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北之川

《喵了个喵》上

随便写写……我就随便写写……

傻白甜、ooc、童话风……的肉……

就是个肉。大少爷的肉,不是小少爷的【

喵化的少爷吃不饱……orz……饿得不行只好自己动手……


穆玄英养了只猫妖崽子,那是他从巴陵八角寨里捡回来的。

那会儿他正打巴陵路过,听说山上有个叫八角寨的妖怪寨子便想顺道收拾了,结果到了才发现寨子刚被人一锅端得干干净净的。

端了这寨子的,就是他现在拎着的这只小猫崽子。

不过大概是修炼岔了气,又打了一架,穆玄英把它从董龙尸体下扒拉出来时,这小猫妖已经被打回原形,变成小崽子的模样了,而且恹恹的、倦倦的,精神头儿也不太好。

不过饶是如此,它的凶性却一分半点都没减少。

穆玄英把...

《夏至》【上】

《妄为》里第三个故事《春醉》的后续。

《春醉》是毛毛吃干抹净后,把小少爷连夜拐出小少林。

《夏至》是两人离开小少林后,回到洛阳的事情。

虽然名字比较文艺,但它确实……是块肉……


【上】

穆玄英带着莫雨到洛阳时,正是午后,烈日当空。

他们刚在驿站的茶馆用过午饭,穆玄英花银子很大方,莫雨吃得有点撑。

酒足饭饱后,人就容易犯困;莫雨一犯困,脸色就特别臭,可是他又支不住千斤重的眼皮子,头也一下一下地打着点儿。

穆玄英当初将莫雨从小少林拐走时,还相当自然地牵走了莫雨的望云骓。

因此,浩气盟的少盟主此刻不但理直气壮地骑着恶人谷的名驹,还理所当然地抱着恶人谷变小了的少谷主。

他把莫雨...

嘿嘿,一本满足,太漂亮了!!么么哒(*´艸`*)

我掛了:

《萌芽》的圖....^q^......

就知道我一定不能在規定時間內幹完的沒錯這是元旦賀圖[。

然後下週要開學啦美好的假期真是短暫(´;ω;ˋ)..

還有一個DDL要趕.......................


真的有什麼能有效治療拖延癥么[肅穆。

Life

【学长】

穆玄英记得,刚入学那会儿自己拖着个硕大的行李箱,走进J大。

新生报到日到处都是人,乱哄哄的。

穆玄英按着指示牌找到学院,就看到有好几个学长学姐站在门口为新生指路解答疑问。

其中有个学长似乎特别受欢迎,身边围着三四个女孩子吱吱喳喳地向他咨询。

那学长生得十分好看,还罕见地留了一头长发。

虽然神色冷冷清清的没有多少表情,很淡漠的样子,然而又十分耐心地指导她们怎么去报到,寝室楼在哪里,怎么领教材和生活用品。

穆玄英不知道为何看到这学长,他就走不动路了。

总觉得这学长似乎很眼熟啊。

那学长送走了几个女孩子,一转头看穆玄英拖着个大行李箱站在身边。

这学弟怔愣愣地盯着自己,看...

《高岭之花》

先神隐一段时间,大家懂的嘛(๑•̀ㅂ•́)و✧,迟点变身回来

毛莫 《心魔》

【心魔】

谢渊看着爱徒穆玄英,暗下心惊。

他这徒弟骨骼清奇又聪慧,年纪轻轻武功上便大有可为,可是最近一段时间不但修为停滞不前,甚至还隐隐有走火入魔的迹象。

穆玄英修的是正派武功,最是阳刚正气,按理不可能出现心魔。

那只能是在修习之前便已经出现执念,然后这股执念越来越重,最后成心魔。

谢渊怜他年少失怙很是颠沛流离了一段时间,所以并不忍心责备他,对他只好慢慢开导。

“师父,浩气盟的盟主……比我适合的人大有人在……”穆玄英道。

“这并不是理由。”谢渊说。

穆玄英低下头。理由……

他怎么能说?

他怎么敢说?

那人已然是恶人谷的少谷主,自己怎么可能还成为浩气盟的盟主,与他的小雨哥哥...

毛莫 兄弟三十题 1-11

交换衣服穿

“小雨哥哥穿我的衣服合适吗?”穆玄英问。

莫雨这日悄悄来浩气盟找他,谁知道半路上遇着大雨,到这儿时浑身都湿透了。

穆玄英拿着莫雨脱下来的白色外衫,轻轻嗅着,上面有他的味道。真想穿在身上,可惜湿透了,他不无遗憾地想。

“我试试。”莫雨在屏风那边回答。

莫雨将里衣脱下,穆玄英目不转睛地看着屏风上莫雨匀称矫健的身躯的投影,往下看,是紧实纤细的腰臀和修长的双腿。穆玄英呼吸一紧,心头有星星之火烧起来,不由得捏紧手上莫雨的外衫。

莫雨从屏风后转出来,他很少穿这样拘束的衣服,略有些不自在。

穆玄英撑着脑袋随意坐着,莫雨穿了他的衣服,平日里露着的紧致细腻的胸膛被遮得严严实实,一身端庄...

——不写、不看、不讨论BE——
已完结与正在写的每篇文都是HE
希望看完故事后,感到很温暖
—One World, One Wardo—
—看文戳分类标签栏直接传送—
微博@兔唧唧_
© 望北之川 | Powered by LOFTER