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子同袍》修订版1-10

修订出本版

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39150

看自己以前的文真特么虐啊…………orz

上下两册,封面 @三千繁华  


天宝十四年十一月,节度使安禄山联合契丹、室韦、突厥等外族,兵二十万,于范阳起,长驱直入中原宝地,势如破竹。

十二月十三日,东都洛阳沦陷。

至德元年,李承恩带天策将士并浩气恶人两方阵营弟子共七千,收复咽喉要地常山郡。次日,贼将史思明率二万骑兵直压城下。权衡之下,李承恩决定坚守城池,图之万全。

这是史思明兵临城下的第二日。

穆玄英归营时正是黄昏。

史思明数万骑兵在城外虎视眈眈,这两日攻势...

与子特典的大纲【

大半年前就决定要写这么两个肉,另一个肉是

http://kitagawayujin.lofter.com/post/225cdb_100ee84

这个肉是特典,场贩和通贩各前100送,其余可加购,印量大概是正本数量一半【……因为也不造有没有人想要……

是说我一直以为提纲都放过出来了,翻了翻,原来没放么……


另一个肉是放在本子里的,1w5,还有一个真正长相守的大团圆番外。

《与子同袍》38-39

都是肉啊,不想分章了,全部上图吧!看文戳开~(❁´v`❁)


《与子同袍》37

37

拔营的时候,莫雨看莫杀的腿还没好,便想向李承恩讨辆推车。

他体恤莫杀,结果莫杀嫌坐推车太怂,死活不乐意。

也亏得他是大腿的地方被砍了一刀,万幸没伤着骨头,颜书廷医术又很精湛,四五日里倒是好转了,勉强能上马。

莫雨给莫杀换了稳妥温驯的素月,以免路途上颠着了他。

莫杀就爱烈马,一会儿闹着要骑望云骓,一会儿又退而求其次地索要燎原火,都被莫雨一一驳回,最后莫雨被他为老不尊地闹烦了,撂下一句话,“再吵,就给我推车上蹲着去。”

莫杀这才蔫了,乖乖地爬到素月身上跟队伍拔营出发返回恶人谷。


莫杀不高兴,莫雨比他还要心塞。

烟带来王遗风的信函,信中寥寥数语,语气淡然,说既是...

《与子同袍》36

终于发上来了,网络抽抽哒。。国际惯例,全肉贴图!两个人的第一次(*´艸`*)


《与子同袍》35

35

天微亮时,来接应他们的人总算来了。李承恩知道莫杀腿脚不便,还很体恤地让士兵带了辆小推车来。

莫杀很是大爷的半躺在小推车上,一会儿使唤一下穆玄英,一会儿和推车的小天策说两句笑话,丝毫没有伤患的模样。

莫雨和穆玄英一人一骑在队末,低声细语不知道在说什么笑。莫杀一回头便看到穆玄英笑着跟莫雨说了句什么,莫雨一愣竟也随他笑了。

清晨的阳光碎碎地从枝叶间漏下来,撒了两个年轻人一身。

莫杀只见穆玄英拉了缰绳,照夜白轻轻叫一声,凑到望云骓身旁。

穆玄英左看看、右看看,别的士兵都在前头,没人注意到这后面,唯独莫杀自己拧过头吹胡子瞪眼睛的监视着他。

他歪着头,远远冲莫杀一笑,笑得那是一派天真和...

《与子同袍》34

34

带来援兵的郭子仪留在城中整顿这千疮百孔的城池,李承恩便带人来收拾狼牙军的弃营。

方走到弃营前,远远便看到穆玄英屈身跪伏在遍地尸首中痛哭不已。

自穆玄英领兵以来,果敢勇悍,令多少比他年长的将士心悦诚服,以他为首;特别是常山守城到得后来,越来越惨烈,生生死死危在旦夕之间,穆玄英位居主将,从未有人见他露过一丝怯,至始至终犹如砥柱一般稳着军心。

好似有他在,这城就能固若金汤。

然而谁能想到,待这仗胜了,却骤然见他失控地跪伏在满地尸骸里,哭得这般悲痛欲绝,全不见平日一丝稳重坚忍。

众人顿时都有些动容。平日倚仗他甚多,几乎忘了他的年纪,直到此刻,所有人方才好像如梦初醒一般,真切地意识到眼...

《与子同袍》33

七夕快乐!

虽然是七夕,还是断在这种地方orz……


33

莫雨带着最后数百恶人弟子,午夜自侧城门出,绕路夜行数里潜伏于狼牙军营地旁,等狼牙军起拔攻城后强夺营地。

当发现营地改旗易帜,果然如李承恩所想,狼牙军士卒阵脚大乱,对常山的攻势顿时减缓不少。

“莫雨……”阿喀纳心知中计,迟矣,咬牙切齿怒极攻心。

“速去常山告知情况!”他对着身边传令兵怒吼。

传令兵得令,调转马头立刻便往常山奔去。然而没走几步,一支箭矢凌空而来直插心口。

“拦下。”莫雨手上的瀚海雄风弓弦犹在震荡,“谁都别想离开。”

他这话一下,恶人弟子听令立刻从左右包抄杀向狼牙军。

“凭你们?”阿喀纳拔出大刀冷笑...

《与子同袍》32

32

史思明在营州柳城长大。

尽管已经离开柳城良久,然而他至今依然记得小时候只要出了城门,便能看到连绵不绝的山峦。一山连着一山,高高低低波浪般起伏不绝,涛涛白狼水在山峦间蜿蜒奔腾而过。

山河广袤,连天接地无穷无尽。

那时候他便觉得这天下之大、之宽、之广,难以穷尽;他总想攀到最高处,脚踏山河、俯瞰天地。

自出了柳城后,凭着狼一般的触觉和聪明,他一步步爬到了天子的身旁。

然而离天下第一人越近,他便越不忿。凭什么这些羊一样温驯、只懂之乎者也的汉人,能主宰这片广袤的天地?

恰逢安禄山起兵,他借势带着铁骑而来。他的狼牙军,他们这些被汉人称为蛮夷的铁骑,无坚不摧、战无不胜,来势汹汹席卷这片富...

 — 1 / 4 —  >
——不写、不看、不讨论BE——
已完结与正在写的每篇文都是HE
希望看完故事后,感到很温暖
—One World, One Wardo—
—看文戳分类标签栏直接传送—
微博@兔唧唧_
 — 1 / 4 —  >
© 望北之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