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北之川

【ME】长情告白 34

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为啥卡了这么久才写好……

总之,迟来的新年快乐


【34】

次日是周六,正好又到了会诊时间。

Stuart昨天中午从欧洲回到湾区了,因为艾琳娜的事情,他下午时特意打电话问Eduardo需不需要立刻见一面。

Eduardo婉言谢绝了,他现在状态已经没有前些天那样焦虑,而且也不想打乱Mark的工作安排,因此也不急于提早半天。

Mark自然没有忘记会诊时间,他昨晚忙到深夜将近两点才回家,就是为了腾出周六陪Eduardo见Stuart。

Mark这几天睡眠都不好,既睡得晚,也睡得浅,因此今天醒来,还是有点精神不济,闹钟响了两次才勉强睁开眼睛。

他躺在床上,感到头有...

【ME】长情告白 33

总算在31日最后一个小时更出来了!

这个月的(3/3)指标完成了!

纯糖的一章送给大家,新年快乐,我们2019年见~


【33】

Eduardo醒来的时候,看到Mark躺在旁边,像个网瘾青年一样握着手机在刷Facebook。

这家伙一边嘴角微微翘起,不知道因为什么有意思的内容而发笑。

Mark的手指不断滑动手机屏幕,他看得很专心,没有发现Eduardo已经醒了。

Eduardo喜欢他这种不经意露出来的得意笑容。

于是他侧躺着,安静地看了Mark一会儿。


待到换页时,Mark才发现Eduardo醒了。

Mark转头看向Eduardo,脸颊陷在柔软的枕头里,在...

【ME】长情告白 32

【32】

与“#萨维林声援扎克伯格”这个tag一起进入讨论的是原本已经被热议的“#马克扎克伯格涉嫌xing 侵”话题。

但是同时,互联网上新增了一个tag——“#艾琳娜·菲斯说谎了吗”。


“又有人要为扎克伯格洗白?”

“我没看错吧,萨维林?联合创始人爱德华多·萨维林?在声援扎克伯格?”

“看到萨维林的话,先去看了一眼Facebook的股票是涨是跌。”

“萨维林不是在新加坡吗,扎克伯格说自己那个时候在新加坡,这意思是扎克伯格真的在那里,而不是在说谎?”

“谁来解释一下这什么情况?萨维林还能为扎克伯格说话?!”

“联合创始人,又是大股东,...

【ME】长情告白 31

迅速吵了个架,又迅速和好的两个人…

【31】

Mark回到家时,Felix正在客厅坐立不安,一看到Mark,他差点整个人从沙发上弹起来。

“他怎样了?”Mark问Felix。

“回来后一直在卧室。”Felix回答。

“发生什么事情了?”Mark问。

“我也不知道,”Felix老老实实地说,“我们在购物中心分开了一会儿,后来我找不到他,打电话问,才知道他在洗手间。我到的时候他在呕吐,吐得很厉害。”

“为什么?”Mark问,但不等Felix回答又不耐烦道,“算了,问你也不知道。”

Felix诚惶诚恐,“他说是早餐的问题。”

Mark翻了个白眼,表示这是个笑话。

Felix不敢吱...

【ME】长情告白 30

说今晚更新就今晚更新惹。

已经忙完了,这篇开始恢复正常更新频率,复健的一章,好卡,凑合着看看叭……


【30】

因为烦心,Mark整晚都没有睡好,清早就醒了。

一睁开眼睛,Mark就想到那个女人无中生有的、恼人的xing侵指控尚未解决,顿时心情跌到谷底。

昨晚因为心情不佳,Mark乱糟糟地做了很多梦,似乎都不是什么好梦,但是醒来的一瞬间全忘记了,只留下强烈的不愉快感觉。

Mark在灰暗的清晨呼出一口浊气,看了看手机,才6点不到。

烦心事情那么多,又一件都没解决,想到这里,Mark便没了继续睡觉的心思,索性起来晨跑。

然而,正当他要起来,一转身,便看到在身边沉睡的Eduardo...

【ME】长情告白 29

【29】

“……Mark,这个说你xing侵她的人是谁?”Eduardo自然也看到了推特上那两条xing侵指控。

“不认识。”Mark脸色阴得快要拧出水了,“我对这个名字没有任何印象,更不可能去性侵一个女人。”

他说着,随手翻了翻相关的评论。


——Mark Zuckerberg今天才代表Facebook做出反性骚扰、支持女性维权的发言,没想到私下自己做得更彻底。

——Zuckerberg必须对这则性侵指控做出严肃回应,否则我们应抵制Facebook。

——想到上午他的发言,真的太惊人、太恶心了。

——我们使用的社交媒介,竟然来自一个强奸者?

——Mark...

【ME】长情告白 27

警告:这章仍然是花花的PTSD治疗,而且花花的回忆可能让人有点不适。

【27】

下一次的治疗仍在周末,想到上一次的情况,Eduardo有点紧张。

不是说Stuart的方式不好,但过程太让他难过,也太让Mark难过了。

一想到明天又要去见Stuart,Eduardo晚上连平时阅读的习惯都没有坚持,躺到床上后就辗转难眠。

Mark抱着笔记本在完善Jarvis,Eduardo在他身边翻来覆去半小时消停不下来,他就关了笔记本放到一旁。

Mark躺下后伸手按住Eduardo的腰,让他不要乱翻身。

“不要紧张,Dr.Stuart不是什么怪兽。”

“不知道他明天想让我们谈什么。”Eduardo...

【ME】长情告白 26

【26】

Stuart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助手Fiona告诉他Zuckerberg先生刚刚离开诊所了。

Stuart表示自己知道了,随后让Fiona给Eduardo送了一杯水,并让她不要对Eduardo说这件事。

他给两人缓和情绪的休息时间有20分钟,在距离治疗开始前五分钟,如Stuart所料的那样,Mark回来了。

年轻的CEO看上去已经冷静下来了,但仍臭着一张脸,手上拿了一罐红牛,看到Stuart后一点不客气地瞪了他一眼。


“我以为你走了。”Stuart说。

Mark看了看他,“不,你没这么觉得。”

“去便利店了?”Stuart笑起来。

“你们这里不提供这个...

【ME】长情告白 25

【25】

第一场谈话进行了很久,将近三小时。

Eduardo从诊疗室出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有一种脱力的感觉。

Mark在外面一直坐立不安,直到Eduardo出来,他才松了口气。

Stuart跟在Eduardo身后,看到Mark猛地抬头,脸上凶狠尖锐的表情表明这位暴君已经等得焦虑不已。

Eduardo一出来,Mark立刻迎上去。

Stuart莫名地觉得觉得好笑,这有点像等在手术室外的准爸爸。


“没事吧?”Mark问他,“感觉怎样?”

Eduardo有点恍惚,可能思维还在刚刚跟Stuart的谈话中,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困惑地问他,“什么?”

Mark放慢语速,“没事...

<  — 2 / 7 —  >
——不写、不看、不讨论BE——
已完结与正在写的每篇文都是HE
希望看完故事后,感到很温暖
—One World, One Wardo—
—看文戳分类标签栏直接传送—
微博@兔唧唧_
<  — 2 / 7 —  >
© 望北之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