg的关系真如外界传闻的那么糟糕,Bambi怎么可能这么依赖跟Mark Zuckerberg一模一样的Daniel?哪怕没有记忆,他都要讨厌死Daniel了。”

Daniel用力锤了一下车门,“闭嘴,别说了。”

Jack和Lula立刻闭嘴,Merritt“啧”了两声,也就没继续说话了。

车子里又再次安静。

 

过了半晌,Daniel停下把玩手机的手,他打开短信界面。

 

Where r u?

 

但是停顿了片刻,魔术师又把这几个字全部删掉了。

 

Jack说得没错,Eduardo如果想要找他,随时都能找到。

但Daniel现在明白了,正如Merritt所说的,Eduardo潜意识里一直想要找的,是跟他一模一样的Mark Zuckerberg……

 

而不是一个随便哪里冒出来的魔术师。


TBC

不好意思,离修罗场还远着呢_(:зゝ∠)

评论(104)
热度(852)
< >
——不写、不看、不讨论BE——
已完结与正在写的每篇文都是HE
希望看完故事后,感到很温暖
—One World, One Wardo—
—看文戳分类标签栏直接传送—
微博@兔唧唧_
< >
© 望北之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