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爱情重构 9 【TSN/NYSM】

更正一个地方,上一章Mark让Chris给Eduardo找医生到他家,改成预约医院里的了。

【9】

Eduardo离开谈话室后有点忐忑,毕竟非法入境不是小事。

他从小就是个正直的乖孩子,连校规都没有违反过,何况违法?Eduardo心虚得快要把自己关回谈话室那间小黑屋去了。

跟Eduardo心虚的表现完全相反的是Mark Zuckerberg。

他旁若无人地往外走,好像他来这里不是为了捞出一个非法入境者一样。

Eduardo也就只好一声不吭地乖乖跟在他身后。

Eduardo走了一小段路,忽然发现Mark的身体有点僵硬。他的腰挺得笔直,抬腿迈步的动作也不自然,有点像个生了锈的小机器人。

Eduardo眨了眨眼,明白到Mark其实非常不自在。

注意到这一点让Eduardo更加坐立不安。

Mark说他们是好朋友,可是他从踏入谈话室到现在,都没有对Eduardo表现过任何欢迎的态度,哪怕是一丁点的高兴。

他说的话,字里行间充满了质问、指责和命令,就好像自己给他添了多大的麻烦那样。

好吧,Eduardo郁闷地想,自己确实是因为伪造护照企图非法入境,给Mark Zuckerberg添了很多麻烦。

 

有Mark Zuckerberg在,出入境的工作人员没有为难Eduardo,放任他一路畅通无阻地离开这里。

Mark的车停在外面,Eduardo想坐到车后座去,可是Mark已经先一步为他打开了副驾驶的门,于是Eduardo只好坐进副驾驶。

他系好安全带,Mark就开车了。

“你家在哪里?”Eduardo问。

“帕罗奥图。”Mark看了他一眼,“不过不是原来你去过的那栋房子了,我后来搬家了两次,现在租了另外一栋。”

“没关系,我都不记得了。”Eduardo故意赌气地说。

“哦。”Mark瞟了他一眼。

 

两人有一段路都没有说话,车里的气氛简直尴尬到极点。

Eduardo越不说话,Mark的脸色就越紧绷;而Mark脸色越不好看,Eduardo就越不想跟他聊天。

最后Eduardo索性转头看向窗外。

进入硅谷后,道路两旁的特色建筑渐次多了起来。

这里可是全美国最有活力、最有想象力的一群人的聚集地,那些色彩缤纷,造型奇特的建筑逐一出现。

“我真的来过这里吗?感觉很陌生……”Eduardo看着窗外。

他在新加坡时有些地方是会有熟悉感的,特别是Daniel把他撞倒的那一带,尽管熟悉感很模糊。

可是硅谷就是全然的陌生了。

“你几乎没来过。”Mark握着方向盘,直视前方,看都没看Eduardo一眼,淡淡地说:“你那时候总在纽约。”

“为什么?”Eduardo有点奇怪,“我不是Facebook的CFO吗?Facebook不是一直在硅谷吗?”

“如果你当时也这么想就没后来那么多事情了。”Mark语气里带了点讽刺。

他这话一出,Eduardo立刻感到意兴索然,连好奇追问的兴趣都没有了,紧紧闭上嘴,抿着唇不再说话。

Mark张了张嘴,但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

 

“谁把你撞成这样?”过了一会儿,Mark主动开口。

大概因为他自己也意识到刚刚太凶了,这次语气温和了很多,尽管声音还是一贯的冷质。

Eduardo悄悄在心里想,真像是电脑程序的提示语音的快速版。

“嗯……就是……”他犹豫了一下,含糊地说:“有人疲劳驾驶,不小心就……”

他不太想把Daniel的事情告诉Mark。

可是他的态度却让Mark误会撞他的人肇事逃逸,Facebook的CEO立刻又问,“那个混蛋承担车祸责任了吗?”

“他不是混蛋。”Eduardo立刻反驳。

Eduardo不喜欢将“混蛋”这个词和Daniel联系在一起。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照顾我。”Eduardo说。

Mark扯了扯嘴角,显然不相信,“照顾你?一个车祸肇事者?”

Eduardo听了气极,气呼呼地撇过脸,不想再跟这个讨厌的家伙谈论他的Daniel了。

 

“到了。”Mark停好车,他绕过去帮Eduardo打开车门,递给他腋拐。

“医院?”Eduardo愣了愣,“不是去你家吗?”

“你需要一个全身检查。”Mark说,“特别是检查一下你的脑子,还有你的腿。”

“我说了我在新加坡已经出院了,医生说我没有什么问题了。”Eduardo有点生气了。

“出院了?”Mark说,“你看看你,什么都不记得了,连走路都不利索,谁知道那个混蛋带你去的是什么医院?”

 

其实Eduardo是完全不排斥检查的,可是Mark的语气太讨厌了,就好像他现在这样的状况很不正常、很有问题一样。

Daniel从来不会这样对待他,Eduardo有点委屈地想。

“嘿,Eddie,好久不见。”

两个人正僵持着,忽然有人笑着打断了他们的对峙。

Eduardo把视线从Mark身上移开,看到一个金发的青年径直走向自己。他现在当然不认识对方,但显然这也跟Mark Zuckerberg一样,是Eduardo的朋友。

因为下一刻,Eduardo就被对方伸手轻轻友好地拥抱了一下。

“你的腿受伤了?”Chris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吧?Mark还让我预约了脑科,怎么回事?”

Eduardo摇了摇头,他不好意思跟这位金发青年说自己现在不太认识他,怕伤了对方的心,于是面对Chris真心实意的关心和热情,Eduardo只好冲他腼腆地笑了笑。

“怎么这么见外?”Chris笑着问他。

“他不认识你。”Mark在旁边抱着手臂,语气平板,挑着眉,“所以我才带他来医院做做检查。”

“什么意思?”Chris回过头看他。

Mark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他失忆了,所以才会用的假护照入境想回美国。”

“Jesus……”Chris惊讶地看着Eduardo。

Eduardo露出一个有点羞涩的软软的笑容,“抱歉。”

“别道歉,这又不是你的错。”Chris笑着向他伸出手,“那么重新认识一下,我是Chris Hughes,Facebook的PR。”

Eduardo握了握Chris的手,“你好,Mr.Hughes。”

“是Chris。”Chris朝他眨眨眼。

“Chris。”Eduardo立刻从善如流,和Chris相处起来比Mark要舒服得多。

“走吧,预约的时间到了。”Chris说。

Chris很体贴地拿过Mark手中的腋拐递给Eduardo。

Eduardo也就站起来跟着他往医院走去。

Mark不服气地哼了哼,两手插在帽衫的口袋中,安安静静地跟在他们身后。

 

接下来,Eduardo在医院里被Mark和Chris带着做了一系列的检查。

所有的数据都显示Eduardo身体没有太大的问题。

“没什么问题,”主导检查的那位权威医生对Mark说,“Saverin先生恢复得很好,显然他在车祸后得到非常及时的治疗和很好的照顾,腿也是,再过一周就可以去拐行走了。”

“谢谢。”Eduardo笑了笑。

“他的记忆怎么回事?”Mark问。

“这可能是由于车祸时轻微的脑震荡引起的。”医生翻了翻手上的诊断数据。

“但确实没有什么大问题。而且Saverin先生说已经出现记忆的闪回,我想如果多接触一些他熟悉的人,或到他熟悉的环境中去,假以时日,记忆会慢慢恢复,不用担心,Zuckerberg先生。”

“哦。”Mark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满意了吧?”Eduardo瞪了Mark一眼,小声嘀咕。

Chris没忍住,笑了起来。

 

回去的路上,还是Mark在开车,Eduardo和Chris两人坐在后座。

Chris跟Eduardo说了很多Facebook现在的情况,还有硅谷的趣闻。有他在,气氛都不一样了。

很快,他们就从医院回到了Mark的住宅。

“去年Mark租下了这里,一个月三千美元的租金。”Chris笑了笑。

“有点简陋。”Mark毫不在意Chris的评价,侧身自然而然地把Eduardo让进屋子里。

“没关系,谢谢。”Eduardo说。

他感到不可思议。

Facebook的发展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从美国的金融经济以及IT类的新闻也能一窥势头,至少Eduardo微软和雅虎都放出消息想要以数亿的价格收购Facebook。

然而难以想象它的CEO竟然住的还是这样三千美元租金的房子,以及车——对,Eduardo也发现了,Mark的车是只有三万美元的本田。

 

半个小时后,Eduardo在房子里见到了Facebook的第四位创始人——Dustin Moskovitz。

这位Facebook的CTO用炮弹一样的势头扑到了Eduardo身上。

“Wardo!”他欢快地拥抱了Eduardo,差点把他推倒在地上。

Dustin的热情让他有点吃不消,不过Eduardo还是非常有礼地回抱了他。

Mark脸色难看地揪住Dustin的后衣领,把他从Eduardo身上扒下来。

幸好这次有Chris在身边,不然要Mark对Dustin再解释一遍Eduardo失忆的问题,真的就要烦死他了。

Dustin是他们几个人里最快接受Eduardo失忆的那个。

他睁着圆溜溜的眼睛听完Mark的解释后,跟超级处理器一样,甚至花不了一秒就接受了这件事。

他转头又扑向了Eduardo。

“哦,没关系没关系!我就知道,无论多少次,我们还是会成为好朋友的!”

Chris在Eduardo身边,看着他们,微笑着开口。

“Wardo,欢迎回来。”

 

等结束这鸡飞狗跳的一天,已经是晚上了。

Mark家里平时显然没有留宿客人的习惯,因此客房形同虚设,空荡荡的没什么让人会感到住得舒适的家具和用品。

Chris和Dustin对Eduardo非常热情,立刻拉着Eduardo出门,驾车买了许多东西回来。

然后他们忙碌了小半天,终于把客房布置得看上去像是那么一回事了。

Eduardo腿不方便,看他们忙前忙后,又是买东西,又是卷袖子搬东西进去,实在非常羞愧。

Chris发现了Eduardo的不安,他拍拍Eduardo的肩膀,“没事,以前在哈佛,你总给Dustin那家伙买午饭晚饭,正好让他报答你一回。何况那家伙又不爱去健身,看他那小肚腩都成什么样子了。”

Chris满脸嫌弃地说。

Dustin听了Chris的挤兑,也不生气,只是嘿嘿嘿地笑起来。

Mark默默地抱着一张椅子放进房间里去。他并没有打算参与谈话,只是回头看了一眼他们三人融洽聊天的景象。

Eduardo正冲着Chris和Dustin笑得有点腼腆。

他还没有完全熟悉Chris和Dustin,所以笑容里还有些见外的羞涩;可能是因为失忆的缘故,Eduardo在诉讼时那种锋利的、成熟的尖刺消失了,那种化解不了的忧郁似乎也消失了。

他的性格回到像以前一样温柔软糯,看上去非常平易近人又亲切可爱。

此时此刻,他们四个好像又回到了哈佛柯克兰的H33室。

 

吃过晚饭后,Mark就一头扎进工作里了,Chris和Dustin又跟Eduardo聊了一会儿,看他很累的样子,就告辞了。

Eduardo回到房间关上门,把自己摔进床里,松了一口气,感觉累得快要虚脱了。

在短短的一天里,他不但知道了自己是谁,还见到了朋友。

他前两个月一直非常苦恼彷徨的问题和谜团,忽然全都有了答案。

变化之大,速度之快,Eduardo简直不敢置信。

Eduardo拿出手机,他想跟Daniel分享一下今天的所有事情——Dustin、Chris,还有那些惊喜和措手不及的茫然,他都想跟魔术师说一说。

他应该早点联系Daniel的,魔术师太爱操心了,Eduardo想他可能要担心坏了。

可是Mark、Chris和Dustin几乎占据了他今天所有的时间和思绪,他只来得及在空隙里给Daniel发了一条短信,说自己被朋友接出来了,让他不要担心。

可是刚发出短信,Dustin就拉着他又开始聊起来了,Eduardo没等到魔术师的回复,就匆匆收起手机。

 

晚上八点正。

Daniel坐在沙发上,玩扑克牌玩个不停已经整整两个小时了。

他的脸色黑得连Merritt都不敢上来招惹,更别提Jack和Lula简直对他退避三舍。

小情侣吃过饭早早就躲进房间里卿卿我我去了,现在只剩下Daniel一个人在客厅里把扑克牌洗得哗啦啦的。

他的手机放在旁边,至今毫无动静。

没有简讯,也没有电话。

Fuck,魔术师面无表情地在心里骂了一句粗话,他真该在Eduardo身上装个定位装置。

正想着,手机就震动起来了。

Daniel一把抄起手机,朝着屏幕一瞅。

Dylan。

他翻了个白眼,懈怠地接通电话,“又有什么事情?”

 

Eduardo看着亮起的手机屏幕,惊讶地发现上面既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过多的来自Daniel的叮嘱和询问。

好吧,就只有伶仃的一条短信,而这条短信里仅仅三个字:

“联系我。”

Eduardo把收件箱和未接来电看了又看,确认除了这条短信外,没有魔术师其他新信息了。

他这台手机的通讯录中只有一个人——Daniel Atlas。

而他的手机收件箱中,也只有跟Daniel的短信对话。

不过前些日子他们住在一起,所以几乎也用不上这台手机,因此短信对话组里也只有这么两句联系:

——Danny,出入境通知了我的朋友,他们将我保释出来了,我叫Eduardo Saverin。

——联系我。

Eduardo反反复复地看了这条短信好几回,愣了。

他突然意识到,在被Mark、Chris和Dustin找到并带回帕罗奥图,同时知道自己叫“Eduardo Saverin”的那一刻,代表Daniel终于可以卸掉他这个负担了。

 

 

晚上九点正。

除了Dylan那通电话外,Daniel手机依然维持毫无动静的状态。

他烦躁地将叠好的扑克牌扔到沙发上。

Daniel拿着手机来来回回地Eduardo给他发的那条短信。

 

——Danny,出入境通知了我的朋友,他们将我保释出来了,我叫Eduardo Saverin。

 

好吧,他当时是有点生气了——无论是那个和他极度相似的Mark Zuckerberg的出现,还是Eduardo轻易就跟着Facebook的CEO离开,都让Daniel感到非常挫败,所以他才简单地回复了三个字。

可是见鬼的,这小子就真的到现在还没有联系自己。

Daniel看着自己那条没有被Eduardo回复的“联系我”的短信。

他忽然意识到,当Eduardo被他的朋友接走,并且知道“Eduardo Saverin”这个名字的那一刻开始,自己的责任就已经被宣判结束了。

 

魔术师挫败地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后背往沙发上一靠

一个晚上的时间已经足够Daniel把Eduardo的身世查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了。

巴西商业名门Saverin家的小少爷;

13岁击败国际象棋大师、刷新了国际象棋最大的领先比分世界记录;

他热爱飓风和冲浪,刚刚进入哈佛后的第一个暑假,就用气象信息在石油期货上轻松赚了30万美金;

哈佛投资协会的主席,以极优秀的成绩从哈佛经济系中毕业;

哦,对了,还有一场官司——所得六亿美元和Facebook的5%股份;

还有教科书上经典的失败案例一页。

 

这么多头衔和标签,完全没办法和Daniel这段日子里小心照顾呵护着的那个温柔的青年联系在一起。

在Daniel这里,Eduardo像个泡在蜜罐子里被家人宠着长大、性格温柔、不知疾苦的小少爷;但同时他又独立坚强得让Daniel心疼。他不喜欢麻烦别人,也从来不会责怪别人,连生气也不超过两小时,简直不记仇得可爱。

Daniel每次想到自己不小心把Eduardo扔在滂沱大雨里,就非常懊恼。

好吧,现在他知道了,上一次把Eduardo扔在大雨里的那个人——Mark Zuckerberg,现在终于把Eduardo接回去了。

 

Daniel正郁闷地胡思乱想着,电话响了。

魔术师回过神。

屏幕上亮着他等了一整天的那个名字——Bambi。

“Bambi”是Lula给Eduardo起的昵称,因为他有一双特别漂亮特别大的棕色眼睛,又软又亲昵,就像不谙世事的小奶鹿一样。

况且他们也不太清楚“Wardo”这个名字怎么拼,所以录入通讯录的时候,Lula恶作剧一样拿了Daniel的手机把Eduardo的名字直接写成“Bambi”,还配了一张小鹿斑比的图,后来Daniel也没有再改回来过。

 

“Danny。”

Eduardo的声音软软地、有点不安地从电话那边传来。

魔术师沉默了一下,无声地吸了一口气,隐藏起自己各种复杂的想法。

他清了清嗓子,笑起来:“Eddie。”

“啊?”陌生的称呼让Eduardo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傻乎乎地轻轻“啊”了一声,“什么?”

魔术师几乎能想象他睁大那双褐色的眼睛,有点疑惑的可爱模样,不由得低声笑了:“Eduardo不是吗?”

Daniel的笑声让Eduardo刚刚不安的心情都放松了,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还不是很习惯这个名字。”

“找回自己的名字,感觉怎样?”魔术师笑着问他。

“很神奇,”Eduardo躺在床上,蜷起身体,整个人都放松了,“你知道我还是Facebook的创始人吗?前些日子总看Lula更新你们四骑士的主页,谁想得到,如果点进去创始人界面看看,我就能找回我自己了,这感觉真酷。”

Daniel愣了愣,他还摸不准Eduardo知不知道那次欺骗背叛和那场瞩目的官司。

正在他打算稍微提醒一下Eduardo的时候,Eduardo又说话了。

 

“对了,”Eduardo兴致勃勃地跟Daniel谈论自己的朋友们:“还有Chris和Dustin。Facebook的CTO和PR,真的是非常有意思的人,我太喜欢他们了,难怪我以前会和他们当朋友。”

“嗯?”Daniel按捺住心里的烦躁和寂寞,笑着耐心地听他喋喋不休地说话,“都是哈佛的学生吧?”

Eduardo说,“只有Chris毕业了,Dustin为了Facebook休学了。Chris真是太英俊了,他的金发就像Apollo,他对人与人的关系看得十分透彻,对LGBT的平权也怀有非常令人敬佩的野心和行动力;嗯,对了,还有Dustin,他简直是个可爱的小天才!你知道吗,他原来跟我一样都是经济系的,刚开始他编程都不会,后来……”

Eduardo忽然停顿了一下,飞快而含糊地念过Mark的名字。

“后来Zuckerberg要做Facebook,他觉得很好玩,立刻就说要加入。可是那会儿他根本连最简单的编程语言都不懂,竟然立刻跑去买了一本书,说学就学。可是他连书都买错啦,买了一本《轻松学用Perl语言》,可是Facebook是用PHP语言编写的,不是Perl。”

Daniel听到Eduardo在电话那边笑得停不下来。

他几乎滚进柔软的被褥里去,为了不大笑出声而不得不用枕头捂住嘴,因此魔术师听到的是他闷闷的笑声。

“可是他花了一个星期就学会了,现在他比硅谷里绝大部分的程序员都厉害,他简直是天才中的天才。”Eduardo笑够了才把话给说完。

他听Chris说这一段的时候,Dustin在旁边配合地手舞足蹈,让Eduardo笑得肚子都痛了,现在对Daniel说,他还是觉得很好玩。

“哈佛里都是这样的天才吗?”Daniel温柔地问他,“你也是。”

“他们都是改变世界的人。”Eduardo摇头,“我肯定没有他们厉害。”

Daniel想起Eduardo的那一串光环,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Eduardo问他,“Dan,你在哪里?”

 

魔术师敏感地注意到Eduardo准备结束关于朋友们这个话题了。

这意味着Eduardo不打算跟自己谈论Mark Zuckerberg这个人。

Mark Zuckerberg长相跟自己至少有九成相似,Eduardo不可能不跟Daniel提一提他。

可是Eduardo没有,在刚刚不得已提到Mark的时候,他甚至快速地直接用姓含糊地说过去了,好像并不想Daniel注意到这个人一样。

可是Mark Zuckerberg,是Eduardo在失忆后唯一残留着印象的人,同时在各种新闻里,他也是和Eduardo纠葛最深的那一个。

他比那个Chris和Dustin对于Eduardo而言显然更重要。

Merritt根据各种新闻和资料,跟Daniel分析过Mark和Eduardo的关系。

显而易见,他们在Facebook初创期间关系非常亲密,而根据Eduardo在电脑和互联网上并没有突出的能力和太深入的了解,他去投资一家社交网络的新公司,只能是因为他和Mark的关系。

但更重要的是,即使在官司结束后,Eduardo失忆了,他依然因为模样上的相似而对Daniel有天然的好感,这就说明了,他和Mark Zuckerberg之间哪怕经历了欺骗和大量金钱上的纠纷,Mark在他心里还占据某种非常重要的地位——而且绝对不是恨或者是讨厌。

而Mark Zuckerberg,难以置信的是,他在知道Eduardo被扣在出入境后,能立刻赶到那里把Eduardo接回来,速度甚至比Daniel还要快。

是的,不是专门处理对外公共关系的PR去出入境,而是Mark Zuckerberg亲自前赶过去。

显然对Mark来说,Eduardo也并不仅仅是用法律手段分割了Facebook股份的、反目成仇的旧朋友。

然而Eduardo有意略过了Mark Zuckerberg,没有任何与Daniel谈论的打算。

 

Daniel手里那张红心A慢慢被用力握成小小一团,可是他脸上和语气依然保持着温柔的微笑。

“我在奥克兰。”魔术师说,“天眼在这边有驻所。”

Eduardo听了莫名地安心,Daniel离他并不是很远,这个事情让他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

“怎么了?”魔术师没有错过那声小小的呼气。

“Danny,”Eduardo想了想,“我想暂时留在帕罗奥图和他们在一起。”

听到魔术师那边沉默了,Eduardo立刻说,“我只是觉得和他们在一起,记忆恢复的速度会加快。我今天在硅谷这边的医院又做了一次全面检查,医生说我恢复得很好,记忆出现闪回是好迹象,这代表正在恢复。如果和他们多接触的话,忘记的东西会更快地想起来。”

“嗯。”Daniel说,他把手中被揉成一团的红心A用力扔在地上。

和手上暴躁的动作不同,魔术师嘴上却是笑了笑。

“没关系,刚刚Dylan也正好打电话给我们下了新的任务,下周我们可能要去纽约一段时间。FBI那边和天眼达成了协议,如果完成这次任务,我们之前的案底就可以注销了,四骑士正式成为合法组织。而接下来,天眼想和FBI合作。”

“任务危险吗?”Eduardo有点紧张地握紧手机。

“放心,”Daniel温柔地安慰他,“不会有问题的,只是我没法带着你,你这段时间留在帕罗奥图,我也安心。”

 

Eduardo正想说点什么,他的房门忽然被敲响了。

“稍等。”他对Daniel说,然后从床上爬起来,握着手机打开房门。

Mark站在门外,抱着一床被子。

“Mark?”Eduardo疑惑地歪了歪头。

“给你换一床被子。”

听见电话那边的声音,魔术师默默地皱了皱眉。

Mark Zuckerberg的声音跟自己的也很像,但是语气要冷淡得多。

可是同样作为控制狂,Daniel还是听出了那位年轻的硅谷暴君刻意掩饰的关心。

“我已经……有了。Chris和Dustin傍晚的时候买的。”Eduardo犹豫着解释。

“我知道。”Mark有点烦躁地说,“换一张,那张太薄了。”

他抬头看了看空调显示的温度,不敢苟同地带点嘲笑地哼哼:“你睡着后会冷。你以前在柯克兰,睡我的床、抢我的被子的时候还少吗?”

“谢……谢谢……”Eduardo脸都红了。

之前Chris和Dustin还跟他说过,他以前总喜欢赖在柯克兰H33不走,晚上看书看困了,就占了Mark的床睡觉。

尽管Mark冷冷地说比起睡觉,自己更喜欢编程,所以床空着也是空着,无所谓。但是Eduardo还是非常不好意思。

他接过被子,“稍等。”

Eduardo把手机放到桌子上,将床上自己那床新被子抱给Mark。

“早点睡。”Mark接过被子,命令他:“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你配合处理。”

说完他就转身踩着拖鞋头也不回地走了。

 

Eduardo关上房门,他拿起电话对Daniel说,“抱歉,久等了,刚刚有点事情。”

Daniel想了想,还是忍住了询问Eduardo关于Mark Zuckerberg这个人的冲动。

刚刚的对话还让Daniel恼火地知道Eduardo跟Mark的关系肯定非常亲密。

这位出了名不爱和人亲近的年轻CEO,甚至愿意把宿舍里的床和被子跟Eduardo分享。

 

“时间不早了,Eddie。”Daniel温和地提醒Eduardo,“你该睡觉了,不是吗?”

魔术师觉得自己现在该挂断电话了。

他得好好地冷静一下,停止各种猜测和想法。如果再跟Eduardo聊下去,Daniel知道自己绝对会控制不住要发泄到Eduardo身上——逼问他,或者冲他发火。

谁知道呢?

但无论怎样,魔术师都绝对不愿意这么这么对Eduardo。

“嗯。”Eduardo没有察觉Daniel的异样,他笑着点点头,“晚安,Danny。”

 

不过挂掉电话后,Eduardo还不打算睡觉。

他打开笔记本连上网络,开始搜索关于自己的事情。

关于Chris和Dustin告诉他的信息还是太少了,他迫不及待想要探索自己。

 


评论(75)
热度(811)
< >
——不写、不看、不讨论BE——
已完结与正在写的每篇文都是HE
希望看完故事后,感到很温暖
—One World, One Wardo—
—看文戳分类标签栏直接传送—
微博@兔唧唧_
< >
© 望北之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